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筑桥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readx;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陈曦在某些情况下执行力非常的强,就像今天,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陈曦将家里该打包的东西一打包就带着一家人在华雄的护卫下出了邺城。

    当然刘备也没有派人前来骚扰陈曦的意思,和贾诩,李优合计一番之后,差不多就将情况弄明白了。

    “子健,走官道,不用直接去泰山,先去黄河渡口,之后再去泰山。”除了邺城之后,陈曦对着华雄叮嘱道。

    “黄河渡口?公佑那里吗?”华雄反问道,这个时候他们一行已经多了近十辆车架。

    “对,就是那里,已经一年了,公佑一直在研究桥梁建筑,也不知道近况如何了,水利网络建设,踢了李家,那就只能由公佑牵头了。”陈曦点头回答道。

    “听说在去年年底确定了修筑设计书之后,到现在一直在修,但是近况我并不清楚。”华雄想了一下说道,孙乾现在搞桥梁建筑搞到什么程度,华雄这种不关心的家伙,只能在流言中估摸了。

    虽说在黄河上修桥这件事,在刘备这边貌似没引起太大的余波,但实际上关注的人真的不少,甚至在去年年底孙乾拿出设计书的时候,不少精通桥梁建筑的大匠自带工具前来帮忙了。

    正因为这些人懂行,所以这些人非常清楚筑桥的难度,而正因为懂行,所以他们才看懂孙乾的设计书。

    虽说这些匠人基本都不怎么识字,也没有太多的科学描述,但是他们多年的经验让他们在拿到孙乾设计书的时候,可以很简单判断出对错。

    简单来说,这群人都属于实战派的野路子,不懂什么叫做科学,但是当科学放在他们面前。他们只需要套上自己的经验就知道对与不对,所以很多懂得桥梁建筑的匠人都来了。

    嗯,他们说是来帮忙的,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明白。其实都是来偷师的,没办法孙乾的设计书太高端,虽说只放出了一部分的设计,但这一部分设计也足够让这群人生出兴趣。

    打白工偷师,不都是这么过来吗。学会了这些都是以后吃饭的家伙,至于白工,那完全不是问题,没让自带干粮,给你偷师的机会已经算是相当给面子了。

    更何况等到了地方,孙乾不仅不介意偷师,还愿意屈尊降贵的和这群大老粗交流,让他们多学一些,当然酬金也没短过,所以这群聚集过来的工匠。都将此次修桥当作自家的活在干。

    甚至不少工匠都愿意加入孙乾的建筑队,不再私人流窜接活,不过为此孙乾最近也正在搞编制,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得来也好啊。

    “去看看,如果公佑能脱开身,那之后水利网络就交给公佑,有些事情需要和他商议一下,他算是我们这些人之中最懂建设的了。”陈曦缓缓地退回马车。

    另一边,孙乾现在正在和一群人吃下午饭,席地而坐的他。就这么混杂在一群工匠之中,完全看不出来曾经的名士气度,而且长时间的风吹日晒让他也显得有些沧桑。

    “吃完继续开工,今天再修一段!”孙乾将碗里的鱼汤喝完之后。对着身旁的几个大匠说道。

    这几个大匠可以说是孙乾这么长时间以来最大的收获,可以这么说,这个时代能称为大匠,都是同行业之中的佼佼者,属于天赋和努力都不可能缺少的那些角色。

    简单来说陈家家大业大,传承那么多年。后来分家的时候给陈曦送了四千多工匠,但这四千多工匠之中实打实的大匠也只有一个,其他的几个最多被别人尊称。

    随着孙乾在黄河上修桥的进展日渐明显,时不时就有不错的工匠拖家带口的过来,甚至一些大匠将自己的徒子徒孙一起打包带过来进行实践学习的。

    “好。”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浑身肌肉疙瘩,以至于古铜色的肌肉都在太阳下反光的大匠一口饮尽鱼汤站了起来。

    “估计再有两年我们就能将之修筑起来。”一个老头估摸了一下工期说道,“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参与在黄河上筑桥,也不枉我活了一辈子了。”

    “元老哥这么说就不对喽,我不但要在黄河上修一座,回头过了长江我还要在长江上修一座!”孙乾笑着说道,“休息一下,休息一下,过一会儿开工。”

    “说起来从我生下来,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工匠一起修建一样东西。”陈确,也就是陈家给陈曦的工匠中唯一明确的大匠,这个时候也开口说道,他现在已经五十余岁了。

    “是啊,一万多直接参与修桥的都是工匠,而且都已经过了学徒这个水平。”元老头摇着头说道,“当初十常侍修外宅的时候,前后发动了那么多人,但真要说工匠,也就千多。”

    “不敢让民夫上啊。”孙乾苦笑着说道,“他们不懂这些,万一哪一步弄错了,那不就完蛋了,所以我这边参与建造的没一个是民夫,回头弄完我让官方都给他们发一个匠人评级。”

    实际上这个匠人评级算是户籍的一部分,不过李优户籍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有一些不太重要的部分,也就没有抓的太紧,毕竟时间太过紧张。

    “毕竟是在黄河上修桥,小心一点也是应该的,真要是让民夫上,一个不小心弄错了,那我们的心血算是彻底浪费了。”陈确想了一下点头说道,以前也不是没出现过民夫坑死人的情况。

    “评级这种事情,其实孙头,我一直觉得,玄德公麾下的评级有些不合适,玄德公这边让不懂行的官员来评级……”元老头也是年纪大了,加之也是知道孙乾脾气不错,所以才将这件一直梗着的事情说了出来。

    “确实,做官的不懂工匠,而做工匠的多数都不识字,不可能像之前的算科,政科那样去考试,所以到时候评级和水平差别很大。”有了元老头的话,其他的大匠也都将这件事挑开了。

    刘备这边评级进展不利的重要原因就是,外行和内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甚至都不能明白内行想要展现的东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