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可怕的关系网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久等了,和族老说了点事情。 ”陈曦朝着等待的几人招呼道。

    “陈老有事和陈侯相商,我等暂待一二也是应该。”陈良笑着说道,至于荀家和繁家来的皆是平辈,遇到这种事,又能说什么。

    陈曦拱手苦笑了两下,表示自己多有失礼,其他人见到这一幕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也就随着陈曦前往了阳翟府衙。

    中途陈管家将陈曦一干家眷送回原本的陈家,看着当初的小门小户,不管是繁简,还是陈兰,亦或是第一次前来的甄宓都颇有感慨,陈曦当初就是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

    “看起来时常有人来打扫,不过各处布置并没有任何的变化。”陈兰看着洁净的地面,还有空气之中微不可察的味道,就知道这里不是在他们来之前紧急打扫了一番。

    “总觉得好小。”甄宓左右看了好久之后无奈的说道。

    “是啊,当初还不觉得,现在真的感觉好小了。”繁简捋着丝点了点头附和道,唯有陈兰默不作声。

    “当初就是在这里,夫君教我读书的。”陈兰缓缓地推开书房,那里只有一张几案,一张坐榻,而书架上的书简依旧那么蜷缩着放在那里。

    “不过当初并没有多少书,离开的时候夫君也没有带这些书。”陈兰拿起一卷书卷缓缓地打开,当初陈曦揽着她读书,骗她快要下雨的一幕幕景象清晰的映照在她的眼前,依稀如昨日一般。

    “真好啊。”甄宓微微有些羡慕的说道。

    繁简能想起来只有陈曦十二三岁时的形象,不过随后的陈曦真是乘风化龙了,当初的青涩一扫而空,少年时的形象已经被那种睥睨天下的自信覆盖。

    “不过夫君很有意思的,教我的时候都是给我讲故事,可惜好多我都忘了。”陈兰略带尴尬的说道,“后来夫君就忙了很多了。”

    真好啊,甄宓打量了一下陈兰,突然现不论是她还是繁简,和陈兰比起来都差了很多的共同回忆。

    “简儿姐姐你呢?”甄宓顺了一下自己的丝询问道。

    繁简有些沉默,突然现在那三年间自己和陈曦见面的机会都很少,不由得看向陈兰手腕上的镯子,红玉之中隐现着陈曦的名字。

    “当初夫君守孝三年,我能接触到夫君的机会也不多。”繁简平和的说道,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当初家里很苦吗?”甄宓不解的问道,甄家这一世最惨的时候也不过是当初陈曦入冀州,镇压一方的时候。

    “嗯。”陈兰轻轻的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当初啊,偌大的陈家老宅就剩下她和陈伯两人陪着家主,不过那时离开陈家的侍女和仆人大概都很后悔吧。

    同样这大概也是陈曦现在不怎么关注家中侍女的原因,至于陈芸和陈英,一个做的是曾经陈兰做的事情,一个是管着陈曦吃喝,至于家中其他的侍女,陈曦可能就知道个名字吧。

    另一边陈曦和华雄对于阳翟太守备好的酒宴并没有推辞,暮色起之后,66续续各大世家也都前来参席。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曦见到了颍川各家的代言人,这些人虽说不算是家主,但在本家也都有着相当的话语权。

    这里面如果算是亲缘的话,陈曦跟一半以上都有关系,荀家不用多说,陈家和荀家联姻的时候不算太少,钟家,陈寔的正妻就是钟皓的妹妹,钟皓的重孙就是钟繇……

    顺带一说,按这个排辈分的话,钟繇见到陈曦其实应该叫叔父的,不过陈寔和钟皓本身就是差辈分的,这个时期关系好的俩人别说嫁个妹妹给对方,诸葛瑾嫁个女儿给朋友续弦也是够了。

    其实一起开始陈曦还挺好奇嫁女儿给朋友做正妻,到时候该怎么称呼的,后来见到了一次之后,也就没话说了。

    一般私底下那就是各叫各的,真到了大朝会或者祭祀那种重大场合,那就是某某侯,或者某某官请某某官的夫人,那种正式场合是不叫女儿的,而是叫做某某夫人。

    所以到最后一眼望去,陈曦现,貌似一半左右在五代之内都有亲缘关系,当然之所以算五代,这也是就是个讲究,就像陈曦算是颍川旁支的旁支,也就是说陈曦的太爷曾是家主。

    不过君子之德,五世而斩,隔了五代,其实已经相当远了,虽说陈曦和陈群五代以前还是一个先祖,但实际上,基本不认识。

    然后还有一句话叫做,富在深山有远亲,陈曦起来了,原本基本不认识的那些亲戚也就逐渐能接触到了,不管是对方主动,还是陈曦主动,反正现在一眼望去,陈曦现基本都是亲戚。

    这就是世家令人无语的关系网,而陈曦现在算是关系网之中的一个节点。

    【一半以上都是亲戚,以前没坐到一起还不觉得,现在坐到一起,算上没出现的司马家,曹魏名臣一半以上都和我有亲缘关系,不过回头想想,这不就意味着也都和荀彧有亲缘关系?】陈曦端着酒杯遥遥敬了一杯之后,默默地想到。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君主,在天下形势逐渐明朗之后,不消除麾下潜在隐患简直不可能啊,荀彧那个倒霉孩子,估计有不少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躺枪了。】陈曦端着酒杯一边饮酒,一边苦笑着想到。

    毕竟连陈曦自己在见到这一幕都有些吃惊,一个王朝有一半的力量都跟你麾下最得力的那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算是一个有着惊人胆魄的帝王也免不了忌惮啊。

    也许天下形势尚未明朗,仍需力量的时候,对方还会容忍,但是当天下形势明朗之后,恐怕任何一位帝王都不能容忍了。

    【还好,我已经先一步点明了天下,而且也在引导着世家走到另一条道路上,而玄德公的志向大到自己背负不起啊。】陈曦面上突然浮现了一抹笑容,刘备有时候真的很愚蠢。

    这个乱世,一直做不到,但是却一直在尝试,并且至始至终没有为了自己的目的突破底线的大概也就刘备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