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看似哀怨的唐妃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说实在的,陈曦很好奇贾诩和唐妃的关系,毕竟以贾诩那种性格,能帮唐妃就注定了有其他原因。@@,

    这一世没出现什么李傕强娶唐妃之类的事情,所以唐妃从回到颍川老家之后,除了闭门谢客,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偌大的唐家养个闲人完全不成问题的。

    唐瑁闻言点了点头,也不在问询,当今天下能托关系,托到陈曦这里来的也只有寥寥数人,唐瑁略微思考一番也就知道是谁托关系让陈曦带话的。

    【想来不是蔡昭姬,就是贾文和,要么就是李文儒了,刘玄德麾下能指使陈子川,而且可能有往来也就这几人了。】唐瑁心下略一思付也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毕竟陈曦所交往的圈子注定了不会有太多人,而唐妃本身与外人就少有交流,那么双方圈子能重合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位了。

    “陈侯顺路之时来唐家一趟即可,小女如今闭门谢客,一直都在家中。”唐瑁点了点头,不管是基于什么,能让陈曦帮忙带话的和自己女儿关系都不会太差,有人挂念心情也能好点吧。

    “多谢。”陈曦拱手,说实在的,他确实挺怕敲寡妇门这种事,蔡昭姬那里陈曦都不怎么去,就是怕人说闲话,虽说只是市井流言,对于他自己也基本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于另一方清誉有损。

    和唐瑁交代清楚之后,次日陈曦有了闲时间才带着礼物前往唐家,虽说并非是正式的登门拜访,但是唐家既然候着,那也不能空手而去,随意的包了一册书作为礼物。

    唐瑁也知道陈曦是为何而来,所以并没有招摇,收了书卷,将陈曦引到家中后院的一处幽静独立院落门口,敲了敲门之后便带着陈曦进去,而唐妃正席地而坐,见到唐瑁进来也才起身施礼。

    “见过大人,见过陈侯。”唐妃欠身施礼,随后对着一旁的侍女挥了挥手,侍女抱着刘民便退回了屋内。

    唐妃起身的施礼的时候,陈曦也才看清了唐妃的姿容,如果单说容貌的话,并不如糜贞,甄宓,但是身上的气质却明显有别于陈曦所见到的任何一个女人。

    如果说是与谁近似的话,大概也就和当初初来泰山的蔡琰有些相似,不过蔡琰当初毕竟已经脱离了苦海,虽说背负了一个克夫之名,但是其散发的知性淡雅,已经将身上的哀意抹消的很淡。

    而陈曦这时看到的唐妃,身上却笼罩一层如同暮色一样的哀意,甚至连那双眼睛透出的都是那种空冷,唯有在招呼侍女抱走自己儿子的时候,露出些微的神色。

    唐瑁的眼神之中明显出现了一抹苦涩,估计任何一个父亲看到自己女儿变成这样都不好受,这也是唐瑁现在很少在唐妃面前提嫁人这件事,毕竟自己女儿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死可能是解脱。

    “咳咳,蔡昭姬让我来问你,可愿意去她那里小住一段时日。”唐瑁给陈曦一拱手,随后便离开了,而唐瑁离开之后,陈曦也才开口询问道。

    “昭姬妹妹吗?”唐妃眼中少有的流露出一抹色彩,不过随后就隐藏在那略微无神的双眸之下。

    “是的,她得知我来颍川,得知你现在就在唐家,让我来问询一二。”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她连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办法解决吧。”唐妃缓缓的张口,语速很慢,很轻,就像是许久没和人说话了一般。

    “嗯,她确实没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所以才找你的,至少你们两个有着共同的语言。”陈曦没否认,虽说蔡琰没说请唐妃去她那里玩,但是顾忌的是什么,其实大家都知道。

    “她还是一样的聪慧,不过有些时候智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唐妃微微颔首,声音有些发涩,估计是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那只是因为智慧不够。”陈曦也属于恶劣性格,被唐妃那种哀怨的气质压制的说话声音都不敢提高,在听到这话之后,当即抓住时机反驳道,继续被压制下去,后面的话都不用说了。

    唐妃空洞的双眸之中,再次出现了一抹其他的色彩,很明显对于陈曦能反驳自己感觉惊奇。

    “好了,直奔主题,来就两件事,一件事蔡琰让我来问候一下,这个看起来你兴趣不到。”陈曦没好气的说道,他可以保证唐妃现在得情况有一半都是自己特意装出来的。

    如果真是哀莫大于心死,那么唐妃现在的姿容都会出现问题,而现在的情况是,唐妃自身确实哀怨,但是头脑逻辑,还有自身思维都很正常,而这本身就不正常。

    也因此陈曦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其实是一种保护色。

    如果唐妃没有这一层哀怨的气质,唐瑁抱着为唐妃好的想法大概都将唐妃嫁人了。

    现在这种清冷哀怨,空洞无神的双眸,都在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面前这位不吵不闹的主,其实什么心思都在心中,也许寻死的想法也在心中,根本不会让别人得知。

    唐妃眼眸这一次几乎没有波动,但是陈曦这个时候基本已经确定了,唐妃是在掩饰,而唐瑁八成都是关心则乱了。

    “蔡琰那边其实用你的话来说不过是相互慰藉,不过说实话,其实作为见到了你们两个的我倒觉得你们谁都不需要慰藉。”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聪明人的朋友也不会太蠢。

    “所以我就直接说第二件事了,文和让我来问候一下。”陈曦没说什么太劲爆的消息。

    这一次唐妃神色明显的出现了波动,良久之后,估计可能也是反应过来陈曦前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缓缓地闭眼,然后再睁开的时候,身上的哀意依旧笼罩,但是却没有了让那种让人伤怀的气质。

    “贾文和会让你说这种话?”唐妃那宛若一汪深泉的双眸盯着陈曦平静的说道,但是那反问的语气,让陈曦无话可说。

    “去不去就一句话,虽说我没从文和那里弄明白前因后果,但是你和文和关系估计不会太浅,我不信文和那个烂人,会无缘无故帮你。”陈曦没好气的说道。(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