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周瑜的应对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周瑜这两天挺忙的,当然并不是为了对付郭嘉,说实在淮河一战对于周瑜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现在还蹲在这里就实际而言主要是为了满足孙策的战斗**。+◆+◆,

    否则周瑜现在都率兵回去了,毕竟周瑜很清楚在现在当前审配自决天下,断了大义,而关羽和郭嘉又注定不能渡过淮河驻扎在淮南,因为那样一旦被自己打了注意绝对死的只能孤身而逃。

    “公奕和士元他们在会稽和豫章南部的河道已经疏通的差不多了吗?”周瑜看着后方传递来的情报问道。

    和北方修筑河道不同,南方,尤其是河道遍布的南方那简直不能称为修筑河道,只能说是疏通。

    “孙将军说是已经疏通完毕,荆南桂阳和零陵两郡仍需一定时间才能疏通完毕,交州苍梧太守和郁林太守已经搭上线了,不过相比郁林太守,苍梧太守已经主动联络我们了。”吕范将当前的情报给周瑜汇报了一番。

    “嗯,仲谋做的不错,苍梧太守吴巨吗?”周瑜想了想说道,“到时候将他干掉。”

    吕范一脸不解的看着周瑜,这属于内附,怎么说干掉就干掉,这不是寒了那些投降者的心吗?

    “十之**不怀好意,还是处理掉比较好,你稍微想想我们现在的情况,就应该知道,吴巨不管从哪个角度讲都不应该内附我们。”周瑜解释了两下说道。

    “我回头就处理这件事。”吕范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到时候不会留下任何首尾的。”

    “交给你了,河对面的关羽和郭嘉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我让关注的甘宁还没有出现吗?”周瑜一边浏览着政略,一边询问道。

    “还是在不断的伐木,不过最近他们造船造的不多了,开始在淮水窄口那里修浮桥。”吕范略带嘲讽的说道,“至今为止修筑了不过一百多步,到了那个程度已经基本不可能再修了。”

    “嗯?”周瑜抬头,明显的皱眉,虽说郭嘉不懂水战和渡河这种东西,但是也不至于出现这么明显的错漏,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水流那么湍急的地方筑浮桥,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想法。

    “郭奉孝想要干什么?”周瑜按着自己的太阳穴略带头疼的说道,“自暴自弃还是想要迷惑我们?”

    “没有船他们根本没可能渡过淮河的,而就他们现在造的小船,在我们的巡视下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我们来往巡逻的大船,也在公瑾你的要求下划分了防区。”吕范看向周瑜一脸的佩服。

    周瑜在关羽迁营之后,他们的大营根本没有动,只是划分了各艘舰船的巡逻范围。

    这么一来虽说看似死板了很多,其结果却导致关羽要渡河要么从周瑜下游二十多里,关羽下游四十多里的地方乘船过去,要么就是从关羽上游二十多里,周瑜上游四十多里的地方乘船过去。

    周瑜表示自己的巡逻并没有布置那么远,但问题关羽率领麾下士卒的话,一方面是没能力前后运动六十里加个渡河之后还有与以逸待劳的周瑜战斗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军师是郭嘉又不是荀攸,带大军移动了六十里,还不被人发现这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

    总之周瑜这种做法就注定了关羽想要渡河去打周瑜只能在周瑜到处游曳舟船巡视的河道上过去,否则,要么过去了没战斗力,要么移动的距离一远,就会被发现意图。

    又不是所有人都跟夏侯渊一样率领着麾下跑个几十里还能快速投入战斗,关羽的军团天赋完全不擅长跑路。

    “不要小看郭嘉,也不要其他,单是之前的应对我们袭击时表现出来的素质就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以前的对手。”周瑜摇了摇头劝诫道。

    可能也是看到吕范的神情,对于这种元老,周瑜也不好说什么,“派人盯着对面就可以了,一旦出现问题记得通知我。”

    “喏!”吕范听到周瑜的安排也不在多说,扭身离开。

    “筑浮桥吗?”周瑜略带好奇的自语道,“郭嘉你真的认为你能在淮河之上筑造出浮桥吗?就算窄口那里因为水域的问题我不能派遣船只进行巡视,但是每隔一个时辰,就会有大船在上游或者下游远眺到那里,真的很好奇啊……”

    【不过就算郭嘉用某种方式渡河成功,也绕不过最本质的一点,伯符和我才是最重要的目标,如果能在极短时间通过淮河,那么攻击我和伯符才是上上之选啊……】

    思虑之间,周瑜从一旁的棋笥之中拿出一枚棋子,直接按在几案之上,仿若那里就是独一无二的天元之位。

    【我和伯符必然是你们的攻击目标,那也即是已经知道结果,既然如此,让我在临走之前陪你再玩一局,看看你郭嘉到底又有几分能耐。】周瑜把玩着手上的棋子,心中一动。

    “来人!”周瑜对着帐外吼道,很快一个穿着甲胄的亲卫出现在周瑜面前。

    周瑜当即拿出一张纸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然后将之合了起来,“将这个交给文将军。”

    “喏!”亲卫恭谨的将之收好,然后退了出去。

    “此战之后,淮水之战就会告一段落,审配的做法已经不能再救,失了大义这件事做起来就有些难看,还是尽快扩大我方实力为上。”周瑜轻笑这自语道,对于可能出现的袭击完全没放在心上。

    “咦,下雨了?”郭嘉一脸不解的看着天象,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这是河对面那个家伙推动的,而且覆盖面积非常大。

    不过就让郭嘉好奇了,要知道之前一段时间周瑜还在一直清扫水汽,仿佛要随时准备制造火灾一般,而现在居然突然变更天象开始下雨,要知道雨夜对于河水中舟船的影响远比陆路要大。

    “难道要跑?”郭嘉一脸不爽的想到,好不容易明天就要动手了,周瑜居然准备下雨跑路,“你不是喜欢下雨吗?想跑,哼哼哼!”

    话说间郭嘉也随着周瑜加了把力,瞬间雨下的更大,更夸张了,而且范围也远远超乎了周瑜的预计。(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