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生前身后名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对方硬顶着审配的精神天赋强行扑杀了张颌的半支军团,甚至胡人之中的两名内气离体都明显表现出有强杀张颌的意思,被精神天赋反噬也是审配虚脱中箭的重要原因。网≯ ≯

    强行换回先登意志,半个复活的先登军团正面顶住了北匈奴统帅的鲜卑,结果正版北匈奴禁卫上场,传承于三百年前北匈奴不屈的军魂,正面顶死了半个先登。

    话说回来在三百年前那个天地精气刚刚回升,个人实力几乎无法越炼气成罡的时代,云气淡薄,就算是更早时期韩信也只能用数以十万计的大军形成云气。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奇迹没有办法诞生,意志的贯彻可是从来不管外在其他的,不管是大汉朝的羽林卫还是匈奴单于禁卫皆是在那个时代创造出奇迹的军队。

    皆是实打实的军魂军队,只不过羽林卫随着皇权旁落,成员一个个的消失在历史之中,只留下具装马凯尘封在皇室的府库,最后为陷阵再次获得,重现荣光。

    匈奴人的单于禁卫在那种朝不保夕被汉室疯狂追杀的时代,反倒靠着薪尽火传历经三百年的岁月沉淀传承了下来,岁月的流光,帝国的破灭,北匈奴所能保留下来的便是当初匈奴帝国的破灭时的气魄,他们才是真正继承了匈奴遗产的正统。

    同样他们也是绝对不能为汉室所容忍的外族,别的外族都可以忍受,都可以同化,只有继承了匈奴帝国遗产的北匈奴绝对不能!

    跨越三百年岁月再次马踏中原的匈奴正统,和跨越死亡再次降临人间的先登,双方就军团实力而言皆算是最顶级的一小撮,可惜一个是实打实的三百年岁月沉淀,另一个只能说是意志的显现。

    就算是张颌的军团天赋强到了极限,对上这继承了十数代的匈奴禁卫也只能说是以卵击石,甚至就算是鞠义真正复活,率领他麾下的先登死士,就算有弓弩对于骑兵的克制加持,能成功撤离已是不易。

    三百年多年的沉淀,北匈奴禁卫骑继承了每一代骑手意志之中最强的属性,数十代的沉淀北匈奴的禁卫骑已经远远过三百年前那支和霍去病率领的羽林卫争锋的折兰骑。

    继承自先辈的力量,让他们在十数代之中每一个都成为了强大的骑士,而且直到现在一直不断的在强大。

    相较于已经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那支基本无法被击破防御,基本无法被招架攻击,基本无法被摆脱的终极骑兵——羽林卫,现在的北匈奴禁卫骑也有了几乎相同的力量,可惜敌手却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在北匈奴禁卫葬送了先登之后,审配因为反噬彻底昏迷,大军指挥交由张颌,在这种不利的形势下,张颌拼着折了一半的士卒强行撤出了战斗,退回幽州。

    可惜北匈奴既然已经出手便再无任何的掩饰,破关而入直奔幽州,几乎是以跑马的度将战线推到了蓟城之下。

    事之后天下大骇,这次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情况不对,而北匈奴一口气推到蓟城也由不得不停滞下来休整,审配才有了机会将消息传递出来,他真的没想过北匈奴会如此强大。

    “走吧,子龙,伯言随我去北新!”贾诩合了那柄阴沉木的折扇,对着赵云和6逊说道,北方形势骤变,原本的计划必须要换了,还好吃了轩辕鼎一次亏,这次贾诩早早做好了备用计划。

    就如审配没估计到北匈奴如此强横,贾诩在看到情报的时候也吃了一惊,能被大汉朝锤了三百年还没锤死的家伙,确实是有点料,袁家绝对顶不住。

    贾诩和赵云等人当即上路,三人先一步奔赴北方,赵云的骑兵则交由薛邵统帅连夜赶往幽州。

    法正这个时候就是傻也知道自己被许攸给耍了,但是和以前不同他并没有在审配破鲜卑和北匈奴破审配两件事接连传来的时候动对于北新城的强攻,反倒彻底冷静了下来。

    “许子远,我们谈谈!”法正彻底冷静下来之后,当即带着黄忠驾马来到北新城下喊话。

    “法孝直!”许攸这个时候也有些心慌意乱,但是却强作镇定的看着下面的法正。

    “我来只为一件事,匈奴入侵,我要北伐,你是帮匈奴,还是帮我!”法正没说投降那些话,盯着许攸说出自己的意图。

    许攸沉默,北匈奴入侵和鲜卑入侵完全是两个概念,鲜卑入侵可以算是廯疥之疾,但是北匈奴入侵那就属于你死我活的战争,在汉朝政治绝对正确的两件事一件是从龙,一件是杀匈奴正统。

    然而从龙这个有很大可能跟错人,但是杀匈奴正统只要有能力就能做,而现在北匈奴入侵了。

    法正看到许攸的犹豫,抬头继续说道,“许子远,你的智略并不输于人,那我就直说,袁家,曹家,汉室,你选谁!”

    许攸脸色一黑,法正在偷换概念,谁都明白,但是有一句话没错,袁家,曹家,汉室是到了选择了时候,袁家已经成了随时要翻的破船,曹家和汉室,那还用选择,曹家也是汉室啊!

    “法孝直,北匈奴入侵,你如何选择?”许攸突然问。

    “汉匈势不两立!”法正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张口说道,“你思考的如何?”

    许攸长叹一口气,继续和法正死磕已经没有意义了,幽州都被打到蓟城了,死盯住刘备入幽州,只不过是在给北匈奴创造机会,许攸虽说贪心,但是到了现在,如果死守北新,别说命了,连身后名都会没了的。

    “我深受袁本初厚恩,我要你一诺!”许攸直接从城墙上探出半个身子对着法正吼道。

    许攸能说出这话,法正便知道事情成了,当即开口许诺道,“好,袁家上下,只要不自己找死,我法孝直保他们无事!”

    “法孝直,记住今日你所说的话!”许攸大吼道,“城门令搬石头,准备开城门!”(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