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下幽州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呼……”法正长舒了一口气,也亏许攸头脑不差,又没有以死相报的意思,加之当前形势太过诡异,许攸开城门不仅仅不会折损他的气节,反倒会使他大义无亏。

    “这就成了?”黄忠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嗯,机缘巧合之下,所有事情刚好堵在这里,许子远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意义了,再打下去,不但救不了袁家,自家身死道消还留下无数骂名,所以许攸只有这一条路了。”法正淡笑着说道,他的精神天赋是可是明悟人心啊。

    很快北新城城门打开,堵了法正和黄忠数月的北新城终于陷落,许攸再次回归汉室序列,蒋奇等忠心于袁绍的武将在这等情况下只能长叹一口气,自锁家门不再外出,北匈奴啊!

    等到贾诩来到北新城的时候法正已经整兵待发,贾诩看到这一幕少有的流露出欣慰的神色,法正已经彻底出师了,情绪对于法正的影响已经轻了很多。

    “贾师,你怎么来了?”法正对于贾诩还是挺恭敬的,不是叫“贾师”就是叫“文和先生”,倒是和郭嘉不怎么对付。

    “来说服许子远,没想到你已经做到了,我原本还担心你在知道被对方耍了之后会奋而攻城。”贾诩平静的点了点头。

    “之前倒是想那么干,后来想想除了损兵折将没什么意义,于是就多思考了一下。[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法正笑了笑说道。

    “孝直,你随子龙北上作为他的军师。”贾诩对着法正说道,随后扭头对赵云交代道,“他已经有了足够的素质,我需要去广昌一趟。”之后看着许攸问道,“许子远,你是北上还是随我去广昌。”

    “我随你去广昌。”许攸略一思索开口道。

    一旁的法正哭笑不得,“元直该不会攻城了吧。”

    “你觉得要是两年前的你,会不会?”贾诩没好气的说道,说实话他都做好法正和徐庶都直接攻城了的准备,没想到法正不知不觉间居然成长了这么多。

    “我会给北匈奴足够的教训!”法正先是一愣,随后又自信的说道,他已经和曾经的不同了。

    “不要小看北匈奴,他们和普通的胡人不同,在单兵的素质上他们不会输于我们的reads;。”贾诩叮嘱了两句,随后就驾车前往广昌。

    抵达广昌的时候徐庶,魏延,臧霸等人正在进行调兵准备再行攻城,不想贾诩突然赶来了。

    “贾军师!”一干人当即施礼道。

    “北方诸事交由赵将军统帅,做好和北匈奴大战的准备。”贾诩不咸不淡的说道,和之前在法正营中神色完全不同,不管是魏延还是徐庶的表现,贾诩都不甚满意。

    “但是我们现在被阻止在广昌,进不了幽州。”魏延当即开口说道,看得出来荀谌将他堵得火大。

    “法正已经在数日之前拿下北新了。”贾诩面无表情的说道,就算是数人骑马而来,碍于身体素质也花了数天。

    “这怎么可能?孝直难道在那日之后一鼓作气打下了北新?”徐庶不解的问道。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贾诩叹了口气指点道,“接下来交给我,你们做好备战北匈奴的准备。”

    这个时候徐庶在贾诩的提点下已经彻底反应了过来,冷汗淋漓的看着贾诩,贾诩心下感慨,徐庶确实是天才,可惜少壮不努力,回头的晚了点,否则也不至于如此。

    荀谌这个时候也无法保持之前儒雅的神色,广昌城毕竟兵力稀缺,被徐庶强攻数日,就算是荀谌也支撑的艰难,但是徐庶不开口招降的话,荀谌也没办法下台的。

    “咦,那是……”荀谌看着城下驾马而来的两人,一个是应该驻守在北新的许攸,另一人不认识,但是荀谌估摸了一下对方的年龄,就猜到恐怕是贾诩了。

    一方面年龄符合的只有贾诩和李优,其他文臣就算是许攸投降了,要折服许攸也不容易,能力上注定只有寥寥几人,而另一方面李优不出现在战场,一般都是后方坐镇。

    荀谌长舒了一口气,对于他来说投降给曹操和刘备都无所谓,荀家在两方都有下注,而且都是位高权重,只要他过去都是无碍,所以对于荀谌来说安全性有保证。

    “荀友若,北匈奴马踏中原,你乃荀家后裔,炎黄正统,阻中原北伐匈奴,可是要助纣为虐?”贾诩上来直接点明身份质问道,荀谌这个人的脑子很厉害,什么都很清楚。

    “伐匈奴算我一个,我何曾助纣为虐过,反倒是想要北归伐匈奴的我被围攻数日。”荀谌站在城头没有任何遮掩,就那么云淡风轻的说道。

    “有你此话即可,开城门吧,荀家等着你归家。”贾诩抬头对荀谌说道,和许攸不同,荀谌本身就是荀家赌注之一,在袁绍败北之后,荀谌就可以作为失败者回到荀家了。

    荀谌叹了口气,他的手上有两封信,一封是荀彧给他的,另一份是荀悦给他的,而现在到了程度,已经不用再赘述了,只能选择荀悦了,再阻挡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reads;。

    “袁本初对我未曾有亏,作为我投玄德公的交换,我要保袁家。”荀谌一边让人下去开城门,一边开口说道。

    “没问题,以你的智慧,只要真心想保袁家,袁家必然无忧。”贾诩淡然的说道,他说的是实话,如果荀谌许真心想要保袁家,自然有办法让袁家放下怨恨,平平静静的生活。

    荀谌脸色微微变黑,说实话,他和许攸说这话就本质而言更多的是一种习惯,要是让他们花费一辈子去庇佑袁家,那可真要看袁家的表现了。

    就跟蔡琰一样,李优说是庇佑她一生,但是蔡琰如果各种作死,各种顶撞,多少人情都会消耗光的,而像现在这种程度,已经不是简简单单一句李优还蔡邕祭拜之情所能说完的了。

    荀谌之后还是没有多说话,只是点头,袁本初的袁家能不能一直传承下去,真的要看袁本初后人的表现了,他们最多能帮扶一时。(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