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匈奴人的布置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张飞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但是诸葛亮的话很有道理,他们的实力远不是北匈奴的对手。≧网

    “从现在开始不用闪避,所有遇到的胡人全部杀掉,想必很快匈奴人就会注意到他们背后的我们了。”诸葛亮面色清冷的说道。

    【张将军,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啊,北匈奴的兵力现在就像是滚雪球一样在不断膨胀,单是击杀杂胡不会损伤到北匈奴的根基,而且单是杀伤杂胡,根本无法试探出北匈奴真正的实力。】诸葛亮看着张飞愤懑的挥舞着丈八蛇矛默默地想到。

    当前汇聚在蓟城下的所谓的北匈奴大军不下于十万,但是其中真正的北匈奴控弦之士到底有多少,郭图死前传递的数字是不过三万,但北匈奴如果只有这么点兵力绝对不可能。

    因而诸葛亮猜测,北匈奴的大部应该还在关外收纳草原部落壮大本身的实力,而这在诸葛亮看来是试探北匈奴实力的机会。

    不管是作为诱饵的他们,还是随时可能来袭的并州军,绝对没可能在第一时间接触到真正的北匈奴控弦之士。

    原因非常简单,北匈奴绝对不可能保持着几百万的人口,那么作为单于,只要脑子不笨,绝对不可能将本族本身稀少的族人作为炮灰消耗掉,那么北匈奴真正的族人主要做的就是在战局僵持的时候打破僵局。

    因而诸葛亮很快就猜到出现在北匈奴后方的他们一旦暴露,吸引来的必然不是真正的北匈奴,同样遭遇到并州狼骑突刺的那些包围蓟城的北匈奴也绝对不可能是真正的北匈奴族人。

    诸葛亮站在北匈奴单于的角度略微思考一番就能明白这些事情,而战场在蓟城脚下,诸葛亮几乎可以笃定,不管袁谭乐不乐意,审配都会选择出击。

    不管破关后北匈奴到底展现出强过袁军一线的实力,还是北匈奴展现出乎想像的素质,审配接下来的出战都会给并州军和刘备军非常清楚的解答。

    张飞放开手脚之后,北匈奴的后军很快就收到了后方可能存在敌人的消息,然后将之传递给了中军。

    中军大帐之中须卜成正坐在主位,那****逃了之后,便孤身飞回了草原,将所见所闻告知了呼延储,呼延储便准许了须卜成执行计划,两万北匈奴控弦之士,带着八万多各种胡人南下。

    至于呼延储,还有丘林碑等人则依旧在关外努力统合胡人,他们需要足够多的炮灰。

    之后的事情不再赘述,须卜成追着审配和张颌拿下了昌平,获得了粮食补给之后,他的军阵调度变得更加稳重,一路压制重伤的张颌,和时而昏迷的审配直到包围了蓟城。

    和当时在鲜卑军中为将不同,须卜成这次作为主帅稳重了很多,谨慎小心的委派族人出战,直到现在两万多北匈奴控弦之士也仅仅阵亡了三百多人。

    “果然还是回到老家好,大草原上都是我们的人,随便找找就能找到一堆手下。”挛鞮侯吃着羊肉大笑着说道。

    “确实。”须卜成沉稳的说道,并没有接挛鞮侯的话茬,他算是呼延储的拥护派,挛鞮侯算是比较激进的报复派,一直想要杀回东方拿回自己属于他们的草原。

    “禀日逐王,我军后军现大队汉军的痕迹。”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皮甲的千长进入帐中对须卜成施礼说道。

    “汉军?我们本部有损失吗?”须卜成询问道。

    “有四个本族勇士前往后方率领外部至今未归。”千长低头说道,“怀疑已经回归昆仑神了。”

    “你率领你的千人,再率领一万外部,到后方探查,以保证本部为重,必要的时候可以舍弃外部,保证本部安全即可。”须卜成思考了一下说道。

    千长随后退了出去,这个时候挛鞮侯才嗤笑着说道,“我们昆仑神的后裔,什么时候居然连战斗都如此畏惧了,不仅仅给了一万外部兵马,还有一千本族勇士,居然不求杀敌,只求保证本部安全!”

    “你能在他走了之后才说这话,不就表示你已经理解了我们的窘境吗?”须卜成扫了一眼挛鞮侯说道,“有这闲时间不如去看看对面那座大城何时能拿下。”

    挛鞮侯被须卜成噎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北匈奴的形势现在确实是糟的不能再糟了,没有什么比连族人都没有更凄惨。

    目送挛鞮侯离开之后,须卜成开始思考单于呼延储在他率兵南下的时候告诉他的话,“能战则战,我们和汉室是血仇,双方见了肯定是不死不休,我将我的禁卫暂交于你统帅,尽可能的保证族人的安全,我们不可能再承受太大的损耗了。”

    “嘿,汉室想杀我们?”须卜成冷笑,“我们也想杀了你们!”

    蓟城之中,一路昏迷,苏醒,到蓟城彻底昏迷的审配,在医师的治疗下终于苏醒了过来,袁谭当即带着礼物前来慰问审配,当然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各方面的心理准备。

    “正南,你终于醒了。”数日未见,袁谭的面色沧桑了很多,看到审配苏醒很明显的流露出一抹激动。

    “配辜负了主公的期望……”审配望着伸手扶着他的袁谭,双眼略带空洞,袁谭明白,这一刻审配看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上袁绍的影子。

    “正南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我们的敌人太强了。”袁谭这个时候也看开了,若是以前恐怕少不了记上一笔,而现在兵临城下,袁谭反倒开明了很多,这大概也是袁谭最像他父亲的地方了。

    “是我错估了北匈奴的战斗力。”审配的双眸逐渐回身,一连咳嗽之后开口说道,“我高估了自己,北匈奴真的很强,击败我们的那个匈奴人,就是当初伪装成鲜卑开启军团天赋的那位,可惜有一次能击杀他的机会我没把握住。”

    “正南,你先休息,这些事情容后再说。”袁谭看着突然老了十几岁的审配眼圈有些泛红。

    “主公,儁义的事情,是我瞒着你的,请不要责罚他。”审配想起一起回来的张颌,半躺着交代道,张颌对于现在的局势,属于不可或缺的力量啊。(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