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不能失却的荣耀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袁谭看着审配长叹了一口气,“正南放心,当初之事不过是我迁怒,现如今袁家风雨飘荡,我又岂会如此不智。≥ ≯网  ”

    审配看着袁谭,神色一惊,他从袁谭的面上看到了死志。

    “主公你这是!”审配惊道。

    “我父创立的基业,败于刘玄德之手不过是天命,但落入匈奴手中,我袁谭岂是男儿?”袁谭淡笑着说道,“公孙伯圭尚且能立足幽州驻守河山,我袁谭岂能让匈奴蹂躏我华夏的大好河山。”

    审配看着袁谭沉默了很多,袁谭的双眼之中已经透露出了死志,他是真的准备与身后的土地,城池,百姓共存亡了。

    “正南,是不是觉得很奇怪?”袁谭将侍女全数赶出去之后笑着说道。

    审配没有说话,袁谭自问自答道,“正南,如果我父立下的基业在我的手上失落给了刘玄德,我不会如此,征战天下,我父亲做好了失败了的准备,我在接过的时候也有了准备。”

    审配略带吃惊的看着袁谭,如果不是知道这确实是袁谭,他都以为被人掉了一个包。

    “但是怎么说呢?我除了是一个君主,也是一个世家子,说起来我父不算喜欢我,因为在他看来我不像他而像我的叔父,想来如果父亲有遗言的话,肯定不会让我继位。”袁谭淡然的叙述着这些。

    “叔父有一句话我很喜欢,我们牧守一方,我们秉持天命,我们的前方布满荆棘,我们可以败,我们可以死,但总有后辈继承我们的遗志。”袁谭淡笑着说道。

    “输给刘备,这幽州依旧归属华夏,但是输给北匈奴,先祖留下来的基业,就要归属外族,脚下的土地,乃是华夏先民历经艰辛取下的,岂能拱手给于外族?”袁谭平静的叙述着,“至少我死之前北匈奴绝对不可能越过蓟城,我便是蓟城最后的城墙。”

    “世家子吗?”审配想起中原那些已经逐渐与泥土残渣一起腐烂的世家默默地沉吟道。

    “是啊,我等不论再战也都应记得自己的身份,北匈奴不同于鲜卑,我不会允许他在我活着的时候踏过这里,除非我倒下。”袁谭早已在确定对手的时候就沉静了下来,他不同于袁绍,他更像是志大才疏的袁术,他们都想恢复先祖的荣光。

    “主公……”审配从袁谭的身上感觉到了另一种不同于袁绍的气度,随后不由得苦笑,完全没想过袁谭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您确定不退吗?”审配叹了口气问道,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回答,但是他还是决定听袁谭自己说出来。

    “不可能退的,之前被北匈奴褫夺了数百里是因为我不知情,而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一切,那么我不可能后退的,我既然接过了父亲的权力,那么我会用我的意志来贯彻。”袁谭无比的平静。

    【也许我们的身份已经变更了很多次,但是我们的意志不曾改变,我们依旧站立在万民之上,我们之中依旧有人会选择继承当初的信念。】袁谭默默地回想着数月之前袁术命人给他的消息。

    【父亲,如果你在天有灵,还请允许我的任性,袁家自有二弟,三弟继承,世家总归应该有着自己的骄傲,就算是血溅原野也罢,失落了万民承认的荣耀,我们和黔小民有何区别?】

    这大概是袁谭和袁绍最大的不同,袁绍乃是庶子,而袁谭出生的时候,袁绍已经名动一方,作为嫡长子的袁谭学到的是世家最正统的那一套。

    也许是沉迷于那不愿意醒的梦中,也许真的是想要恢复那上古的荣光,袁谭的心态和袁术有一种近似,只不过没有袁术那种颠狂。

    审配看着袁谭,追随着这样一位君主,就算是失败战死也没有什么不值吧,这种气度,这种信念,愚蠢,但是又如此的耀眼。

    【上古八姓妫姓的分支袁家啊,我们继承的不仅仅是血脉,我们继承的更是当初作为部落领走向蛮荒开土辟疆的气魄,我等子孙岂会失落这份荣耀!】袁谭看着审配那释然与理解的眼神,默默地想到。

    【我袁家就算倒了,也会用鲜血引燃世家长存于血脉之中的血性,我袁家传承的可不是智慧的典籍,我们传承的可是那上古妫姓率领万民走向蛮荒,开拓中原,建立诸夏的信念!】

    袁谭双眼无比的坚毅,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这一条道路,至于生命他已经丢到一边,一个家族总归是要有人站出来,真正的世家子何曾将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世家最重传承啊。

    “主公,配愿意辅佐你完成这最后一战。”审配靠着墙壁缓缓地坐直,对着袁谭恭敬一礼。

    “其实,正南你不需要的,只要你愿意,当今天下任何一路诸侯都会接纳你的。”袁谭摇了摇头说道。

    “人总归会有一死,先主英姿我无以为报,而主公的信念让我无比感怀,请允许我追随您。”审配这一刻无比的郑重,袁谭确实有着不少的毛病,但这都不能掩盖袁谭的信念啊。

    “可惜啊,当初如果能更早觉悟,也许很多事情都不同了。”袁谭居然流露出一些妇人之态,不过随后就一改容颜再次变得坚毅起来,“不过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改变我的意志!”

    审配默然,袁谭才智毕竟不及袁绍,虽说志向远大,信念也够坚定,但是在智慧上确实有些缺失,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到了这个程度,意志比智慧更重要。

    “可惜袁家实力不够了,否则的话,我真的希望能给后人留下一个完整的幽州。”袁谭随后摇了摇头,居然还有心思笑道,“这可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不,我们未必不能给中原留下一个完整的幽州。”审配听到此言,神色略微一动。

    “?”袁谭看着审配吃了一惊。

    “想要留下一个完整的幽州,就要看主公你愿意付出多少了。”审配突然笑着对袁谭说道,既然袁谭有这样的信念,而他也不想在变节转投他人,临死疯狂一把又能如何?(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