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危急时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呼救?”赵云一挑眉问道。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法正无奈的说道,“没有必要的话,不管是孔明还是审正南都不至于如此,我毕竟不擅长的猜这些东西,所以只能估计是对方在呼救。”

    “那我们加行军?”赵云谨慎的问道,说实在因为白马义从逆天的机动力,赵云本身已经和后军脱节了,如果继续加,那么投入战场,恐怕后军也不可能在战事结束前赶到了。

    “有些时候援军存在价值并不是救人,而仅仅是振奋败军的士气,只要我们能抵达,对于匈奴都是一种震慑,还有就本身而言我们的压力基本没有。”法正想了想说道,最后还是决定先行奔袭。

    “那好吧。”赵云点了点头,以帅旗给身后的骑兵打了一个旗语,整支大军的度再次上升了一半,不过这种惊人的移动度,注定了进行长途奔袭的话,无法持久,而且还会损耗战斗力。

    “怎么就突然加了呢?”马云禄不解的问道,她毕竟被编到赵云的麾下,所以赵云出兵的时候也就带上了。

    “不知道。”左右扫视的吕绮玲也没现什么不同,不过所有人都加了,她们两人也就跟着加了。

    “全军加。”殿后的李条在中军薛邵骤然加之后对着自己麾下的士卒吼道,他从来没想过,复员之后的第一战居然就是如此令人激动的对匈奴作战。

    说实话,内战对于现在的李条来说动力不大了,作为黄巾很清楚都是可怜人,都是被逼的,若不是汉王朝到了那个程度,谁会愿意造反。

    可以说在经历过被迫造反,经历过麻木不仁的厮杀,又经历了真正明君治世之后,李条对于内战动力真的不大,而对手换成了匈奴,李条顿时没有了这些思虑。

    本就是世仇,何须关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管他们有没有什么被逼无奈,没有相同的血脉,相同的思想文化,相同的境遇,我又何须去理解他们的心态。

    因而李条对于打匈奴挺积极的,说实在作为没和匈奴动过手的他,还真不知道匈奴的战斗力如何,不过出于当前汉室为尊的自信,李条完全没担心会打不过这种事情。

    赵云的白马加之后,很快就和黄忠率领的后军拉开了距离,至于贾诩那一路,虽说一路通畅,但是架不住都是短腿兵,现在才跑到半道上,根本没看到天空那朵在朝霞之中灼灼生辉的白云。

    当然就算是看到了,贾诩能理解也没有办法赶到蓟城,短腿兵的劣势就是这么明显,而贾诩又属于那种宁可不占便宜也绝对不吃亏的典型,所以肯定不会奔袭的。

    【陈公台肯定出手了,而并州的形势注定并州基本上是倾巢而出,以并州诸将的能力就算不能制住匈奴,在短期也不会让匈奴出现进展。】贾诩皱着眉头思考着。

    蓟城之中,审配开始一点点的清理北门,中央府衙以北所有的百姓全部迁到南边,他需要给接下来的战斗腾出战场,到了现在蓟城在匈奴人玩命的攻击下已经摇摇欲坠了。

    张颌带伤上阵努力的维持着蓟城基础的城防,到现在原本万余守兵的蓟城,现在仅仅剩下不到八千人了,而且其中四千余人还被审配调走。

    “主公,如何?”审配看着一身狼狈的袁谭笑问道。

    “这样就可以了吗?”袁谭看着在蓟城中线以北不断布置的民夫询问道。

    “这样怎么可能?”审配笑着说道,“这些不过是信号而已,可惜蓟城世家的私兵也不多了,否则的话,我就更有把握了。”

    “这都不错了,要不是情况紧急,各大世家也不可能将自家压箱底的私兵拿出来。”袁谭随性的坐在一个木梁之上,“二弟,三弟我已经打他们带着母亲和族人离开了,你不会怪我吧。”

    “主公一人在此已经表现出自己的立场了。”审配望着西斜的太阳,听着耳边的厮杀声,这一战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战了,真是可惜啊,骄傲如自己,居然会是如此一个结局。

    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脑海之中的思虑,这一战必须要胜啊,不过看这摇摇欲坠的蓟城城防,不知道能撑到几时。

    “我率领他们冲击城墙了。”挛鞮侯对着身旁的须卜成说道,看着摇摇欲坠的蓟城城墙,他知道到了他们一鼓作气冲上去奠定胜局的时候了。

    这种做法不但能拿下这座大城,更是能让麾下的杂胡更是认同他们匈奴人的强大,曾经的草原王者,他们要重新君临天下。

    “上吧。”须卜成看了看已经冲杀到了第一线的那个身披战甲的将领,那次在昌平城下靠着几乎完美的重骑兵将他挫败,但是随后不久在军都山下,率兵南下的须卜成就报了这一箭之仇。

    挛鞮侯高吼一声昆仑神,扛起一面大盾就朝着云梯冲去,侧倾的大盾弹开箭矢和巨石的同时,挛鞮侯接连几个纵跳,快的冲了上去,这一次张颌已经没有埋伏弓箭手的精力了。

    “杀!”挛鞮侯一刀架住朝着他刺来的几杆长枪,猛地一个纵越,直接斩杀了面前的几个袁军,随即直扑旁边防守城墙的士卒,三下五除二就清空了一片士卒。

    不少鲜卑,乌丸的勇士趁势一跃而上,大吼着开始厮杀,而张颌率领的袁军也都朝着这个方向包围过来,可惜有挛鞮侯率领很快在这里就聚集起来不少的杂胡。

    这个时候正在奋力厮杀的张颌在注意到这个情况,心下不由得一个咯噔,抬头看了看太阳,已然偏西四十五度,但是距离夕阳的程度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随我上!”张颌大吼一声直接朝着挛鞮侯冲去,他身上的伤势至今尚未痊愈,明知道可能不是对方的对手,张颌依旧冲了上去,这次就算是拼了老命也要将之逼下去,否则一切算计都做了空。

    张颌当先跃入杂胡阵中,云气之下不惜耗费气力将大半杂胡扫飞出去,而挛鞮侯看到这一幕不惊反喜,蹂身而上,持刀斩向张颌。(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