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现存最强的骑兵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恭正,你能干掉那支骑兵吗?”陈宫根本没侧头,就那么看着下面的情况问询道。

    “不太容易,对于军魂军团来说,耐力和韧性在这种强度的战争之中消耗非常小,我的陷阵兵力不多,常规方式基本没什么可能,对方也是骑兵。”高顺少有的说了一大通的话。

    “那就尽力咬住那个军魂军团,让张翼德的本部腾出手,”陈宫点头,直接给高顺下达了命令,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那个北匈奴禁卫率领着不过一千的北匈奴本部堵住了张飞的大部,剩下来多数的北匈奴本部,可劲的攻击张飞和张辽本部。

    “我尽力。”高顺点头,翻身上马,身后的陷阵也都整齐划一的翻身上马,随后高顺胯下的良驹,抬了抬蹄子,迅猛的朝着对方飙去,而所有的陷阵士卒也都骤然爆出最强的度。

    “陷阵之志……”高顺如风一般,在几个呼吸之间就从高坡上冲到了北匈奴的阵外,随后一声轻喝,身后所有的士卒骤然呼应,随后所有人的身上都裹上了银色的辉光,而战马上同样泛起了金属的光泽。

    陷阵的度极快,匈奴本部之外的杂胡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放箭就被撞飞了出去,随后陷阵根本没有丝毫减,在战场胡人遍地的情况下度还在不断的攀升。

    天空之中北匈奴和杂胡组成的云气清晰可见的被切开了一条口子,陷阵就像是切蛋糕一样,切过去,对方的云气骤然裂开了一道巨大而且很难聚合在一起的裂口。

    “放箭!”这个时候北匈奴本部防御西侧的一名千长在看到这种惊悚的场景,当即大吼道,数百名精锐射手,在北匈奴射雕手的率领下同时搭弓射箭,箭雨带着强大的威力朝着陷阵覆盖而去。

    下一瞬间,所有的陷阵或是用小圆盾挡住箭矢,或是用武器隔开,再或者在马上自由闪身躲开,总之八百陷阵度未见丝毫的下降,但是却惊人的无一人被射下马。

    不等北匈奴第二波箭雨来临,高顺已经面色木然的将面前阻挡的所有的弓箭手碾成肉泥,随后更是直接杀入了北匈奴的本部之中。

    所有的陷阵在冲入北匈奴本部的时候都没有什么特殊的神色,反倒一边奔袭,一边展开阵型,在北匈奴本部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硬生生在十几个呼吸之间将北匈奴本部中央打成了一个凹形。

    之后更是侧转调头,从北匈奴的阵中走直线杀到了北匈奴禁卫的身后,这个时候北匈奴本部倒是已经反应了过来,但是架不住陷阵一边开路,一边杀敌,杀得实在是太快,根本没办法调兵追袭。

    加之赵云对于轻骑兵的使用堪称是见缝插针,顺着各路兵马切割的痕迹就溜了进去,陷阵如此强势的破阵,赵云岂能不损失扩大战果,趁着高顺撕裂北匈奴本部的机会,赵云率领全部的白马突入其中,直接没给北匈奴合兵的机会。

    顺势而入,逮住高顺杀入北匈奴阵中的机会,箭雨乱射,直接将那处被高顺打成凹形的北匈奴阵型强行撕开,随后更是突破而出,成功将北匈奴本部拦腰截断。

    张辽在赵云成功将北匈奴本部砍成两段之后,直接调头朝着那块撕裂处杀去,张辽这个时候也缓过气了,对方兵力太多,素质也相当强,要一口气吃下绝不容易,反倒先下手宰掉一部分,削弱了之后再分而食之,才是上上之选。

    高顺神色冷漠的动了狂猛的攻击,在须卜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冲到了北匈奴禁卫的身后。

    不过北匈奴禁卫毕竟不是易于之辈,在高顺率领着陷阵骑尚未靠近的时候就觉了对方。

    数百年血仇之间感应,在高顺率领的陷阵骑还未杀到足够动最终攻击的地方,对方就调头先一步整合了己方的军势。

    强大的威慑力,还有那乱阵之中整齐划一的动作,在一个交锋之间就逼退了燕云十八骑率领的本部,转而调头死盯着高顺。

    “你们去对付别的家伙,他们交给我。”高顺对着张飞麾下的燕云十八骑说道,随后再无二话,直接朝着北匈奴禁卫起了冲锋,而对方也像是心有灵犀一样爆出自己的力量。

    双方在两个呼吸之间就冲杀到了一起,而且在马蹄最后一个上跃的瞬间将人力马力调整到了最巅峰,不过不同的是匈奴禁卫在双方冲刺到一起的时候展现出更强的技巧性。

    陷阵和北匈奴禁卫皆是以最巅峰的姿态冲刺到了一起,而且和普通骑兵那种在如此高的情况下只能握紧长枪用冲击来解决问题不同,这两支军魂军团的士卒,都具有相当层次的技巧。

    匈奴禁卫在在战马冲锋前最后一个跃起的时候,自然顺势将长枪朝着前方递去,人力,马力在这一瞬间都完美的借用,瞬息之间如此准确的抓住最佳的战机,这便是匈奴禁卫传承三百年的军魂之中继承自前代的一丁点的表现。

    在北匈奴递枪的瞬间,陷阵则是冷漠的抬起固定的手臂上的小圆盾,以一种小角度的倾斜让北匈奴禁卫的巅峰一击,直接带着火花弹开,而后在战马跃起的瞬间,顺势抽出自己的马刀。

    匈奴禁卫在长枪被弹开的瞬间,就像是演练了无数遍一样,自然的倾斜避开了陷阵的斜削,而后更是俯身提起长枪顺着陷阵力弹开的方向刺去,蓄积起来更强的力量在这一刻展现了出来。

    第一线的陷阵士卒则无比自然的枪尖直指正面,自己的防御自然会有袍泽完成。

    瞬息之间两支当世最顶级的骑兵交错而过,除了被高顺斩杀了的数名北匈奴禁卫,其他人和陷阵一样皆是毫无损,这种程度的冲锋,对于其他的骑兵来说来可能是最终攻击,但是对于这两支骑兵来说,不过是试探而已。

    看着阵心倒下的数名士卒,北匈奴禁卫领头的当户神色凝重的看着高顺,他们从来不畏惧任何的内气离体,但是这一次不同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