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自有后人评说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接下来就看曹操和孙策的反应了,如果曹孙真的能被刘玄德的气魄折服,那么自三皇五帝以来,华夏最繁荣,最强大,最鼎盛的时代真就要降临了,刘玄德宗越祖的誓言,也就真要实现了。网 ≥ ≤】随着这个念头浮现,陈宫的胸中不由的涌出一股豪气。

    【能生在如此一个时代也不负我陈宫之名了,上古的先贤啊,他年,我陈宫若与诸位泉下相遇,自有后人评说你我!】陈宫身上的气质一变再变,最后更是展现出一种欲试诸贤的雄豪。

    贾诩平静的看着陈宫,他知道陈宫如他,也如李优一般升起了挑战上古圣贤的想法。

    曾经没有那个机会,没有那个舞台,非是后世之人不敢自比诸夏前辈,只因有自知之明,时代注定了他们已经不能像前古那时为诸夏扩土,为诸夏点燃文明的火焰。

    先贤之所以为先贤,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智慧过了诸人,更因为他们的身处的那个时代。

    二十年前的贾诩一身才学相较今日虽说稍有逊色,但附加上当时澎湃的热情,以及青年人的朝气,就算是多了二十年的经验,和当初比起来到底优秀了几分,连贾诩自己都没有底气开口。

    同样二十年前的李儒甚至还要思考自己的下一顿饭在哪里,但是等到时代的大幕拉开之后,他们的才智才真正的展现了出来!

    时势造英雄,并非这个时代没有比肩上古诸贤的顶级智者,只是现实如此,使英雄无言而已!

    上古诸贤并非不可越,更非不可比肩,只不过身为后辈,没有比之更宏大的功业,根本没有底气去面对这些先祖。

    始皇履至尊而制**,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南取百越,北却匈奴,一统诸夏,定鼎中原,如此功绩才有泰山之上诏告天下,取三皇五帝之号,并入其中,朕为始皇的底气!

    既然三皇五帝尚可越,那上古诸贤又有何惧?不外乎功绩不足,不敢正视。

    在中原非天下这一大开眼界的事情出现之后,混乱之余,更是让已经登临巅峰,除了三公九卿之位再无上进余地的一众智者有了更远大的目标。

    让我们越上古诸贤,让我们这个时代成为史书上不可逾越的一个巅峰,让我们这个时代,而非我们这些人为史书传唱,我们会为后人再留下一个像是上一时代诸贤降临的传说,不同的是,这一个时代由我们这些人谱写!

    “我先走一步,如此恢宏的大道岂能少了我陈宫!”陈宫毫无掩饰的对着贾诩说道,“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享受到这种先贤的待遇,他年我死之后,黄泉之下,自有评论。”

    “中原我们会摆平的,失误了一次,以后不会再失误了!”贾诩平静的看着陈宫,而陈宫也瞬间了悟。

    “能赶上这个时代我陈宫不亏。”陈宫起身非常郑重的对着邺城的方向深深一礼,“多谢玄德公推开这一扇通往上古先贤的大门!”

    法正和诸葛亮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神色,他们只能听懂一部分,剩下的连蒙带猜,抓不住重心。

    当然这不是说两人的智力不够,只不过是因为两人受到的教育从底子讲都偏向于儒家,虽说智慧高绝,但是在没有经历太多的事情之前,他们很难想到挑战上古诸贤这种颠狂的事情。

    要知道上古诸贤每一个的名字都代表着华夏的思想,每一个的姓氏代表着脚下开拓的土地,当两相结合起来,那便是华夏的文明之火和华夏永存的根基。

    而贾诩这群人在世界摆在他们面前时先是震颤,后是苦涩,等冷静下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挑战先贤。

    姓氏即脚下的土地,这不是问题,贾诩相信只要迈出那一步,他的姓氏也可以变成身后的土地。

    思想的传承,这更不是问题,他们并不缺乏智慧,而且哪个智者没有点压箱底的东西,只不过没有比肩先贤的功绩,他们只能称为先辈的后继者。

    “接下来更重要的是应对被北匈奴,我们还有一年时间,这次让我们将这延绵数代的血仇一次性清除掉。”贾诩神色冷厉的说道。

    “好!”陈宫笑着回答道。

    在贾诩和黄忠来了之后,张颌神秘的消失并没有引起贾诩特别的关注,张颌现在的实力更多来源于他的仇恨,而这种仇恨导致刘备一方根本不可能收服张颌。

    国仇之下,在这种情况对黄忠等人进行复仇,且不说张颌能不能做到,单这种动摇汉军军心的事情张颌就知道不能做,所以他走了,走之前只给袁谭一人告退。

    至于董昭,贾诩倒是找了找,可惜在贾诩进城的时候,董昭的家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了一封书信,贾诩打开就知道是写给自己的,看完之后只是笑了笑,董昭的精神天赋果然需要有人配合。

    贾诩在看完之后并没有像董昭猜测的那样追杀董昭,对于现在的贾诩来说,董昭投靠谁到最后都免不了变成自己人了,这一次中原的结局不会是你死我亡的惨状,英雄会有英雄的归宿。

    不过令贾诩惊奇的是已经明显投靠曹操的高干和郭援等驻扎在并州的多数将领居然率兵回来了。

    自古燕赵多义士,也许说的确实有道理,虽说当初袁谭交割并州的方式让并州一干将士心凉大半,但是蓟城之战袁谭慷慨赴死,却让地处并州的袁军将士生出了异样的情怀。

    主公也是人,为什么不能犯错,袁谭在大是大非上保持着应有的气节,甚至愿意为之付出生命,那之前些许的错误又有什么不能忍受。

    因而袁家降汉不降刘的文臣武将在之后都66续续的来了,袁谭第一次见识到了自己的号召力,他突然醒悟这些人才是他的臣子,之前他们只是在遵从袁绍之子而非他袁谭的命令。

    不过出身世家的袁谭,很清楚在他现在受制于刘备的情况下,不断前来拜见他的文臣武将,对于他来说都相当于催命符,不过袁谭并没有斥责的意思,他已经看开了,死后有人铭记即可。(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