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是非之地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长安,横躺在竹席上摆弄着种子的曲奇这个时候也收到了大堆的北方情况,当然曲奇能收到这些更多是因为夏收之后,长安各处曲奇来去自如,甚至皇宫大内,曲奇要混进去,也很难有人拦住。>

    自然节操都不要了的曲奇偷偷混去上朝也没人会特别去拦,一般挤在后排的时候,知道的人都会偷偷挪个位置,让他坐在那里。

    当然夏收之后,府库巨大的税收差别,就算刘协对于民生关注的不多也知道这个税收多的不正常。

    在了一次飙之后,刘协可以活动的范围,可以接触到的东西多了很多,自然很快就了解到曲奇的存在,不过这时的曲奇已经算是功成名就了,刘协除了加封其为苍侯,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赏赐,毕竟到了曲奇这个程度,只要不造反,皇帝都不好使。

    看不惯了最多让其滚蛋,眼不见心不烦,不可能做掉对方,所以曲奇领了苍侯的爵位之后,食邑万户,实封了两千户,也就没有再给多余的赏赐,毕竟已经明摆着入庙的人物,也没有什么好封的。

    自然曹操也知道曲奇这种人不能动,那怕就是被暗算了也绝对不能死在自己的地盘上,谁让之前一段时间他们怕担责任,将曲奇传了一个遍,现在长安附近已经有给曲奇立庙的了。

    甚至曲奇在得知之后,还到那个庙里求了一个签,当然摇出来是上上签,曲奇哈哈大笑之下还给庙祝捐了一百钱,至于更多,那就没办法了,曲奇出门一般也不带钱的。

    不过等到前两天再去的时候,那个庙已经不仅仅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居然自带送子的效果,曲奇眼神抽搐着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华佗看到自己的庙会生出尴尬的神色。

    “王者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能知天之天者,斯可矣。”就在曲奇翻身摆弄选择更优质的种子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这么一句话。

    曲奇直接从凉席上弹了起来,笑着对门外说道,“伯达,你居然有时间来我这里。”

    司马朗的精神天赋,和谁都能混熟,所以混熟曲奇这事,曹操就交给了曲奇,不过司马朗和陈曦又有来往,所以没给曲奇耍过花招,这么长时间下来,两人混的挺熟了。

    司马朗从转角出现笑着对曲奇说道,“有事告知你这苍侯!夏粮增产的量已经出来了,许子将说汉谋功盖天下确实没错。”

    “许子将可从未说过我曲奇功盖天下啊。”曲奇淡笑着说道,“就算没有我,子川最多晚上数年,非他不能,只不过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他腾出手而已。”

    曲奇拿起一颗种子,双眼之中倒影着这粒种子从芽到生长,再到结穗的历程,这就是他的天赋啊,而且随着万民的认可,他能看到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清晰,误差也越来越少了。

    “但是现在是你功盖寰宇,万民为你立祠。”司马朗随意的坐在曲奇的凉席之上,笑着说道。

    “是啊,我也想不到我能做到这一步。”曲奇将种子放在一旁,然后平静的对司马朗说道,“不过这还不够,我认为我还能做到更好,能再多产一斗,那天下就能再养百万百姓。”

    “真的很羡慕你,只用做自己的事情。”司马朗一脸感怀的说道,“曹公让我来通知你,如今中原大地苍侯可以通行了,但曹公还请我带话,让你不要去那些危险的地方。”

    “哈哈,我不会拿我的生命开玩笑的。”曲奇淡笑着说道,“不过对于现在得我来说,我更感兴趣别的事情。”

    “曹公已经下令了,已经派人前往邺城和玄德公休战,中原在今年应该会彻底罢战。”司马朗平静的对曲奇说道。

    “如此甚好,那曹公可是要出兵北上?”曲奇好奇的问道。

    “自然,陛下下令,曹公岂能不亲自率兵北上。”司马朗毫不避讳的说道,完全不担心曲奇将这个消息传给刘备。

    “哦?”曲奇惊异的看着司马朗,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司马朗并非是虚言,曹操居然亲率大军北上!

    “事实就是如此,不过曹公北上,想来玄德公也只能跟着北上了。”司马朗笑着说道,现实就是如此,曹操若是北上抗击匈奴,那么刘备不上绝对不行。

    曲奇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他突然有些明白司马朗的意思了,曹操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思啊。

    “看起来苍侯已经明白了曹公的意思。”司马朗眼见曲奇的神色就知道曲奇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怪不得要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曹公的心还在汉室吗?”曲奇犹疑了一阵,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说实在来长安之前他也听过不好的流言,什么曹操限制刘协,什么曹操篡权,但是等来到长安之后,曲奇在自己亲眼的验证之下,最后确定这些事情确实是真的,但曹操不得不为。

    不过以曲奇局外人的身份刨除皇权来看,曹操做的不算错,他确实在努力巩固汉室,至少现在曹操并没有太多篡汉的想法。

    当前的曹操最多算是一个对刘协怒其不争的激进派汉臣,但真要说对刘协下手,现在的曹操完全没想过,甚至可能曹操还希望汉室能再次中兴。

    当初刘协下令处死王允全家的时候,不仅仅是曹操愤怒,刘备也愤怒,但这不正是因为对汉室还怀揣着正面的感情才会如此愤怒吗?如果有篡汉之心,恐怕曹操对于刘协让汉室忠贞之士心寒的做法笑都来不及,岂会愤怒!

    那个时候曹操和刘备都愤怒,也都骂过,但是因为当今天下的形势不管是曹操还是刘备都没有走上枭雄之路,对于刘协虽说是怒其不争,却也做不出董卓当年的事情。

    等北匈奴横空出世,刘协剑指曹操质问群臣的气魄,让曹操心悸的同时,更是生出了异样的想法,如果刘协一直如此的话,汉室也不是不能辅佐。

    只是当初刘协将曹操的忠心伤的太惨,以至于曹操其实已经不是纯粹的汉臣了,但那时刘协展现出来的气魄,让曹操的异心动摇了,刘协也许只是没有机会吧……(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