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我很好奇,你如何说服我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不管是英雄还是枭雄,都有自己坚定的意志,缺了那一点意志的话,绝对无法走到这个高度。≧ >

    同样也是因为有这个意志,他们很难被人用语言折服,除非他们本身就有这个想法,否则说再多他们都不会有变化。

    这也就是陈曦当初规划的中原定势一战不可避免的原因,孙策和曹操都不是用语言能折服的,只有真正击败了他们,他们才会顺着台阶往下走,这就注定了那必定出现的最后一战。

    陈曦也曾想过趁着某次三方碰头的机会直接摊牌,可最后陈曦思考了一番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算没有贾诩那种预演的能力,也没有法正那种对于人心的测度,但陈曦比贾诩和法正在当前混乱的局势之下看的更远,就算是历史早已让陈曦掰到了另一个走向,这一点也没有变化。

    孙策和曹操的能力,如果在现在得到世界地图,恐怕以后汉室就不会是一个统一的帝国。

    以孙策和曹操的能力,如果在穷途末路之前,甚至是在现在这种可谓是势力上升期得到这种宝物,就算不能用于正路,也绝对能在探索之中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一旦有了后路,很多事情就有了回转的余地,曹操和孙策都不是省油的灯,在有后路,能打持久战的情况下,战争的时间长了真的会刷破底线。

    那个时候就算是陈曦再努力也无法将两方挽救回来,恐怕到时候就算是能挽救回来,也最多是挽救回来一部分人,而非是两支足够组建一个完整政权的势力。

    作为要构建一个汉文明文化圈的家伙,尽可能有成效的将所有人团结在一起才是陈曦要干的事情。

    有些事情就算是出自好心,一旦顺序出错,造成的危害还不如不显好心,越是到危急的关头,就越需要谨慎,曹操和孙策必须要在比袁刘之战更短的时间之内击溃。

    这是要条件,而和袁刘之战那种袁绍有反击之力不同,曹孙与刘备的终极之战,在陈曦的预估之中,刘备的实力必须要能全方面盖过两人之和,不是靠计谋,不是靠算计,堂堂正正的击溃。

    只有用这种全然无可抵抗的力量才能让两人彻底明白什么叫做实力的差距,同样也只有用这种方式击溃曹孙之后才能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强者的仁慈,什么叫做我们只是给台阶,不是为了害你们。

    好心办坏事的时候,不就是因为人心难测吗?

    “我需要回邺城了,原本还说带你们在颍川玩,这次真的对不住了。”陈曦颇有些无奈的对着陈兰,繁简等人说道,原本带几人来就是为了散心,结果真没想到居然出现了这种情况。

    【不过程仲德也太小看我了,荀公达虽强,但如果真想在颍川这地方拿下我却有些想多了。】陈曦安抚着自己的妻女,心下默默地想到,程昱说了那件事之后,他也推演了一番,杀招是杀招,不过也确实是小看了他。

    荀攸的精神天赋很容易让人忽略掉他,然后造成惊人的效果,但这并不代表荀攸带着数千人能稳稳的杀到陈曦的身后,与程昱和周瑜完成对于陈曦的夹击。

    可以这么说,如果荀攸将自出现的周瑜换成别人的话,这个计谋的可能对陈曦造成相当伤害。

    然而没有周瑜那种惊人的战机把握,就是最多是小败一场,平原地区要干掉西凉铁骑,真的是想的有点多,就算张绣和夏侯渊是优秀的骑兵统帅,在步兵不能完美配合的情况下,也绝对做不到将由华雄率领的西凉铁骑限制死。

    不过要是将主帅换成周瑜的话,那就更没有一点希望了,周瑜一旦出现在场上,陈曦的注意力就会全面集中在周瑜身上,稍有风吹草动,就陈曦那种疯狂的做法,绝对是全军拔营,强攻周瑜。

    这种前提下,荀攸就算想要配合,先制人的西凉铁骑,就荆楚的步兵,请容许陈曦笑个够。

    如果荆楚地区的步兵能架住垃圾骑兵,东吴也不至于上了岸就被吊打,更何况对手换成西凉铁骑这种碾压兵种。

    因而想要让对战机把握极佳的周瑜从旁协助,真的是想多了,陈曦自己统兵不行,但如果有人帮陈曦统兵,那么想要在战场上击败陈曦非常困难。

    因为陈曦非常清楚最应该先对谁下手,仅此一条,战场上陈曦的难缠程度就直线上升。

    同理,还有郭嘉这种,虽说郭嘉的统兵渣到陈曦都看不下去,嗯,两人一起统兵的某次,差点送了人头,所以两人就再也没有出现不带大将去作死了,但是给郭嘉配一个能统兵的上将,想要在战场上击败郭嘉那只能说你想的有些多。

    陈兰和繁简都有些怨念的看着陈曦,但是却也都没有拦着陈曦,她们都知道陈曦是去干什么,所以只是盈盈施礼,祝陈曦平安归来,至于她们自己还需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报,陈侯,荆楚有使臣前来。”就在陈曦安抚完自己妻女后,准备和华雄商量一番的时候,一个护卫对陈曦施礼道。

    “带他进来。”陈曦有些好奇对方的身份,于是命护卫将周瑜弄过来的使臣招进来。

    “会稽阚泽见过陈侯。”一身儒衫,迈着轻巧的步子出现在了陈曦面前,陈曦听到此人的介绍不由得一笑,这家伙也是出了名的能言会道。

    “不必客气,阚先生请坐。”陈曦大方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很好奇这位今天准备怎么忽悠自己。

    阚泽入座之后,两人都端着茶杯喝茶,不同的是陈曦很淡定,突奇想有些想戏弄阚泽,而阚泽则是在仔细观察陈曦。

    “陈侯可是对我荆楚之地的文武有所偏见?”阚泽抿了口茶缓缓地开口说道。

    “没什么偏见。”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那不知为何要有那种眼神看待于我?”阚泽反问道,陈曦不由得有些尴尬,但是却直言不讳道,“我想周公瑾派你来肯定要和我谈谈,而我很好奇你如何说服一个完全想要捣乱的人。”(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