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益州文武的烦恼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袁徽将士燮忽悠瘸的时候,益州这边也挺头疼的,和所有的刘姓皇室一样,别的可以忍,不能忍匈奴。≧ ≯≯

    得知这事之后,刘璋和刘协差不多一样激动,基本都是操刀子,并肩子上,搞死匈奴。

    如果说是刘协是没兵没人没法上的话,刘璋倒是有兵有人,可刘璋这地方比较坑,这地方进出难度不比交州小,所以刘璋手上就算不缺内气离体级数的猛将,也不缺顶级的智谋之士,他现在也没办法将人弄出去。

    益州的文臣武将对于刘璋最近的情况也没啥好劝的,打匈奴这属于政治正确,没人能说什么,也不好劝,说真的张任和严颜这些人也想去打,问题是就益州这出兵难度,等派兵过去,估计北方都应该打完收官了。

    刘璋也不是完全没脑子,文臣武将说的都很有道理,不是不想打,而是益州这地方实在是太坑了,想打也没有这个能力啊。

    “主公这样子也不是办法啊。”张松夹着鱼脍在私宴中无奈的对一众文武说道,之前干了一架大的之后,益州文武之间的关系好了不少,至少已经能稳稳地坐在一起吃饭了。

    “张别驾,您看看我们现在能干什么?”张任也夹了一块鱼肉说道,说实话,他刚刚从汉中回来,汉中之战打完很久了,但是兵撤回来花了这么多时间,足可见益州道路的坑爹。

    “是啊,主公都把我们骂的狗血淋头了,问题不是我们不想打,打匈奴,我雷铜第一个上都没问题,问题是我要能上啊。”雷铜昨天拜见刘璋的时候因为劝了两句,结果差点被刘璋骂死。

    “是啊,我们都想打,颜将军,你想打不?”冷苞无可奈何的说道,昨天骂雷铜,所有的武将都被波及了。

    “打,要能打,谁不上谁不是男人!”严颜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谁不想打,但你能空人去?李严嘴上说的那么狠,打匈奴捐条性命,问题是没兵你打个鬼啊!

    “我们必须要想个办法了。”王累乃是刘璋麾下极其忠贞之辈,自然能理解刘璋的心态,因而对于这几日刘璋劈头盖脸的怒骂并没有什么不乐意的,打匈奴这种事情,皇室成员绕不过去的。

    “要是有办法,早就想出来了。”黄权苦笑着说道,这事根本没办法劝,只有一条路打。

    “咳咳咳,要不要我们这样吧。”秦宓咳嗽了两下说道,就这么下去,回头又是被骂的节奏,刘璋最近也成了暴脾气了,而且你还没办法说人家。

    “子敕有什么好办法大可说出来。”一旁程畿开口说道。

    “好办法说不上,但勉强可以算是办法。”秦宓笑着说道,“我们打不了匈奴,我们可以打别的外族啊。”

    “这倒也是一个办法,但是我前一段将板楯蛮全卖钱了啊。”张任哭笑不得说道,之前汉中之战到后期他算是和张卫非常有默契的将目标定在了蛮子身上,把能抓的蛮子全部卖钱了。

    因为一起干了这种肮脏的交易,张任和张卫居然有些心心相惜,再加上张卫很有节操的没黑张任的钱,还心念说是五百年前是一家,因而张任对于张卫感官其实挺不错的。

    不过张任虽说对于张卫感官不错,但是刘璋一旦让张任下死手,张任绝对不会留情的,最多死前给张卫递碗酒,这人就这么死心眼。

    “扫了一次蛮子之后,我们益州北部的蛮子基本不闹腾了。”程畿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之前不要下手那么狠。”

    “之前不是为了一劳永逸吗?”孟达苦笑着说道,谁知道后面还有这么一出戏啊。

    “不不不,我明白子敕什么意思了。”张松摇了摇手指,开始倒坏水,“板楯蛮没了,但我们还有南蛮啊。”

    “问题是南蛮最近挺不错的啊,和我们合作的不错,而且也归服王化,愿意和我们交流了。”作为张松的老哥,张松还没倒坏水,张肃就知道自己的兄弟想要干什么了。

    “不不不,这只是一部分南蛮,我们需要让他们所有蛮子臣服王化。”张松摆手说道。

    “问题是就当前的形势来说,你兄长我好不容易要将十三洞的各个大王摆平了,你能不能给我添乱?”张肃没好气的说道。

    张肃一直在主持这事,而且趁着商会和南蛮互通有无,终于让南蛮和汉人完成了交流,好不容易将那些蛮人大王一一摆平了,要是他弟弟给来上这么一出,前两年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但是除了这些已经臣服了的蛮子,不是还有更多的南蛮人没臣服吗?”张松笑着说道,不过一笑他的丑脸更丑了,“再说兄长与其天天挨主公的骂,我们不若转移一下主公的注意力。”

    张肃沉默,想想天天被刘璋这么骂的话,也不是人的生活,于是也就默认了张松的话。

    “看来大家都没问题了。”张松扫视一番诸人,他是所有人之中官位最高,智力也最高的,所以开口之后,确实没人反对。

    “先,不是我们先动手,是蛮子先动手;第二,不是我们的蛮子动的手,是看我们的蛮子生活好的蛮子动的手;第三,是蛮子叛乱,我们去镇压,让他们归服王化。”张松拍板订下基调,坏水开始到处倒。

    “这个不难,我手下有一个叫吕凯的,对于蛮子之间的人物关系弄得很清楚,这种事情交给我。”张肃拍板说道。

    “他们北方打的热闹,我们南方也不能丢人,子远,你家的地图拿来,这次我们去验证一下试试身毒那地方的深浅。”张任侧头对吴懿说道,顿时吴懿有点蔫,他能说地图送陈曦了吗?

    “好吧,不过这条路不好走。”吴懿无可奈何的说道,“而且如此遥远的距离,我们要过去也不容易。”

    “这确实是事实,说不定我们还没收拾完蛮子,北方就打完了。”吴兰笑着说道,“总不能继续让主公这么骂下去了,这次谁留守,反正我不呆在成都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