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虚张声势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看着南风卷来的大片炊烟,身处北方的呼延储神色不由得有些凝重,那未曾掩饰的汉军大营,还有那滚滚而来的炊烟,让胡人营寨整体的士气都有些低落。( ?[{[{  〉

    那十万人汉军驻扎的营寨,让这一支集中了小半幽州北疆胡人战斗力的营地沉默了很多,之前的叫嚣声,在真正面对上十万汉军的时候,胡人都感受到了恐惧。

    二十余万的胡人确实很能唬住人,但是怎么说呢,十万的整编汉军足可以让百万的胡人绕道而行,这个时代,中原辐射范围之中,汉室纵横无敌,自武帝之后剑指天穹,难逢一败。

    区区二十万胡人,在十万汉军严密的阵型之下,根本连面对的资格都没有,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举动,让北方之前猖狂的胡人再次感受到了那个登临绝顶的帝国的强大。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丘林碑跟随在呼延储身后,眼见呼延储沉默不言,良久之后开口说道。

    “我军的斥候和战鹰确定了对方大致的兵力了吗?”呼延储停步之后问询道。

    “已经确定了,十万大军,步骑齐备,将领之中顶级的好手也有数人。”丘林碑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们率领的杂胡都已经被对方如此军势震慑住了,而且对方现在根本没有特意搜寻我们的想法,看起来非常的傲慢。”

    “再这么下去,士气会直线衰退,杂胡可能畏战不前。”渠扶一甩马鞭面色有些凝重,他和须卜成有些像,对于本族的族人性命非常看重。

    “要不我带人去试探一番如何?”稠浑开口说道,他是呼延储的死忠,在这种事情没人开口,他就会力挺呼延储。

    就在呼延储思考的时候,一个鲜卑人的斥候前来面见呼延储,并向呼延储汇报了当前的战报,西边的一部羯族被汉军袭击,溃败归来。

    “嗯?汉军的援军来的真快。”呼延储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下去吧。”斥候赶紧离开,每次站在这些王面前,他都会生出一种畏惧的心理。

    “好了,召集各部头人,我们先打掉汉军的援军。”呼延储冷笑着说道。

    原本呼延储派兵自东往西围剿世家私兵的原因,就是为了吸引汉军的注意力,让汉军以为他们一路往西攻伐,剿灭援军,积蓄气势,然后再携大胜之势与汉军决战。

    这样逼着汉军先动,暴露出自己的兵力和准确动向,然后以骑兵完成大包围,在对方行军救援的时候进行狂猛的攻击,合二十万大军的力量重重包围之下,围而歼之并不困难。

    结果很明显,在汉军收到他们昆仑神的后裔开始歼灭汉家儿郎消息的时候确实出现了反应,但是却并没像呼延储估计的那般,拔寨前去救援。

    反而一改之前隐匿,转而大张旗鼓的摆出架势,以堂堂正正之势,摆明自己的位置,准备与他们会猎于草原。

    十万人的汉军可是一点都不好对付,就北匈奴现在不足九万的本部,正面硬碰硬,就算常挥,打赢了这一战,对于一个为了让匈奴后辈明悟当前形势的单于来说,也是得不偿失。

    话说回来,北匈奴不足九万的本部,现在也没全在这里,呼延储还不至于为了让族人觉悟,将全族精锐的性命押上。

    准确的说,就算是在匈奴和汉室同处于巅峰的时代,十万汉军组成的军团,也不是匈奴人在没有完备把握之下愿意碰触的,更何况现在。

    因而在汉军拉开架势,摆明军势之后,呼延储直接熄了硬碰硬的想法,转而将目标放在汉军援军身上,既然对方主力不去救援那些自北上的汉家儿郎,那么自然会有另一支援军处理这件事。

    虽说呼延储一直对于汉室这种莫名其妙的温情感到不屑,但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利用点。

    现在正如呼延储预料的那般,羯族人的一支军队被汉军正面击溃,也就是他一直等待的汉军援军已经来了。

    虽说汉军来援军对于北匈奴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如果能吃掉一路援军对于北匈奴和现在杂胡在士气上都有非常大的好处。

    因而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呼延储当即召集一干杂胡头人和匈奴各部的头人进行议事。

    呼延储这一次并没有给那些杂胡说出事实情况,只是告诉杂胡的头领对面的汉军军势极盛,从这里通过得不偿失,所以打算带领他们往西剿灭那些尚未成建制的汉军,绕过这一地区。

    这一消息公布之后,杂胡的各个头领明显振奋了不少,虽说有北匈奴率领,但是他们在心理上依旧对于汉室存在畏惧,这一点北匈奴也没有办法改变。

    至于北匈奴内部,呼延储将自己的猜测大致的告知了一下,所有人都有了一个心理准备,甚至于不少匈奴人面上都浮现了残忍的神色,汉匈之间的仇恨已经扎根在双方骨髓之中,根本没有办法化解开来。

    随着呼延储一声令下,驻扎在原地的胡人皆是顺从的朝着西方奔去,对于底层的杂胡来说,附近有一支十万人的汉军对于他们来说是足以让他们崩溃的威胁,现在能离开实在是太好了。

    另一边赵云等人也都看着贾诩,最近这种扩营增灶,虚张声势的办法确实有些让人不安稳,更不安稳的是贾诩并没有说到什么时候就可以停止这种行为。

    “今天已经是第十天了。”贾诩掐着日子询问身旁的6逊。

    “嗯,臧将军和魏将军他们已经出征第十天了。”6逊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帮忙算着日子。

    “走,去通知赵将军,我们也该行动了。”贾诩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虽说他并不能确定北匈奴以及杂胡的准确数量,但就像是法正说的,他们心下都有一个大致的数据。

    相较于贾诩手上这支不足五万的汉军,这一支北匈奴和杂胡的总量应该在二十万上下,这是贾诩大略测算之后得出来的数据。(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