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刘虞的能力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个数量的胡人,在北匈奴率领下爆出来的战斗力,远不是这一支五万人的汉军可以抵挡的,这也是为什么贾诩不愿意硬碰硬,转而虚张声势,引开北匈奴注意力的重要原因。网

    当然贾诩也知道北匈奴肯定在各方面都进行了布置,和他正对面的兵力不会太多,但他正对面的绝对有北匈奴最精锐的本部,只因为他们现在是北方出现的第一支汉军。

    贾诩仔细思考过,单是以十万计的杂胡,对于他们这一支汉军来说并不算什么危险,同样,单是一支数以万计的北匈奴,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胜败难分而已。

    唯一在意的就是当数以万计的北匈奴率领上数以十万计的杂胡,这种情况下爆出来的战斗力,贾诩不得不退避开来。

    因而贾诩在一早制定的时候明确了一点,北匈奴和杂胡必须分开来处理,一对一,不管是哪一个,汉军都不怵,但一对二的话,汉军绝难有胜。

    贾诩进帐,赵云在确定消息之后当即击鼓升帐,很快在军营的文武全部来齐。

    “诸位近日想来都在思考我军为何避而不战?”贾诩温吞吞的站起来说道,未有丝毫之前论战之时的狠辣。

    “文和先生,我当初也和你一起共事过,你有什么计策赶紧拿出来,这么磨蹭着,也不是办法。”张飞快人快语,听到贾诩的话大嗓门当即吼了出来。

    其他人听到张飞的话,也都连连点头,虽说不能直说这话,但说起来,贾诩一直如此,帐内的一干武将也都相当怨念。

    “北匈奴和杂胡我们都不惧,唯有两者同在,兼顾北匈奴的强大武力,和杂胡的浩荡兵力,才会让我军难以下手。”贾诩平静的说道,“现如今,我觉得时机已经到了。”

    北上的道路上陈曦面色轻巧,虽说有对于贾诩等人担心,但是相对而言陈曦心下还是非常稳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就算当初他抱的是看曹操笑话的想法,他毕竟也提前做了准备。

    扬州的袁术手上拿着一张地图,望着北方连连叹气,这份东西他思虑再三还是没有交给周瑜,毕竟这一份功绩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属于孙策和周瑜他们。

    “陈家还真是幸运啊。”袁术一脸感怀的说道,“虎来你代我去北方吧,袁家虽说已经将大旗交付给了他,但我们也不能光看着。”

    纪灵抱拳一礼,对于袁术的命令他永远是不打折扣的执行,至于袁术的安危,实际上只要袁术坐镇扬州,治下世家绝对不会乱来。

    “虽说一早就有估计,玄德公会将大多数的兵力带走,但居然连守备的大将都没有留下几员,确实吃了一惊。”陈曦叹了口气,侧头对华雄说道。

    华雄对于陈曦的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沉默应对。

    “子健,要不给你一个大功,你干不?”陈曦侧头对着华雄继续开口说道。

    “陈侯,这一次我必须要去前线,我要和北匈奴禁卫见个高下。”华雄摇了摇头拒绝了陈曦的提议。

    “文儒的建议?”陈曦一挑眉说道。

    华雄沉默,陈曦表示理解,也没有说什么,其实关于这一方面他一早也有了估计。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交给别人了,王对王啊,有些杂事不得不去处理啊,去年数个月的时间,集合天下五成世家善于山川风水之人可不是简单的去勘探而已。”陈曦笑了笑说道,北方的某些人也该动一动了。

    “这是?”就在陈曦北上的时候,一架玄色车架以相当的度在官道上奔驰,而且看那行进方向明摆着是直奔陈曦而来。

    “来者止步!”陈曦的护卫远远的就摆开阵势,对着对面吼道,而对面的车架也在数十步外开始减,直到靠近陈曦十步的时候彻底停了下来,随即一个侍卫开始唱名。

    不过不等对方唱名,车架的门已经打开,一个身穿侯服的士走出车架。

    陈曦挠了挠头,没见过,不过看在对方服袍的身份上,还是先行施礼,“株野乡侯,曦,见过阁下。”

    “陈侯不必多礼,吾乃宗正刘虞。”刘虞看起来也没有繁文缛节的想法直接介绍自己。

    “哦,不知宗正追我何事?”陈曦不解的问道。

    “从长安出,一路奔来,恰好看到陈侯旗号,可否随行一程,我也是为幽州而来。”刘虞面色沉静的说道,“刘玄德可是已经出兵?”

    “玄德公已经出兵多日,我也是刚刚折返邺城,这番北上扫讨匈奴。”陈曦平静的说道,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曹孟德也出兵了。”刘虞驾车跟上,对于陈曦开口的话微微好奇,但是随后便告知了陈曦另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我们知道。”陈曦笑着说道,“不过宗正为何如此急切赶往幽州?”

    “我能说服乌丸和扶余。”刘虞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陈曦不由得一挑眉说道。

    “乌丸崤王仆丸深慕中原,我以礼待之,其恨不能生为中原人。”刘虞眼见陈曦不信,于是开口说道。

    “这家伙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乌丸的代理单于吧。”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嗯,代理单于。”刘虞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个人只是出身于乌丸,他的血,他的心都是我们汉室的,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苏仆延。”

    陈曦感觉自己有些服刘虞了,这一锄头下去,乌丸基本被挖垮了,不过还是有些犹豫,“宗正,当前这种形势,绝对不能有误。”

    “大可放心,我当初要真被公孙伯圭那家伙灭了,苏仆延就算打不过公孙瓒也会给我报仇的。”刘虞非常笃定的说道。

    陈曦抬头望天,这么一说他有印象了,貌似刘虞死后,乌丸崤王确实奋死给刘虞报仇,鲍丘之战不惜损耗干掉了公孙瓒两万步兵,那可是堪称乌丸老本的七千精骑啊……

    这妥妥刘虞的铁杆,虽说是胡人,但绝对是优质的仆从军,刘虞这家伙能耐不小啊。(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