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胡骑至,战起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当初魏延初来的时候也只是炼气成罡巅峰,但是随着一次次战争,在袁刘大战之前就突破了内气离体。〔 (?网 ?

    反倒是关平一直没有办法突破那个极限,和魏延只有关羽心情好的时候教几手不同,关平基本上可以算是当今天下的最大的二代。

    张飞,关羽,赵云,许褚一群叔叔伯伯辈的家伙可劲的调教,但是却一直没有办法突破那个层次,甚至赵云都明说了,关平的天赋和积累都已经足够了。

    关于这一句话,别的人可能不信,但是陈曦是信的,两次和抬棺时的庞德打平,之后遭遇埋伏的时候和徐晃打平,率领数百败兵强败丁奉,并且成功杀出去,关平崭露头角时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踏在十强的门槛上了。

    不过可惜的是荆州之战时期尚未成长到巅峰的关平和关羽一起战死了,否则就这凶残的战斗力,绝对不是后期所谓的猛将能对付的,所以说不是蜀汉二代们不猛,是蜀汉二代们基本死完了……

    加之关平的性格很好,小的时候吃过很多苦,没有什么二代的不良习性,陈曦其实是很看好的,然而关平一直没抵达那个层次,这么一来陈曦就没办法了。

    刘备这边想要独立率领一个军团,除了大功,你还要有能力,要么你像臧霸,于禁这种虽说自身战斗力一般,但是统兵强横,要么你像关羽,张飞那样,统兵算不上非常优秀,但是靠着强横的实力,能让士卒表现出狂猛的战斗力。

    很不幸关平任何一边都不能达标,所以刘备再喜欢关平,都只能将关平按在副将上面,或者到后备军团当个主将。

    甚至于关羽也有些觉得关平不争气,关平自己也现了这一点,但是他不管再怎么努力,都到了这个极限,却现迈出那最后一步。

    这一点几乎是关平一直以来的痛,也亏关平性情平和,要搁在别人身上被人一直这么说的话,可能都被心理压力压垮了,

    毕竟不管是谁看到关平都是这么一句,“努力啊,不要辜负你父亲啊!”

    关平甚至有些后悔成为关羽的儿子,不过这不是他能选择的,他所能选择的只有将以前模仿父亲的影子,逐渐从自己身上消弭掉。

    “我会的。”关平微微有些沉默的说道。

    “句扶,朱灵,你二人随我统领步兵。”臧霸也没有太多的心思留心关平的想法,只是扭头对句扶和朱灵说道。

    二人皆是抱拳施礼,说实在的句扶和朱灵其实都有些心惊胆战,同样这也是臧霸将二人放在身边的重要原因。

    “元直,你坐镇中军,代为调动,不过在我军攻势没有被压制之前,不要进行多做任何举动。”臧霸对着徐庶说道,他相信徐庶的眼光和能力。

    “臧将军大可放心。”徐庶无比郑重的对着臧霸欠身一礼道。

    “我很放心。”臧霸点了点头说道,“郭淮,温宏,你们拱卫中军即可。”

    “必不负将军所托。”郭淮和温宏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之后臧霸不再多说就地开始布置,在徐庶的准备下,一个近似于雁形阵,但中央又是由方阵构成的军阵缓缓地形成,天空之中的云气清楚的凝成了一体,灰黄色的云气缓缓的摊开。

    随着云气的展开,站立在战车上的徐庶,展开精神天赋,调整着云气,云气阵法展现出数个效果加持在各个片区的军团身上。

    这是庞德公教授给他的阵法之一,也亏徐庶的精神天赋拥有看破军阵破绽这一能力,正因为能看破,所以才能逆推,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学会这一个军阵。

    随着臧霸这边军阵的展开,大地轻微的震动已经传递了过来,十数万大军,虽说不全是骑兵,但是一起运动而来那种动荡也足以让数里之外的汉军做好准备。

    远远的看着天边那道灰色的线涌来,汉军这边不少士卒的手心都出现了汗水,不过毕竟都是历经大战的老兵,倒也不会太过畏惧,箭矢掏出,虚放在弓弦上,大盾斜放,长枪挺直放在大盾之上。

    “胡人的阵型还是一般的糟糕!”臧霸远眺着那几乎满布了视野范围的胡人嗤笑着说道。

    徐庶全力开启自己的精神天赋,双眼死死的盯着胡人推进的方向,一个个破绽出现在他的眼中,然后又一个个随着行进消失掉,胡人的军阵的破绽有,但是没有一个足以致命。

    【看来只有动手之后,才能确定了。】徐庶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魏延和关平也都深呼吸着调整自己内心的躁动,真的是第一次正面面对如此数量的大军,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全身都有些烫。

    郭淮双手紧紧的握着长枪,在正面看到那无边无沿的胡人之后,他终于对北方的战事有了清楚的了解,这不是一家一姓的事情,这真的是天下人的事情。

    随着胡人的前行,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但那种地动山摇的感觉反倒逐渐的消失了,不过那种雷霆将落的感觉却越来越重,甚至在双方距离逼近到一里的时候,那轮高悬在中天的太阳便已经被阴云,或者云气所遮蔽。

    随着杂胡的骑兵逼近到一里,臧霸这边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而随着胡人跨越那个一里的极限距离,胡人骑兵的度骤然爆,中央的骑兵疯狂的加朝着臧霸中军直扑而来。

    胡人左右两翼的骑兵在鲜卑勇士的率领之下也爆出惊人的度,天空之中那团黑黄色的云气随着左右两翼的奔出,骤然拉出两条剪刀一样的刃,朝着那团小一点的灰黄色云气剪去。

    魏延和关平在胡人奔袭而起的瞬间,也都勒马前冲,左右两翼的骑兵甩出一条巨大的弧线朝着对方冲去,想要围而歼之,左右两翼的骑兵是胡人必须跨越的战线。

    战鼓“咚咚咚”的响起,中军被骑兵拱卫的步兵,也排出整齐的方阵朝着前方列阵而行,一根根接近两丈的长矛平平的放了下来,密集的长枪阵缓缓地朝前推进,大战一触即。(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