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全力以赴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虽说关平主修的是内气,但是他身躯被天地精气渲染的程度非常高,就算不及精修,但也远了正常气修的武将。[〈〈

    同样神的方向,可能是关平勘破了阴影,他的意志波动和他的精神波动高度契合,直接注入到了天地精气之中,也就是说他的神属性直接并入了自己的内气之中。

    至于内气没什么说的,已经接近内气离体圆满层次,想当初他可是和孙策,马那种变态一样十五六岁的时候就抵达了炼气成罡的巅峰层次。

    不同的是孙策和马都是在炼气成罡只卡了一段时间便突破成功,而关平则是被卡了三四年,这么长的时间让关平的积累远比当初孙策那些人厚实的多。

    不过说实话关平能抵达内气离体圆满,其实内气的积累是一方面,更多是因为他选择了完全不同于之前内气离体的道路。

    关平放弃了内气在神的控制下同化天地精气,反其道而行之,走了一条天地精气同化内气的道路,正是因此他才能非常不科学的迈步到内气离体圆满层次,

    要知道高顺被卡了那么久,最后迈步的时候也是先抵达内气离体圆满层次,之后靠着千古信念才突破。

    当然这么做的代价是什么,关平已经非常清楚了,一方面神对于他的加持已经消失了,只要他自己的身躯能承受,那么他就能稳定输出百分百的战斗力,没有上下的起伏。

    另一方面,说不准好坏的一点就是,本质上关平已经不存在内气了,他只是将自己神的印记打入到了天地精气之中,他直接使用天地精气进行战斗。

    天地精气威力大,但是弊端也大,一旦对手对于天地精气的掌控强过关平,那么关平所能动用的就是身体里面存储的固定数量的天地精气,而且,使用出来还会因为对方的掌控力造成影响。

    毕竟正统的路线都是以内气同化天地精气,最后虽说内气变的和天地精气具有同样的属性,但本质上还是自己的内气,而关平明显是反其道而行之,顺带也貌似还玩漏了。

    不过这对于斩破关羽阴影的关平来说,都不算什么,玩漏了又如何,歧路又如何,岔路又能如何?就算前方无路,手上的刀也可以斩出一条路,至于岔路,歧路,不到顶峰谁又能知?

    关平和魏延两人合力,率领两人仅剩的千余骑兵奋力冲杀了进去,一刀斩杀百余胡骑的强大实力让左翼的杂胡清楚的感觉到了恐惧,在关平和魏延冲杀的时候不由得左右散开。

    至于溃败,嘿,这种程度的大军,区区千余人的动静,根本不会有太大的影响,顺带关平和魏延正面的胡骑就算想要溃败,也需要思考一下这漫山遍野的杂胡如何撤退。

    准确的说法是如何撤退,从什么地方撤退,信不信一千多杂胡四散到当前杂胡的军势之中,过不了多久就会盲从杂胡的军势,然后继续对不知名的敌人动攻击。

    关平和魏延合兵一处强行往南边臧霸的方向突破的时候,臧霸的中军已经遭受到了狂猛的攻击。

    徐庶的能力虽说能看到破绽,但是在这种大规模的战场上,就算看出了破绽,要突破也需要有相当的实力,而深陷重围的臧霸很明显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郭淮顶住左翼!”臧霸大吼着号施令,另一边听从徐庶的指挥继续朝着南边奔去,神色已经阴沉了很多,作为一个沙场老将,他凭着感觉已经猜出了战场的大体形势了。

    郭淮当即大吼一声,率领五百私兵朝着左翼冲去,虽说相较于臧霸精卒的实力确实相差较远,但作为后备兵力,一鼓作气顶上去,瞬间让焦灼的战线为之动荡,随即臧霸老卒趁势反攻逼退对方,然后尽力追随臧霸撤往南方。

    徐庶这个时候手心不断的冒汗,疯狂的思考分析猜测着胡人大军的下一步形势,几乎以见微知著方式,推断着整个胡人的形势。

    【必须要能判断出下一步,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能杀出去的,以现在的交换比,胡人的目的必然是耗死我们。】徐庶咬着嘴唇,双眼锐利的扫过前方一大片的胡人。

    【这里会是破绽,不不不,如果是这里的话,对方这一路兵马很有可能自的堵在这里,封堵住破绽,反倒又会成为新的掣肘。】徐庶眼光越锐利的扫过前方的胡人。

    【死马当活马医了,赌了!】徐庶深吸一口气,命令新任鼓手击鼓,调动臧霸往西转头,那里并不是破绽。

    臧霸基本猜到了当前的形势,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做的比徐庶更好,现在的形势注定他这支军团必须运动起来,一旦被阻住,在那巨量杂胡的挤压下,注定会全军覆没。

    臧霸在撞上西边那支杂胡的时候,瞬间就察觉了不同,这一支杂胡是硬点子,不是鲜卑本部,就是羯族的本部,不过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转,心气一泄,绝对不可能突围成功。

    臧霸大吼一声,狠狠地和敌军领撞在了一起,随后臧霸身后的本部也都怒吼着动了狂猛的攻击,臧霸和对方交手之间后退数步的情况,所有人都明白了形势,是到了奋死的时候了。

    在生出这一份觉悟之后,臧霸的本部皆是抱着决死之心朝着对方动了攻击,对于所有不致命的攻击不再进行躲避,以伤换命,血煞之气瞬间重了三分,几乎一个交手,汉军就倒下了数十,而这一路杂胡的正面瞬间崩溃。

    臧霸被逼退的瞬间,当即力朝前猛地扑去,以对方意料之外的狂猛将之击杀。

    短短半盏茶,臧霸及其麾下士卒狂猛的崩碎了这一支鲜卑本部精锐,但四面的杂胡也快要在这一段时间将之团团围住了。

    “温宏,给我率领五百人顶住右侧!”臧霸怒吼道。

    一直作为后备军的温宏在臧霸一声令下,没有丝毫犹豫的朝着右侧即将崩溃的防线奔去。(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