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陈曦的考虑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眼见陈曦指着地图上一处有河流通过,有广袤草场,还带丘陵的地方将自己的推断一点点的说出来,刘虞看陈曦的眼神陡然变得不同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才二十岁出头,就能稳稳的坐在玄德麾下首席的位置了。”刘虞一脸服气的说道,“听你这么一说,确实非常有道理,北匈奴,貌似不选择这里作为营地简直不可能啊。”

    “其实这都是很简单的。”陈曦耸了耸肩说道,很多信息夹杂在一起,推断一下就能推出来的,“至于我为什么是首席,主要是我擅长搞建设。”

    “既然你能明确的确定这里是北匈奴的老巢的话,那么尝试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在陈曦非常谨慎合理的推断下,刘虞最后也不得不认可,北匈奴的老巢就在陈曦指的那个地方。

    “不过我想知道,北匈奴就没想过他们驻扎的地方会被人用一张地图推断出来吗?”刘虞在认同了陈曦的判断之后,又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讲道理的话,除了我会用这种方式,估计其他人都不会用这种数学方法。”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这可不是胡说,正常来讲就算是贾诩郭嘉这种人也不会关心胡人后方如何布置这种问题,他们更多的是去留心怎么击败胡人的大军,也只有陈曦这种有闲时间和这种诡异的关注点,因此才会从零零散散的信息之中推出来。

    要知道就连当初的冠军候追亡逐北的时候,也不曾想过如何在大草原判断出下一个部落的方位,历史记载北匈奴后方的部落只有一句,逐水草而居。

    刘虞一副无言以对的表情,陈曦这话在他看来就是卖弄自己的智慧,不过回头一想陈曦的年龄,卖弄也算正常行为。

    “其实,伯安公最好不要小看北匈奴,这么说吧,北匈奴如果真如我所说的那般选择了那个地方,就战争层面来说,他已经选择了对于己方最有利的局势。”陈曦眼见刘虞表情于是解释了一下。

    “只不过你棋高一着是吗?”刘虞笑着说道。

    “说不上棋高一着,只能说是,越是追求完美,破绽可能越大。”陈曦摇了摇头,否认了刘虞的说法,北匈奴的驻地选择并没错啊,错的只是和汉室为敌而已!

    刘虞看着陈曦平淡的神色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错吗,完全没错,陈曦说的很有道理,如果最后北匈奴真的出现在那里,就选择而言,北匈奴的选择并没有任何的错误。

    “不过就像你所说的,北匈奴在后方留有的兵力恐怕有个两三万,你确定你率兵前去能解决?”刘虞皱了皱眉头说道,“西凉铁骑虽猛,甚至可以说是无坚不摧,但北匈奴也不是吃草长大的。”

    陈曦听到刘虞那句吃草顿时大笑,“伯安公,我还到你不懂笑话,没想到你说出来的话也很有意思,北匈奴确实不是吃草长大的,而且北匈奴在后方肯定留了后招,但我们更强。”

    “子健,平原之上,正面作战你们怕过吗?”陈曦扭头对华雄问道。

    “嘿,平原之上,正面作战,我们的敌人只有我们自己!”华雄自信满满的说道。

    “这就是喽。”陈曦一摊手说道。

    刘虞无言以对,但是也看出了陈曦决心,“不过为何是你亲自前去,按说以你的性格不会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陈曦沉默了一阵,确实,以他的性格确实不应该做这种危险的事情,虽说西凉铁骑勇猛无敌,但真要是陷入北匈奴骑兵阵中,华雄率领骑兵可能能杀出来,但要是保护着他可能就杀不出来了。

    【就这么放弃吗,以前上战场不管怎么说,我都处于安全的状态,这一次冒险值得吗?】陈曦默默地想到,【中原统一之后,要走出去的话,少不了我先行迈步而出啊,到时候身处第一线的我未必如这时这么安全,对手可比现在更强啊。】

    “总归是要走这一条路,更何况,为了以后,现在也需要提前感受一下,更何况这一次的局势要远比未来的局势好很多。”陈曦面带笑容的说道。

    “总觉的和你们这一代人相比,我们那一代基本都上不了台面。”刘虞摇了摇头,虽说不理解陈曦的话,但是看陈曦的神色就知道,未来对于对方更重要。

    【啊,想想还是觉得好可怕,我还是上保险吧,可别出个意外什么的,理想什么的还是要有命才能实现,我又不是李优那种要理想不要命的家伙啊。】陈曦刚刚下定决心之后,又想起自己的生命安全,决定还是再加一层保险的好。

    “我倒不觉得,你们那个时代也是受制于时代,受制于眼光,但你们依旧保持着自己的信念,我们能做的更好的原因除了能力和智力,还有是眼光不同了。”陈曦摇了摇头没有认同刘虞的话。

    “就用伯安公和白马将军来说吧,两位的做法有错吗?”陈曦看着刘虞问询道。

    刘虞扯了扯嘴,也亏他回长安修心养性了好几年,加之刘协比公孙瓒更让他糟心,这些年下来他才能平静的思考他和公孙的问题,讲道理啊,现在想想当初的自己和公孙瓒,其实都进入偏执状态了。

    “都不算错,但都不算完美。”刘虞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我还会阻止公孙瓒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灭杀乌丸部落的举动。”

    “白马将军这是牺牲了,要是活着肯定会对你说出相反的话。”陈曦笑着说道。

    “对,他活着肯定还是看到一个灭一个。”刘虞无可奈何的说道,不过也明白了陈曦的意思。

    “就是如此啊,上个时代的你们和这个时代的我们能走到这一步的人都有着各自的信念,对与错很难说清。”陈曦笑着说道。

    随后不等刘虞开口,陈曦继续开口道,“我们都坚信我们会做的比上一个时代更好,但唯有我,坚信的是我所走的路相较于其他人最正确!”

    刘虞看着陈曦这一刻神色之中的张扬无比感慨。(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