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被忽悠了的北匈奴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不过在华雄将这十几骑拿下的时候,营中守卫营地的北匈奴已经冲出来不少,自然的排成一个阵列,跟在北匈奴百长的后面,随时准备对华雄动攻击。

    “你是一个勇士,草原人弱肉强食,你在乌丸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了,加入我们昆仑神的后裔如何?”北匈奴百长在身后精骑的拱卫下,对着华雄伸手说道,不管是乌丸还是匈奴都是这么一个套路。

    就在这个时候苏仆延急急忙忙的赶来过来,他一早就让人盯着华雄,就等着华雄闹事然后来摆平这件事,然后将营地之中的北匈奴中上层全部邀请到自己那里。

    “苏仆延,你来这里何事?”北匈奴的百长看着乌丸名义的单于之一苏仆延询问道,看在苏仆延一直很配合的份上,还算客气。

    “咳咳,这是我们仆部落的勇士仆雄,之前冬天去单单大岭去猎熊虎,进行最后的突破,今天刚刚回来。”苏仆延赶紧解释道,顺带给华雄安排了一个身份。

    “猎熊虎?”北匈奴百长看着华雄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抹敬意,在达到一定岁数之后,单人去和熊虎搏杀,这只有最勇敢的勇士才能做到,不过话说这玩意单人进行的话死亡率实在太高。

    “他猎的熊虎呢?”这个时候赶出来的北匈奴千长听到此话也开口说道。

    对于一个单人屠熊杀虎的家伙匈奴人也是很佩服的,要知道熊虎这种站在生物链顶层的级猛兽,因为吞吃的东西都很高级,靠着吃肉,就算没吃到神石多多少少都有些内气,虽说达不到炼气成罡,但靠着本身可怕的体质,寻常炼气成罡单对单基本都打不过。

    这也是为什么南华在见到典韦将一头内气离体的飞天白虎打死熬汤之中会非常的惊奇,稍微想想就知道,就算同样是内气离体,食草动物的战斗力会比肉食动物高?

    同样就以飞行而言,正常的内气离体飞的会比内气离体的猛禽快?开什么玩笑,天生点的天赋都不同。

    “单单大岭没有有资格让我猎杀的熊虎。”华雄狂傲的说道,身上爆出赤红色的内气。

    “确实是猛士。”北匈奴的千长一脸佩服的说道,内气离体在任何地方都是被敬佩的对象,只不过有些人看内气离体的时候会有畏惧,有些人却是欣赏,“可愿追随我们昆仑神的后裔,马踏天下!”

    华雄看着北匈奴千长,略带好奇,但并没有说话。

    “哈哈哈,你多多思考,我须卜娄等待着你的答复!”北匈奴千长眼见华雄没有说话,还以为对方在思考,于是大笑着说道。

    华雄虽说对于匈奴了解不多,但是一些常识陈曦还是特意告知过他,比方说,匈奴族的贵姓,也就是所谓的匈奴正统,而须卜这个姓就是其中之一。

    “千长,晚上我打算设宴迎接仆雄归来,不知诸位可愿意一起前来。”苏仆延恭谨的说道,北匈奴千长须卜娄听闻点了点头。

    一方面华雄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值得拉拢,每一个内气离体强者在战场上出现对于士气都有极大的拔升作用,就算没有军团天赋,内气离体也是猛将。

    另一方面,苏仆延这一段时间以来的表现确实消除了北匈奴很大的戒心,完全没有丝毫令人怀疑的地方。

    更何况华雄如此暴烈的性格,同样也很大程度的消除了北匈奴的戒心,更何况苏仆延说是对方今天才回来,这种事情一查便知。

    强大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隐藏起来才会被人怀疑,而如此光明正大的摆在台面上,不会有任何怀疑的。

    “那到时候我就在我们营帐之中恭迎诸位了。”苏仆延一拉华雄,对着北匈奴千长施了一礼,之后就将华雄拖走了。

    “确实是一个猛士,没想到乌丸这种小部落居然也诞生了三个内气离体。”须卜娄远远的看着华雄的背影说道,虽说有一个已经死了,但毕竟已经出现了三人之多。

    “让人去查一下,那个仆雄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须卜成目送苏仆延离开之后扭头对着身边的一个亲卫说道,很明显他虽说自信苏仆延不敢骗自己,但攸关大计之下还是很谨慎。

    亲卫很快就调用了营地各出的北匈奴的讯息,最后确定所谓的仆雄确实是今天才跟着苏仆延回来的。

    至于为什么是跟着苏仆延回来的,由于苏仆延的恭顺,还有华雄的张扬,北匈奴自己就脑补好了剧情,自然仆雄这个人没有一点问题,苏仆延也一如之前一样恭顺。

    “原来如此,晚上来五个百长和我一起去恭喜一下仆部落,其他人就留在营地。”须卜娄满意的看着送回来的消息,果然苏仆延和仆雄是可信的。

    “派人给我盯住蹋顿,每一个内气离体都是我们北匈奴的力量,岂能让他这么随意损耗,通知他晚上也一起参加。”须卜娄想起雄壮的仆雄,就再次想起了那个被蹋顿杀死了的乌丸内气离体。

    当初不管是蹋顿还是娄鲁都已经臣服在北匈奴之下,结果在北匈奴大军离开,只留下须卜娄本部后不久,娄鲁就意外造反,然而等须卜娄率兵赶去的时候,蹋顿已经将娄鲁击杀。

    当即死无对证,须卜娄就算有什么怀疑,也没有了证明的意义,一个活着,并臣服了的内气离体,比一个已经死了的家伙有价值多了,所以这件事便被揭过了。

    实际上不管是乌丸人,还是北匈奴人都明白,娄鲁的死,肯定是因为和蹋顿政见不合,但这都没有意义了。

    【哼,这次需要盯着点了,可不能再让一个有价值的猛士,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且我只有一千多人,一旦乌丸人坚定的动乱起来,我要维稳也不容易,有些时候果然需要平衡派系。】须卜娄低头缓缓地思索,【看来需要暗示一下蹋顿了。】

    另一边已经收到苏仆延送来的营地布防图的陈曦等人,正在摩拳擦掌的等待黑夜的降临,苏仆延基本已经做好了他要做的事情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