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项庄舞剑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你不布置一下吗?”华雄面无表情的苏仆延说道。(

    “正在布置,虽说今晚就摊牌,但是酒宴什么的肯定要布置一下。”苏仆延完全没理解内容,还以为说的是酒宴。

    “我说的不是酒宴,我是说你不放火吗?”华雄询问道。

    “我倒是想要放火,问题桐油的气味虽小,但终归是有,而且匈奴人很敏感,一旦闻到了,查一下,很可能就查到,这样一方面暴露我们意图,一方面又暴露我们自身,不划算。”苏仆延解释道。

    “桐油的气味不是很大,掺到酒里面就好了。”华雄板着脸说道,这种放火的技术还是甘宁研究出来的,那家伙天生对于纵火有一种敏感性,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甘宁最近还活着没。

    苏仆延一愣,扭头看着华雄,当即点了点头,深切觉得华雄说的有理,桐油加酒还能这么玩。

    夕阳西下之后,苏仆延的亲卫拉着满满三车酒来到北匈奴营地,北匈奴和以往一样戒备,但是苏仆延的亲卫将事情说清之后,北匈奴守营的士卒也就没有阻拦了。

    “我家主上说了,这一桶酒,诸位可以分了,还有这些肉也是,但是这两车酒就不能喝了,你们要守卫营地,不能喝醉,让我们将酒运到你们后寨就可以了。”领头的亲卫看着北匈奴负责营防的百长说道,而百长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们自己拉着酒进去就行了,我们将这些酒分食了就去巡防了。”北匈奴的千长满意的拍了拍放在自己脚下的酒桶,一股浓郁的酒香传了出来,一嗅就知道是好酒。

    当然如果没有苏仆延亲卫那句只能喝这一桶,还要防卫营地,北匈奴巡营的百长还会小心一些,但是这么一说,巡营的百长就很清楚这些家伙肯定不会是打他们注意的人。

    要是他们醉了,不是更好收拾吗,何必还要加上一句。

    “百长,这酒很烈,您和诸位巡营的弟兄千万不要偷喝。”临走的时候苏仆延的亲卫又叮嘱了两句,而北匈奴的百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苏仆延的亲卫赶紧将其余的酒送回营地。

    等苏仆延的手下一走,北匈奴的百长当即将酒桶打开,一股沁人的酒香就传了出来,当即一众巡营的匈奴士卒都围了上来。

    百长拿出葫芦瓢舀了一瓢,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感觉甚是爽快,接连又是两下,才恋恋不舍的给了其他人,“赶紧喝完,喝完赶紧巡营,别被人现了。”

    苏仆延的亲卫一路进去散酒,到了内寨之后,直接将装着酒和桐油混合物的桶随意的倒在倒在后寨,尤其是往马厩那里倒了好多,不过这个时候匈奴营寨已经是一股酒味了,也不多这么一股。

    至于混杂在其中的桐油,那不太浓重的味道已经被酒味遮得完全闻不到了。

    “酒我们已经放在后寨了。”苏仆延的亲卫对着北匈奴的巡营招呼道,“我们回去了。”

    “嘿,你们的酒不错,以后有的话,再给我们带点。”匈奴的巡营百长非常满意的说道,还少有的对着这些乌丸人挥了挥手。

    这个时候苏仆延的营帐里面已经载歌载舞了,不过这种舞蹈在华雄看来完全上不了档次,要容貌没容貌,要舞姿没舞姿,华雄家隔壁就是陈曦家啊,偶尔陈曦无聊就在家里开歌舞会,嗯,独霸资源一个人看,那个时候华雄在的话,就会飞过来。

    倒是匈奴几个百长看的挺高兴的,至于苏仆延很明显心思没在这一方面,只是频频敬酒。

    蹋顿同样也来了,虽说他不认识华雄,不过他也没有怀疑华雄的身份,仆部落和他们部落不是非常熟,他所能认识的只有仆部落的高层,至于武力,他内气离体好几年了,一直唯我独尊,怎么可能认识乌丸之中其他勇士。

    娄鲁被击杀也是因为在蹋顿看来他动摇了乌丸之中他独一无二的地位。

    以前不管是何原因,就算各部有各部的单于,但他蹋顿靠着远其他人的武力,稳稳的坐在第一人的位置上,没有人能动摇,就算匈奴人也选择了拉拢。

    现在又有了一个内气离体,蹋顿不由得动了心思,不过还不等他表现,在进来的时候就被北匈奴千长须卜娄给警告了,因而蹋顿坐在一旁看着上主坐的华雄神色有些阴沉。

    “咦,这是什么声音。”蹋顿耳聪目明,在西凉铁骑还没有真正靠近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轻微的震动,正在喝闷酒的他,不由自主的开口说道。

    这个时候华雄缓缓地站起来,对着蹋顿说道,“什么声音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我们两人过两招拳脚功夫如何?”

    蹋顿皱眉,不过也确实有心想要探探华雄的底,于是点点头站了起来,也不再关心那种轻微的震动。

    “刀剑无眼,二位比试拳脚如何?”苏仆延一副为两人考虑的神情,而须卜娄听闻之后也笑着说道,“二位都是为我昆仑神后裔奋斗,拳脚比试点到为止即可。”

    华雄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蹋顿几乎也是这种神情,随后两方都将武器放到了一旁的几案上,然后走下台,走到营帐中间。

    两人都是身高体健之辈,走到营帐正中,皆是微微屈身,放低自己的重心,然后蹋顿骤然出手,左手猛地按在华雄的右肩,巨力直接将华雄压低了半尺,随后右手从华雄颈旁绕过,顺着华雄侧身的方向猛的力。

    华雄被蹋顿按的下倾半尺之后,低头颔无人能看到他的神色,感受到蹋顿右手的力方向,才骤然伸手抓住对方的脖颈顺着对方力的方向下拉,随后右腿膝关节上提,朝着蹋顿腹腔磕去,右臂回收,右肘关节朝着蹋顿的太阳穴磕去。

    下一瞬间,蹋顿在将华雄拨开的同时,腹胸瞬间受到了重击,身体本能自然的让他后仰,与此同时华雄的右肘关节已经狠狠的磕向蹋顿的要害。(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