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追兵已至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蓟城之中来自天下各大世家的青年,一脸吓坏了的表情看着袁谭的行为,袁谭居然征收了他们的粮草和物资。(?网

    北上一事对于大多数世家来说都是自筹物资,至于供给各个诸侯各大世家来的时候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但袁谭现在这个情况,这些年轻的世家代言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简单来说当时的情况差不多是,贾文和等人北上啦,世家先在蓟城休整,然后袁谭开始召集袁氏臣子了,世家代言人有些不明所以,然后袁谭召集军队了,世家代言人有些懵。

    接下来,袁谭的军队进入蓟城了,世家代言人瞬间鸡飞狗跳了。

    讲道理袁谭如果不作死,那么刘备要处置袁家的时候,肯定大量的世家都会给说情,毕竟袁谭之前的功绩是实打实的,双方只能说是信念征服之战,而不是你死我活的破灭之争。

    结果现在这种情况,袁谭将军队开到了蓟城,这个时候世家的那些年轻人才现,袁谭的兵权并没有被限制,刘备不知道是心大,还是相信袁谭的分辨能力,不过不管怎么看,都玩漏了。

    袁谭拉着两万人,将蓟城当前抵达的所有世家的物资全部收缴了一遍,然后在所有世家不解的眼神之中北上了,至于袁熙,袁尚等袁家后辈都被送往了扬州。

    “我们这么干……”荀谌无可奈何的说道。

    “难道你不觉得贾文和的本意就是如此,当然我觉得还有另一种意思。”许攸侧头说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我们输的不冤。”荀谌叹了口气说道,“主公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虽说没有限制兵权,但我估计主公如果南下的话,兵马当即便会崩溃。”

    “以绝后患而已,如果我处在那种位置,我大概会放弃。”许攸点了点头说道,“这就是你的选择?”

    “难道这不是你的选择?”荀谌反问道,“刘备的麾下,就算我们加入了,我们也只能止步在那个圈子之外。”

    “既然他们给了我们选择,我也想看看,其实挺好的,只可惜主公不在了。”许攸无奈的说道,袁绍才是他承认的主公啊。

    “先解决了这一问题再说,地图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北匈奴可能会驻扎在哪里?”荀谌没有多说什么,许攸的心思他也明白。

    关于这一点许攸也无法确定,只能沉默一瞬开口说道,“到了乌丸那地方联络一番再说吧,贾文和能暗示我们这么做,也即是说当前的匈奴主力不可能还在东方,而以我们现在整装的实力其实不怵北匈奴残余的兵力的。”

    “我们并没有处于鼎盛时期。”荀谌叹了口气说道,“高元伯和其他四位差的很远很远,不仅仅是实力。”

    许攸望着最前面看似高大,但实际上内心已然崩溃的高览叹了口气,颜良,文丑,鞠义,张颌他们都拥有可怕的心志。

    幽州燕长城以北大约四十里的地方,臧霸率领的四千汉军,最终还是让杂胡大军给追上了,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除了能看到那遍野呼喊的杂胡骑兵,完全看不到所谓的援军。

    【看来就算是贾军师也不是算无遗策啊。】臧霸望着已经朝他们冲过来的无边无沿的杂胡,默默地想到,【或者该说是我高估了我自己更对吧,燕长城就剩不到四十里了。】

    “全军列阵!”臧霸深吸一口气大吼一声,“防御阵型,顶住两个时辰,援军就会抵达!”

    【贾军师,我将身家性命都压在你那里了,最多能顶住两个时辰,如果一个时辰不能来的话,建制可能要崩溃!】臧霸双眼无比坚定的望着那如同海波的杂胡,他坚信自己能顶住。

    “传令关平和魏延拱卫中军!”臧霸对徐庶下达命令道,这种规模的战争,关平和魏延的几百骑兵投入战场不过是损耗的数字,还不如作为后备,养精蓄锐,在最重要的时候投入战争。

    很明显臧霸已经不准备突围了,毕竟就剩下四千兵力,如果拼死突围,趁现在局势不明,还能杀出去个百多骑兵,但是臧霸多年以来率领的亲卫就会全部折损在这里,基本全军覆没。

    当然更重要的是臧霸做不到舍弃麾下士卒不战而退,因而形势所迫之下,他更愿意去赌贾文和的算无遗策。

    臧霸早在之前察觉到杂胡会赶上来的时候就选择结阵前行,虽说如此行进度更慢,但是如此行军胜在遇到杂胡的时候不会慌乱。

    因此在杂胡出现之后,臧霸就开始驻足收缩军阵,大量的刀盾疏疏密密的布置了三层,虽说从天空看的话,各个面都有空荡,但是在正面看的话不会有任何的疏露。

    杂胡在看到臧霸的圆阵之后,奔袭的骑兵自然的从左右两侧延伸而出,将臧霸的本部包围在杂胡骑兵组成的圆环的中央。

    那数以万计的马蹄腾跃落下组成的马蹄声如同奔雷一般环绕在臧霸本部的四周,然而已经经历过比这更惨烈战事的臧霸士卒,皆是神色沉稳的看着前面,至于身侧,身后,自有战友保护。

    “弓箭手准备。”臧霸沉稳地调度着已经不足七百的弓箭手,和以前不同,这些弓箭手臧霸已经不在分开使用了,统一攻击正面,当然一路厮杀,到现在箭矢其实也没有多少了。

    杂胡围着臧霸的阵型绕了整整三圈,但是却无法找到防御薄弱之处,自然而然的拿出了弓箭,一边压缩己方环绕的半径,一边在抵达某种距离之后,一箭矢射出,随后无数箭矢覆盖而出。

    可惜这种程度的箭雨几乎没有给臧霸麾下的士卒带来任何的损伤,反倒臧霸这边的数百弓箭手,在这一波还创造了近百的战绩。

    随后接连的三波箭雨试探并没有出现杂胡所希望的战果,反倒臧霸麾下刀盾兵用刀背敲大盾盾面的声音越的齐整,士气也仿若随着敲击越的恢宏。

    终于杂胡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随着第一匹战马向圈内调头,无数的杂胡骑兵都猛地朝内部加,拉着一个不明显的弧线准备以集团冲锋解决问题。(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