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险而又险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定要守住!”一身是血的魏延大吼道。[

    尽最大努力的激出自己的军团天赋,让全军再一次隐现出一抹辉光,可惜已经几近崩溃的本阵,只是依靠着精锐士卒的意志在坚持,杂胡靠着如同潮水一般的冲击,终于击破了本阵防线。

    “随我突围!”臧霸双眼血红的怒吼道,伴随着一声大吼,臧霸孤身迎着杂胡骑兵冲了上去。

    “关平放弃本阵,给我斩了杂胡侧翼,臧霸你给我回来!”徐庶怒吼道,这一刻他的双眼深邃如星空,一眼望去所有士卒,敌我双方都深深的刻录在脑海。

    无数看破之后阵势继续演化的结果出现在的徐庶的脑海里,忍着几乎要炸裂的颅脑,徐庶怒吼着下达了最简洁的命令,随即战鼓狂野的奏响,这是徐庶进行绝对指挥的前兆。

    “魏延率领所有士卒朝西南方向撤退!”徐庶大吼道,“郭淮,温宏放弃正面抵抗,攻击右侧杂胡骑兵。”

    “朱灵调头正面迎击你左侧的杂胡骑兵,句扶后撤!”徐庶一手按着自己的头颅,一手用剑撑地痛苦的下达命令。

    原本大乱的局势,随着徐庶的怒吼,所有人都条件反射的听从徐庶的命令。

    关平先行从左侧斩断了突进的杂胡,魏延的士卒往西南撤退之后,杂胡骤然前冲,郭淮返身的时候便直接插入这一路杂胡的本阵之中,朱灵调头应对左翼,句扶后撤之间直接填补了原本防御漏洞。

    随着臧霸退回来,本阵防御缩小之间,中央居然成功的挤出来部分的兵力,臧霸自然的率领这不多的兵力迎上了被关平断掉后援的杂胡,而句扶则是和郭淮等人同时杀向了另一路,瞬间危局已解。

    “干的漂亮,元直!”魏延大吼道,虽说阵势被压缩了三分之一,但是却成功将所有的杂胡挤了出去,原本摇摇欲坠的防线,也因为挤出杂胡收缩阵型,再一次稳定了下来。

    “别说废话,攻击你的左侧,关平准备放开你的右侧防护,朱灵,句扶,你们做好返身顶住的准备,臧将军准备开军团天赋,我们需要再次收缩一次阵型,才能有腾出后备兵力。”徐庶怒斥道。

    “再缩小的话我们的阵型密集度就太高,虽说攻击面小了,也能腾出手,但是弓箭对于我们的伤害会大幅加深。”臧霸当即传音。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需要赌一把,杂胡已经咬住我们了,已经近战的他们,在短时间很难转过自身的思维的。”徐庶强忍着头疼传音给臧霸,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东北方向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朵蓝绿色的烟花。

    “收缩阵型,我们的援军来了!”臧霸大吼道,这一声在这混乱吵杂的战场上依旧传出了数百步。

    关平一把抢过一根长枪,然后拿出挂在马背上的十石强弓,想也不想就将所剩不多的内气全部注入其中,然后将长枪射入天空,一杆长枪在数百米的空中炸碎。

    随后在西南方向一道紫色的箭光飞到天空,炸出一个巨大的烟火,和之前蓝绿色那种不明显的信号,以及因为内气不足,云气压制只能玩实体箭的关平不同,紫色的流光非常大,非常显眼。

    这一次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士气大振,奋力的爆出潜藏在身体里的每一分力量,求生的意志让所有的士卒爆出乎想象的力量。

    时间略略倒退一些,夏侯渊的军团天赋可以说是当世最能持续奔袭的天赋,从长安到代郡一路基本没有什么休息,随后便高的奔袭到了上谷郡。

    最可怕的是如此高效的奔袭到了上谷郡之后,夏侯渊麾下的士卒居然依旧保持着战斗力,果然军团天赋就没有垃圾的效果。

    抵达了上谷郡,夏侯渊按照荀攸的要求直接接管了宁县,然后命令张绣和庞德先行赶往北方。

    就算是夏侯渊的军团天赋极其适合长途奔袭,这种不眠不休的开启自己的能力,而且还是带着张绣和庞德一起狂奔,也是累的够呛,若不是他也有着相当强悍的意志,恐怕也支撑不了这么久。

    这也是明明邺城到幽州上谷郡的道路比长安到上谷郡的道路更近也更好,刘晔还是先行一步的情况下,依旧比夏侯渊晚到了一个多时辰的重要原因,有些时候意志真的可以改变现实。

    这种不惜损耗的狂开军团天赋,虽说因为夏侯渊军团天赋所自带的效果,不会太过消耗士卒的精力,但对于夏侯渊本身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考验,从并州之后基本就靠着意志强撑,也亏是夏侯渊意志如铁,否则也撑不到这里。

    不过到了地方之后,夏侯渊也有些形销骨立了,毕竟就算是铁打的汉子这么消耗精力也顶不住,所以在庞德和张绣的劝解之下,夏侯渊被安排在宁县休息,张绣和庞德则是直接率兵北上了。

    两人也知道救人如救火,荀攸的已经判断出贾诩和法正可能做出的判断,所以两人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北上,战场就在燕长城附近,不会过百里。

    不过燕长城有多大的范围,两人也都心里有底,荀攸当时的判断虽说已经明确的指出大致的范围,但地图上一个指甲盖覆盖的范围到底有多大,真就看比例尺了。因此两人并行不久便分开寻找,约定以天空爆炸内气为信号。

    很不幸,不管是张绣和庞德两人都没有那么好运气撞到,同样自北方而来的张辽也是如此,不过相较于张绣和庞德两人张辽知道的信息要比两人准确的多。

    因此在差不多贾诩预估的位置附近张辽果断放出内气之箭,这几乎是所有的内气离体的联系方式,而不出张辽所料,在他的内气之箭炸裂的时候,天空之中飞过一道实体箭粉碎。

    这是什么意义已经不用多说,不是身陷重围,就是内气基本全消,否则也不至于狼狈到无法使用内气的手段,不过人活着就够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