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中心开花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张绣的实力出现衰退之后,西凉铁骑每一次冲锋都是量力而行,只要本阵出现些微的不协调,当即调头离开,绝不恋战。[? ([网

    就算面前有在努力冲十步就能干掉的上好目标,也坚决的调头,压根不给杂胡半点围歼他们的机会,而现在西凉铁骑居然闷头冲进来了,还真以为你们和军魂军团一样,意志脱身躯,体力无限?

    当即张绣冲杀入杂胡本阵,杂胡头人一边调动侧翼延伸而出,从外自内包围张绣本阵,另一边又调动部分兵力拱卫后军,以防再次出现之前那种被张绣打乱布置救援臧霸的形势。

    臧霸等人在看到张绣冲入杂胡本阵当即吃了一惊,魏延和关平几乎驾马就要冲进去救援,却被徐庶叫住。

    “不要追上去,到外围骚扰,削弱杂胡对于张将军本阵的攻击力度,给援军和张将军创造机会!”徐庶的左脑依旧疼痛难忍,但随着不断的使用,他已经略微适应了这种疼痛,自然明白张绣的目的是什么,虽说有赌的嫌疑,但这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

    魏延和关平听闻先是一愣,再看看了一下己方士卒的状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当即听从徐庶的指挥率领士卒在外围给杂胡施加压力,让整支杂胡大军不能彻底腾出手来对付张绣的西凉铁骑。

    “干得漂亮!”张辽在远远的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不由得上划,这些队友一个比一个能理解意图,虽说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动作,还没有做出任何的交代,对方靠着战场直觉便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果然天下英雄皆不能小视。

    “弓箭上弦,雁形阵!”张辽大笑着下达了最后冲锋的命令。

    并不是正常骑兵冲锋,提高对于军阵撕裂效果的锋矢阵,而是扩大攻击面,但是降低了伤害深度的雁形阵,顺带这个阵型对于箭矢射击有一定效果,但对于骑兵冲锋不仅仅没有加成,还有削弱!

    杂胡的头人在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笑,虽说他们对于军阵的认识非常浅薄,但是最简单的那些他们还是非常熟悉,所以他们一眼就看出这个阵型由骑兵来使用有害无利。

    然而张辽不仅仅打开了雁形阵,而且还在不断的扩充,直到整个大军都快成了一个喇叭口才停止了变形,不过这个时候张辽本人距离杂胡也不过数十步了,至于延伸而出的两翼,甚至已经压过了杂胡侧边的士卒。

    箭雨疯狂的射出,张辽所有的士卒靠着这种阵型全部进入了射程,三波箭雨统统落到了杂胡的身上,不过这对于杂胡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了,伤亡最多有个几百人。

    随着所有狼骑微微调头,拉着一个弧形覆盖了这个近乎将西凉铁骑包围了八成的,由杂胡组成的椭球形的杂胡军团,双方瞬间短兵相接,而且是大面积相接。

    正面,侧面,左翼,右翼,所有的杂胡同时遭遇到了狼骑疯狂的攻击,虽说这种攻击不像是西凉铁骑那般无可抵挡,但是依靠着张辽军团天赋的支撑,悍不畏死的狼骑在各个角度完成了以一敌十的压制,整个杂胡军团外围一片大乱。

    张绣大笑,他就知道对方在那么远积蓄气势,最后拉开大军必然是为了在极短的时间一决高下,那最快击溃一个军团的方式是什么——中心开花!

    张绣大笑之间,将铁骑本部所有的高级将校调出,整个大军的士卒自然的跟随在这些将校的身后,根本不需要任何调动,随着将校跃马而出,自从本阵之中拽出来了八个箭头。

    对于西凉铁骑来说,锋矢阵就是刻入骨髓的本能,只要将领身先士卒冲在第一线,那么瞬间就能从本阵之中拽出来一个锋矢阵,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调动。

    张辽率领着不多的亲军迎头对上杂胡正面迎击他的大军,这一路最重要也最不重要,因为杂胡根本不会去想有人会以雁形阵使用骑兵,所以其他地方的杂胡都不会将重心放在对外援军上面。

    预估是迎击锋矢阵的杂胡,自然在后军迎击的预估点囤积了大量正面迎敌的大军,而张辽的作用就是率领自己不多的本部,迎上这一路已经来不及变阵的杂胡,不是要击败,只要拖住就够了!

    雁形阵两翼一路积蓄气势,在调转马头迎上那些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杂胡两侧的士卒,几乎瞬间击破了数层防线,不过这对于杂胡来说并不严重。

    张辽一路积蓄的气势,加上悍不畏死的攻击,对于普通的杂胡士卒来说确实是非常的可怕,但是张辽的兵力太少,只能夺一时之气势,然而这就够了。

    杂胡两侧在几乎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遇了狼骑的攻击,连失数阵之后,杂胡士卒就算是没有人指挥,也自然的调头攻击外围的狼骑,然而这个时候西凉铁骑的獠牙彻底刺出来。

    在杂胡将精力放在外围狼骑身上的瞬间,原本一直受限,仿佛已经有些力竭的铁骑在杂胡疏于防卫之间,骤然从本阵之中飞跃出一员将校,然后猛地前冲挑杀了正面的士卒。

    跃马前冲之间,身后的铁骑也都前冲追随,瞬间一个四五百人组成的锋矢阵就在杂胡疏于防卫之间冲了出来,而且是正对着杂胡的后背冲了上去。

    七八个方向西凉铁骑同时跃马前冲,尚未给杂胡丝毫反应的时间便在杂胡内部开了八条巨大的口子。

    如果这一刻从天空上观看的话就能现,原本的铁骑像是被裹在蛋清之中的蛋黄,在这一刻突然像是分出八根钢刺,直接将蛋清裂开,而外围包围的非常稀薄的狼骑也登时动决死冲锋,死死的拉住正面的杂胡,让铁骑对着杂胡的后背动了冲锋。

    很快七路锋矢有三路冲杀而出,而且已经如张绣命令的那般反身冲入张辽应对的那路后军的侧翼之中。

    当即张绣也不再犹豫率领自己的亲卫在杂胡本部大乱之间迎头朝着杂胡帅旗冲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两路西凉铁骑趁乱杀出!(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