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局势翻转的开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文长准备好,在张将军军团天赋消失的瞬间,你就用出你的军团天赋!”徐庶这个时候已经知道了魏延军团天赋的效果,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去赌。

    毕竟鲜卑的兵力优势太大,就算左右两翼延伸出了大量的骑兵,后方本阵也依旧保持了过万的兵力,在这种情况下,已经重挫一阵,气力消耗极大的西凉铁骑,要一鼓作气也不是那么容易。

    毕竟就像是徐庶之前所说的那样,就算对方有破绽,那么你至少也要有从破绽击破而出的基础力量,否则的话,就算是你能看出破绽你也改变不了任何的东西。

    更何况就这一次现实而言,鲜卑的弱点其实并没有在后方本阵,而是在左右两翼延伸而出包围他们时,最一开始的接触点上,在最一开始的时候,那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突破点。

    如果从那里冲杀出去,徐庶可以保证,伤亡不过五十,然而对于整个局势而言是基本不会有任何影响的。

    反倒是从后方本阵冲杀出去的话,光是切割本阵造成的动荡,就足够让现在延伸而出的左右两翼的杂胡一阵混乱。

    虽说因为兵力差距,这种冲击在破坏后军形成混乱之后,因为己方实力问题,很难在扩大战果,但光是因为那段时间杂胡调动混乱形成的喘息时间,就足够将当前的局面掰回来了。

    不管是张绣的西凉铁骑,还是张辽的并州狼骑,在战斗力层面对于鲜卑骑兵都有非常明确的碾压效果。

    虽说现在鲜卑加上溃逃整合的羯族骑兵合在一起,八倍于汉军,但是说实话,若非张绣和张辽都是长途奔袭而来,而且战前已经在极短时间里爆击溃了一路大军。

    否则的话,就算是现在鲜卑已经明显流露出了觉醒的态势,但想要将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这等精锐逼到这种程度,想的有些多!

    随着张绣最后一枪刺出,紫色的军团天赋随之崩溃,而徐庶也随之对着魏延大吼,“就是现在!”

    魏延当即不再犹豫全力开启自己的军团天赋,张绣的军团天赋在魏延看来非常简单,所以镜像起来也容易了很多,因为在张绣军团天赋消失的瞬间,紫辉就再一次笼罩了张绣的一整个军团。

    和别人军团天赋存在认可问题不同,魏延的军团天赋虽说不是本质程度的相同,但是给同一个军团加持和之前主帅使用的军团天赋完全相同的效果,就算有这个问题,造成的削弱也不会太大。

    因此在张绣军团天赋消失在下一瞬间就在此恢复了过来,那种情况就像是,灯闪了一下,士卒根本没弄明白就现自己的身体再一次充盈了力量,长枪之上再次延伸出了紫光。

    不过张绣则是明显的懵了一瞬,不过好在他也清楚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因此并没有扭头去看,转而大吼着朝着前方动了攻击,锋矢阵在他这个最强者构成的箭头之下,疯狂的朝前冲杀。

    “我顶不住了!”魏延的枣红脸有些黑的对着徐庶说道。

    “顶不住也要顶住!”徐庶根本没回头,魏延直接憋着一口气,这简单的军团天赋用起来比之前臧霸的军团天赋还浪费精力。

    跟随在两翼防御的狼骑,也随着西凉铁骑的加骤然扩大自己的攻击范围,让整个铁骑变成了改锥的锥尖,而狼骑在身后疯狂的撕裂着整个军阵,让后方骑兵通过的度越来越快。

    鲜卑后军被西凉铁骑踏阵虽然震惊异常,但是却也未见慌乱,一边将后阵的帅旗朝着右侧移动,避免西凉铁骑真的冲到帅旗之前斩断帅旗,另一边则是调动延伸的左右两翼向内凹去。

    从天空看的话,这一刻鲜卑军的军阵被凹成了一个空心的心形,而汉军本阵则就在这个心形的心尖的方向,而且尽可能的将心形拉扯的更长,更扭曲。

    “文远,别管我们了,率兵压上去,给我打穿后军,绝对不能不能让他们将我们堵住,胜败就在这一举了!”徐庶大吼着对着一旁的张辽交代道。

    这一次徐庶可没有开玩笑,胜败真的就在这一举了,如果张绣成功从鲜卑后阵杀出去,自然整个汉军都会杀出去,而追他们的鲜卑左右两翼恐怕也不可能收手。

    那么最终结果会比徐庶想的更好,整个杂胡军团的指挥调度都会被插入中军的杂胡左右两翼摧毁掉,使之在短时间不可能在具有调动整个军团作战的力量,而那一段时间足够了。

    虽说因为接连厮杀显得无比疲累的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在这一次之后,就算还保留一定的战斗力,恐怕要打乱杂胡的本阵也有些力所不逮,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短时间失去指挥系统的杂胡,虽说依旧保留有惊人的战斗力,但是想要挥出来也是妄想了,等他们恢复好整个指挥系统,恐怕汉军已经休整了不少时间了。

    对于现在因为接连厮杀,未见停手实力下滑严重的汉军来说,一刻钟的休整时间,足够让汉军这边的万余人恢复到另一个层面,一旦恢复到那个程度,那么再打起来不说打赢,至少不会狼狈。

    张辽回望了一眼魏延,给留了一块军团天赋套在魏延的身上,算是加魏延的恢复,随后便全力爆率领着麾下的本部前冲而去,辅助着西凉铁骑更快的破开敌阵!

    “成廉,侯成,关平,你们率兵挡住后面即将冲上来的杂胡,不要让他们将你们冲散,更不要陷入其中!”徐庶对着关平几人吼道,几人也没有多话,当即返身冲了上去。

    关平等人也都明白当前形势,皆无所保留,疯狂的爆着自己的实力,硬生生顶住了鲜卑凹下来的对内冲锋。

    “走!”张绣胯下的宝马在冲破最后一条防线之后,随着张绣的力人立而起,一脚踩在鲜卑一个百夫长的胸口,当即胸前骤然塌陷,张绣看也不看扭头对着身后大吼道,功成也!(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