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孙策的气度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贾逵眯着眼睛看着孙策的方向,他现在有些怀疑孙策到底是真的没脑子,还是大智若愚,三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态势无不在说明彼此之间的矛盾,但是孙策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一般在缓和关系。

    “孙将军,你看这局势有什么感想?”贾逵驾马走到孙策的旁边,然后伸手指了指刘晔的方向,又侧头看了看已经带着部分人离开,只留下马在原地的曹军。

    孙策完全不理解贾逵的意思,挠了挠后脑勺,也没多想,直话直说道,“仅此一路大军就如此强大,策多有小视天下英雄。”

    贾逵听闻此言,瞳孔骤然缩小,自然的脑补出孟子那句,外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不由得高看了两眼孙策。

    “那将军觉得如何才能挥出所有的力量呢?”贾逵看着孙策问道,他也想听听孙策的高见。

    “这三路?”孙策反问道。

    “就是这三路。”贾逵点头,但是很明显贾逵的三和孙策的三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完全是鸡对鸭讲。

    “就如之前。”孙策想都没想说道,而贾逵却理解是有一人如孙策一般挺身而出,携大势统合天下。

    贾逵看着孙策,再无小视,点了点头对着孙策说道,“孙将军麾下可缺少刀笔吏,逵愿自荐之。”

    “我一直以为你是我军师!”孙策听了之后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贾逵。

    虽说孙策并不清楚这个自己顺路救了的家伙有着怎样的水平,但是靠着野兽一样的直觉,孙策给贾逵的定位就是政治和军略并重的一个可以作为周瑜胳膊的人物,之前没人一直将对方当军师用。

    结果现在对方告诉自己,他要当刀笔吏,难道对方不知道自己是军师?

    “……”贾逵无言以对,沉默良久之后,“必不负主公所托。”

    “你之前居然不把我当自己人,我还以为你是来投靠我的。”孙策看着贾逵一脸难以置信。

    【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不过有什么话照实了说,我也挺安心的,总比相互之间有了忌讳,又不愿意交流,矛盾都是从交流开始化解的,同样信任也是从交流开始的。】贾逵默默地想到。

    就在贾逵思考的时候,孙策拍了拍贾逵的肩膀,“不过好好干,我这一路就靠你了,咱们现在的底子只有我和儁义,牛金,旗冬作为副将也不错,文臣还有三个,怎么壮大起来就靠你了。”

    贾逵嘴角抽搐,孙策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他确实让他非常感动,但是就这么大小猫两三只,实力确实是太弱了,而且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壮大,对于贾逵来说压力非常大。

    “不过现在这情况比当初好多了,好歹还有两个内气离体武将,而且军团天赋都有俩,当初我和公瑾的时候,别说精兵了,水军也才三千,顺长江一路收降,击破黄祖,很快就席卷了南方。”孙策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复述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贾逵感觉自己的压力又重了数分,自觉孙策是大智若愚的贾逵,自然将这句话理解为孙策对于他的考校,毕竟当初孙策崛起的时候情况之复杂,力量之弱小,比现在还糟糕,但是周瑜……

    “我尽力。”贾逵默默地说道,【这件事能不能摆平看起来会关乎我以后在孙策那里的地位和信任程度,我需要拿出一些真本事了,否则一个不小心,真就坐蜡了。】

    “主公,我去和他们打个招呼。”贾逵一边思考,一边便开始算计,现在年仅二十余岁的贾逵在政治和军略两个方面都有着独到见解,而将两者混合在一起,贾逵就能纵横捭阖,操控局面。

    “哦,你去吧。”孙策拍了拍贾逵的肩膀说道,目送贾逵离开之后,孙策就驾马过去和张颌谈谈,从刘备军出现之后,张颌的神色就有些问题,有些事情确实不能忘记,但是孰轻孰重还要分清。

    “儁义,还在想之前的事情?”孙策扛着长枪说道。

    张颌默默地从刘晔等人身上收回视线,看着孙策没有说话,他选择投靠孙策,其实其中也有一方面是孙策和袁家毕竟有一线传承上的联系。

    而对于现在陷入仇恨之中的张颌来说,那一线传承,并不比落入水中的救命稻草轻多少,至少死活也算一个心灵的归宿。

    “我还想干掉曹操呢。”孙策直言不讳的说道,“但是现在不行,至少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见到曹操可以不给他好脸色,但如果在战场被敌人重伤,我会救他。”

    张颌吃惊的看着孙策,而孙策双眼傲然的看着张颌,“我孙策的誓愿只会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完成,于国之外,在我们都以守边的名义扫讨北方的时候,我孙策绝对不会借敌人之手去完成誓言!”

    “我不会去放冷箭,也不会见死不救,既然以国为计,我会同我父一般披坚执锐身先士卒,除非各方算计不休,打着为国的名义窃取国家的力量,那时我也不会是迂腐之辈!”孙策这一段话说的铿锵有力,张颌完全不怀疑到时候孙策的执行力。

    “若是刘景升尚在,且也为国守边,您能保证您不出手吗?”张颌沉寂了良久之后,缓缓地询问着诛心之语,“礼记里面曾经说过,父仇,不共戴天。”

    孙策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张颌,左手按在胸前,“我想了一瞬,最后确定,若使今日刘表在此为国守边,我必不动手。”

    “公羊传尚且有言‘九世犹可以复仇乎?虽百世可也’,和这等比起,各家私怨,五代确实可以放下了。”孙策这一刻的双眼无比的平静,正如他说的,他能做到。

    虽说性子直爽,不喜读书,但毕竟有相当久远的传承,所以该看的书也都知道。

    “这样吗?”张颌看着孙策无比清澈的双眸叹了口气,默默地点头认可了孙策,没有什么能比以身作则更能说服别人的了。

    “国战之后,你想报仇我可以帮你,但是现在不行。”孙策眼见张颌的眼光逐渐恢复了沉静,明显的放心了很多,以内气离体的意志没有什么不能压制,只看是否愿意。(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