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战起,奋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刀崩碎北匈奴营门,华雄手上的大刀骤然浮现出一抹火焰的光辉,然后狠狠地斩在营地之中,随后怒吼着朝着北匈奴营地动了攻击,霎时间整个北匈奴营地人喧马嘶!

    华雄根本不管其他,头顶的云气随着华雄一刀挥下骤然燃烧起火焰的红色,随后更是延伸而出将乌丸骑兵的云气和本身的云气统合在一起,渲染的不分你我。★

    这也是为什么铁骑率领胡骑,会大幅度提高胡骑战斗的重要原因,虽说并不是完全共享了铁骑云气附加的属性,但也变更了胡骑原本的脆弱的防御力,共享了部分铁骑的强悍防御。

    长枪轮舞,骏马疾驰,从踏入营门的那一刻开始,铁骑就开始疯狂的宣泄着自己的狂猛,下压的长枪,在军马压过匈奴军帐的瞬间,高奔驰带来的强悍威力,瞬间将尚未着甲的北匈奴刺死。

    随后无数的战马冲过,将北匈奴的尸身,刺穿的匈奴军帐一起踩入泥土,万余骑兵踏过,之前面对的一切瞬间踩入泥土之中。

    “敌袭!”在华雄踩翻第一座军帐的时候,北匈奴营地终于响起了一声尖利的嘶鸣。

    覆盖数里的北匈奴营地在这一刻有无数人慌乱的钻出了帐篷,但在这种兵马尚未完备的时刻,就算是北匈奴的精锐也免不了混乱。

    掀翻的火盆,燃烧的军帐,混乱而又无人组织的士卒,在这一刻整个北匈奴营地就仿若再加一把力就要炸营崩溃了一般。

    “各营帐百长着甲出阵,向马厩靠拢,敌方由我们抵挡!”就在北匈奴营地即将陷入混乱的瞬间,先是一声沉闷的青铜钲的巨响,声传数里,随后更是一名内气离体武将清晰的指挥。

    顿时原本混乱的北匈奴大营在这一声号令下混乱消弭了大半,毕竟是堪比中原最精锐的北匈奴本部,若不是一时慌乱也不至于如此,而有了一人指挥之后,当即所有的北匈奴士卒都有了主心骨。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原本华雄挑翻军帐,里面尚未着甲的北匈奴士卒扭身而跑,现在挑翻了军帐,里面的士卒就算是没有着甲,至少拿了一杆长矛敢于和西凉铁骑拼命。

    这些北匈奴本部并不脆弱,在有了主心骨之后,很快就自的组织了起来,而更多的是着甲之后,在各自队长的率领之下开始成建制自的抵抗华雄。

    至于后方的北匈奴士卒在着甲之后,当即率兵朝着马厩冲去,没有马的精骑就算能打,也不可能做到以一当十!

    一击冲垮正面阻挡的北匈奴士卒之后,华雄不再将心思放在厮杀之中,只是在北匈奴营地制造混乱,马背上挂的油囊打开直接撇出去,然后迅的挑翻火盆。

    所谓夜袭,说白了不就是杀人放火,华雄心知不能耽搁的情况下,一包包桐油大力的甩出去,很快匈奴的营地火焰快的升起。

    “受死!”就在华雄带兵在北匈奴营地疯狂的纵火杀敌的时候,对面率兵冲来的一员北匈奴将领突然爆出一声怒吼,虽说没听懂这句话,但是看对方的气势,华雄已经猜到了是什么意思!

    “来,看我杀你!”华雄狂怒之后身上爆出一抹火焰燃烧的光辉,覆盖在所有铁骑士卒的身上,时隔数年,华雄再一次在战场上爆出了自己的军团天赋。

    所有的铁骑士卒只感觉到一股巨力从身体之中涌现了出来,狂吼着朝着正面冲来的那数千人冲了过去。

    “区区一千军魂军团士卒,带领着这些铠甲尚不完备的骑兵,还真以为你们是无敌!”华雄怒吼着,身上的火光更盛数分,这是他交手的第二支军魂军团,至于第一支,已经让他葬送了!

    这一刻华雄的气势近乎拔升到了巅峰,那军团天赋隐隐的波动,在华雄怒吼的瞬间整支大军都像是获得了提升。

    两支骑兵在华雄怒吼声依旧在回响的时候,撞到了一起,气势恢宏的铁骑和北匈奴留下来坐镇的匈奴禁卫撞在了一起。

    对于这两支已经处于顶级之上的骑兵,普通的试探早已失却了一切的意义,对于他们双方只有对冲才能证明自己的强大!

    下一瞬间黑红色和暗灰色两道洪流直接撞到了一起,北匈奴禁卫那流传数百年,经过千锤百炼的技战术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冲锋而过,金铁交鸣,长枪折断。

    那几乎一瞬间的交错而过,在如此恐怖的正面冲锋度之下,就算是华雄都无法做到闪避一切的伤害,那近乎心有灵犀的配合,那近乎预知一样的提枪直刺,那几乎在击杀对手就预言下一道攻击刺来的方向,北匈奴禁卫的强大,这在这一刻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长枪折断,然则雄威不折,西凉铁骑没有北匈奴禁卫那传承数百年的经验,没有那近乎攻击和闪避,但是那种用着刚猛身躯直刺而出的最强一击,就算是北匈奴禁卫也无法轻挫其锋。

    不需要技巧,不需要技战术,不需要完美的骑术,也不需要那种近乎预知的一样的战斗和躲避,西凉铁骑所具有的便是攻防和力量,长枪直刺根本不需要技巧,在这种云气压制的环境之下,就算是内气离体,匈奴的长枪也能捅出窟窿!

    战马悲鸣,士卒跌倒,双方几个呼吸的对冲几乎在瞬间就角逐出了高下,华雄的腹胸带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同样北匈奴禁卫军团真正的掌管者以族为名的乌洛兰氏腰间也带着一道伤口。

    四千铁骑冲杀而出的瞬间,乌洛兰氏率领的北匈奴禁卫冲入乌丸精骑之中,当真龙游于海,无人可治。

    同样西凉铁骑在和北匈奴禁卫交错而过和北匈奴精骑照面的时候也真的出现了猛虎入狼群的气势,双方错身而过去,无主的战马留在交错而过的战场之中,而更多的是无数被战马踩的零碎的尸身。

    “冲!”华雄双眼血红,根本没有回头,他知道之前那一次交错西凉铁骑前后战死过五百,而北匈奴禁卫阵亡在两百左右,至于乌丸精骑死者根本无法计算,北匈奴精骑,伤亡恐怕也在八百!(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