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震慑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华雄护着陈曦和周瑜冲杀而出,虽说从攻击到破阵,到双方汇合冲出来,花费的时间还不到一刻钟,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够杂胡在北匈奴的指挥下做出正确的反应了。

    “段煨汇合!”华雄一刀砍死身旁的北匈奴百长,然后对着正在南面堵住杂胡冲锋,进行断后的段煨吼道。

    段煨闻言也不再犹豫,直接调转马头,对着不远处的苏仆延吼道,“随我冲!”

    苏仆延听到吼声当即调头就走,仗着战马不错,甚至比段煨等人还快一线,两人汇合之后,段煨率领着杂胡朝着北方冲了过去,不过身后汹涌的杂胡骑兵,当即冲上,不少落后一步的乌丸精骑直接被斩于马下。

    “箭雨压制!”周瑜亲自校射,数千弓箭手根本不管西边即将涌过来的杂胡大军,在周瑜一根箭矢的引导之下,箭雨齐发强行逼退了南边追袭的杂胡大军。

    面对西边汹涌而来的杂胡大军,华雄根本不假思索,当先一步朝前冲去,铁骑当即如同奔雷一般顶了上去,而后腾出手来的周瑜也不管不顾的朝着铁骑和杂胡厮杀的地方,狂飚箭雨。

    “撤撤撤!”在华雄挡住二十倍的杂胡之后,周瑜当即以程普和李严为锋头,朝着前方那些绕过西凉铁骑,从西面冲到北面的杂胡冲去,两人合力,又有丹阳精锐辅助,很快就杀出了往北的通道。

    陈曦和周瑜基本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开启军团天赋,在数千弓箭手的护卫下且战且退的朝着北边冲去,不过相较于箭术,江东这种速成的骑马步兵,和杂胡在骑术上还是有着本质性的差别。

    所以不管是西凉铁骑连连挡住杂胡冲锋,还是程普和李严接连阻住即将封锁北方通道的杂胡,周瑜和陈曦一直处于被杂胡半包围的状态,当然他们本身的安全其实没有丝毫的问题。

    甚至如果周瑜和陈曦愿意舍弃掉这些最近一段时间才学会骑马的江东弓箭手,他们在西凉铁骑的护卫下,早已经成功冲杀了出去。

    不过不管是陈曦还是周瑜都没有提这件事,对于两人来说都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而且以两人的骄傲,也不屑去做这种事情。

    “公瑾,你出手还是我出手?”陈曦眼见十几万杂胡已经快将他们再次包围起来的时候,陈曦也略微有些烦躁了,这时已经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周瑜和陈曦且战且退往北方撤了数里。

    而就这数里的距离变化,让陈曦和周瑜率领的大军的东边已经即将不再是火场,也即是说,接下来如果再不想办法,出了这片火场,再腾出一个方向,他们就不只是西面和南面受敌了。

    一旦进入三面受敌的状态,就意味着他们要腾出兵力保持北面随时能杀出的那个缺口会变得更加的艰难,毕竟现在西边那条战线已经明显的有些往里歪了,要是再被封了口,那真就麻烦了。

    “我来!”周瑜大致估算了一下时间,又估计了一下这么长时间行进的距离之后,当即开口说道。

    说实话,这种招数能不用尽量不要用,不过现在差不多也到了拼命的时候了,总不能因为北匈奴看了这么长时间,没看出什么,从而小视了他们,然后现在就开始拼命。

    话说间周瑜骤然起身,随着琴音的响起,周瑜的身上真真正正闪现出了军团天赋的光辉,血色的辉光在覆盖三千左右的弓箭手之后,骤然之间弓箭手动作快了数分。

    随后数千根箭矢骤然射出,但是不等这一波箭雨达到最高点,又是一波箭雨射出,等到第一波箭雨射到最高处的时候,又是一波箭雨从这群弓箭手手中射出。

    这一瞬间陈曦目不转睛的看着天空的箭雨,这一刻天空之中那道弧线之中足足有五拨箭雨,这可不是罗马帝国的短弓,这是江东常用的强弓,而且在这不知名的军团天赋的催动下,射程几乎达到了强弓的极致。

    “这射程恐怕有一百五十步……”陈曦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瞎了,能射出这么远本身就是高伤害的一种明证,而这种高伤害的前提下,居然还能在第一波箭矢落地之前射出第五波!

    “可以射出二百步的。”周瑜冷笑着说道,然后盯着面前的弓箭手在两个呼吸之间射出了二十余根箭矢。

    “撤!”眼见半壶箭矢下去,周瑜也不磨蹭,陈曦就算是土豪,这一战也只给每个人准备了两壶箭,两个呼吸射出半壶箭矢,也就是说玩真的,周瑜的士卒,能在十个呼吸以内将两壶箭射完。

    这是长弓啊,而且是硬弓,全力拉开射程能达到极限的两百步,抛射虽说准确度失去了意义,但是射程确实是达到了极限。

    半壶箭矢在两个呼吸射出的结果就是,华雄心寒的看着面前直接被清空了一大片的杂胡,这种程度的箭雨密度和强度,除非是西凉铁骑这种完全免疫远程瞬时攻击的军魂军团,其他任何军团都会有伤亡,区别只在于大小。

    就算是北匈奴禁卫那种拥有无数经验和技战术的军魂军团,面对这种程度的箭雨都免不了伤亡,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属于纯粹的力量,靠着堆积打出成吨伤害的方式。

    周瑜一声令下,不仅仅是汉军反应了过来,杂胡也反应了过来,但是和汉军士气大振趁机狂猛的逆推杂胡不同,杂胡的士卒看着那片区域全数阵亡,身上插着的跟刺猬没有什么不同的尸体,几乎失去了战心,这可怕的箭雨。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陈曦也是一惊,但是随后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刚好被西凉铁骑克死吗,不由得笑道。

    “刚好被西凉铁骑克制是吗?”周瑜仿若知道陈曦想的是什么一样,一边撤退一边说道。

    陈曦不由得一挑眉,看着有些高深莫测的周瑜心下有些琢磨不定,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扫了一眼那些之前疯狂射击,近乎达到人类射速极限的弓箭手不由得双眼一眯,那肿胀的手腕和已经带着血的手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不是什么经常能用的招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