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让这天下为华夏所转动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赶紧跑,赶紧跑,北匈奴看起来要衔尾追杀。”周瑜和陈曦一边跑一边相互调侃,与两人估计的情况基本没有任何的差别,对方极其有头脑的压住了愤怒,准备用追袭拖垮他们。

    “让他们追杀。”陈曦笑着说道,完全没有一点担心,他可以保证等到他们这一路大军,因为对方衔尾追杀疲累的时候,赵云的援军就会抵达,到时候对方以小博大的想法只有破灭这一个选择。

    “不过你确定援军能赶到?”周瑜侧身询问道,但是形象依旧洒脱。

    “就这距离,白马如果真的想救,两天全军就能抵达,所以大可放心,可惜了……”提起白马义从,陈曦不由的想起来甘宁,随即不由得摇了摇头,天知道甘宁最近如何了。

    如果甘宁在的话,形势会更好一些,而且等陈曦和周瑜引走这最后一路北匈奴精锐之后,剩下的北匈奴对于甘宁来说绝对是案板上的肉,可惜,甘宁南下了。

    “有什么可惜的?”周瑜倒是没有想到甘宁,只以为陈曦心太大,所以笑着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已经获得那么多了,还想如何?”

    “凡人不正是因为**和野心才不断的迈步向前吗,所谓无欲无求,和石头没有什么区别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进步?”陈曦一挑眉说道。

    “这么一说的话,我倒是很好奇,你的野心是什么?”周瑜看着陈曦好奇的问道,在陈曦身上他几乎感受不到那种**,而且就周瑜从各方面获得信息看来事实就是那么不科学。

    “我的野心啊,让这天下为华夏所转动。”陈曦笑着说道。

    “仅是如此?”周瑜皱眉不解的看着陈曦。

    “就是如此,有些事情知难行易,而有些事情却是知易行难。”陈曦摇了摇头说道,“以后再说这些,我们还是赶紧跑,万一对方恍悟了,要和我们拼命就不好了。”

    在陈曦和周瑜对北匈奴动手的那一天黄昏,赵云这边已经收到了刘备的命令,由尹礼的堂弟尹骆亲自送过来的加急密信,上面将前后因果已经叙述的无比清楚。

    自然赵云也没有什么好推脱的,当时他们已经和呼延储罢战,双方相隔四十余里遥遥对峙,至于对杂胡的战争,在数路兵马抵达之后已经解决了大半。

    至于溃逃的杂胡,臧霸等人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就如周瑜和陈曦所估计的那样,靠着粮食对于杂胡的控制,最后的溃逃的那些杂胡,如果不是被汉军俘虏回军营,其他的都自发的滚回了北匈奴营地。

    毕竟不是牛羊那种能啃草的生物,不找个地方吃饭的话,迟早变成草原上的尸骨,所以说二十多万的杂胡青壮,北匈奴居然还捞回了去了七八万,不过这也不算太意外的事情。

    真要是一战干掉二十几万杂胡,说实话,这种事情,没有李优和贾诩那种胆量,正常人还真不敢干。

    “贾军师,我走之后张将军为帅,还请您多加小心。”赵云走的时候由不得不给贾诩多叮嘱几句。

    “赵将军大可放心。”贾诩神在在的说道,“张将军粗中有细,虽看似莽撞,但也不是听不进人言的莽汉。”

    赵云抱拳施礼,有了贾诩这一句话,他就放心了大半,当即也不再多说什么,率领所有的白马义从朝着信中交代的地方奔袭而去。

    贾诩目送赵云离开,对于他这种人来说,真要帮一个人解决问题,其实很难出现无法解决,同样像张飞那种莽汉,贾诩要稳住也是有一堆办法的。

    “马孟起,孙伯符?”贾诩看着在赵云率兵北上之后不久营地里面冒出来的两路大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不由得眯了眯双眼。

    贾诩目送孙策前去追击赵云,并没有传令戒备,相反他已经猜出了一些东西。

    不过不管从哪个方向想,孙策的做法也是非常正确,且是能让三方关系更加稳定的做法。

    贾诩远望着孙策大军行进的方向,眼神之中略微多了一抹欣赏。

    随后贾诩就侧头朝着曹军营地望去,果不其然,在赵云出营,孙策出营的接连刺激之下,张绣和庞德略一商讨之后,张绣便决定跟上去,不管是对付北匈奴,还是谋算他们,他不跟上去都不行,这一战不管是谁都不能露怯。

    这也是庞德现在最头疼的地方,马超讲道理是自己人,然而马超却跟着孙策走了,而且居然没有通知自己,相对来说谨小慎微的庞德在考虑到这一点之后,他们两人之中只能让张绣去了。

    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怀疑结党营私,而有了张绣的明证,也就不会和曹操产生可能的嫌隙,这一点对于马家,对于现在的朝堂形势有着非常大的意义。

    不过和孙策,马超那种说也不说就跑了的家伙不同,张绣带着三千多铁骑先行来到贾诩面前。

    “多年未见了,贾军师。”张绣下马对着贾诩恭谨的施礼道,这个人便是曾经他叔父指给他的下家,如果没有后面那些事情的话,这几年不出意外就是贾诩和他相互依靠,可惜,天不遂人愿。

    “确实。”贾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欠身施礼,张济当初的心思他也知道,不过他没有赞同,也没有拒绝,不过回想当初的形势,如果不是天下风云变幻,很有可能他会选择张绣。

    倒不是因为张绣有多优秀,只因为张绣除了一身惊人的武艺并没有什么太重的心思,西凉诸将之中选择张绣,贾诩可以保证就算某一天自己没了价值,张绣也会保护他。

    “世事风云,大概在数年前没人会想到是这样吧,不过现在也好,至少比起曾经,贾军师现在也算是能一展所学了。”张绣叹了口气,随后又笑道,眼光无比诚挚。

    不得不说童渊教的徒弟,在心性上都有令人尊敬的一面,不管是赵云,还是张绣,亦或者张任,皆是如此。

    “伯渊,内战的时候能手下留情,就别下死手,我主这边的大门随时都为你打开。”贾诩看着张绣说道。

    说实话,只要张绣自己不作死,刘备这边的大门永远都会给张绣打开,武将系四个元老,一个是张绣的师弟,一个是张绣的叔父。

    文臣这边,李优虽说嘴硬,但以张济曾经的功绩,李优绝对不会视而不见,而李优搭手,贾诩也就会帮忙。

    加之张绣自己有一身当今天下前十的武力,又精于统帅骑兵,可以说张绣只要不作死杀掉刘备这边元老,到时候只要服个软就搞定了。

    然而就算是如此,贾诩和张济也要重复性的叮嘱张绣,因为张绣和多数出身低微的西凉兵一样,讲义气,而有些时候义气会让张绣宁死都不会低头。

    “哈,我会的。”张绣先是一愣,不由得想起自己叔父的教诲,默默地点了点头,“我去追他们了。”

    “保重。”贾诩对着张绣一拱手,他知道张绣将话已经听进去了,但是有些话不是听进去就有用的,但愿不要出现某些事情。

    贾诩目送张绣离开之后,法正就像是鬼一样从一旁突然钻了出来,“我感觉,张伯渊对于我们完全没有恶意,但是为什么你和他都不开口说呢?”

    “因为他不会同意,曹孟德不负他,他也不会负曹孟德,西凉铁骑出身的他在这一方面绝对不会动摇。”贾诩摇了摇头说道,“孝直,你这个时候来是干什么?”

    “目送马孟起啊。”法正笑着说道,“他居然没来见我,要说就算是上一次我都没有害他,虽说上一次相见的时候我还有些不适,但过了那个点之后,反倒无所谓了,不过他好像到了上次我那个程度了,有些不想见我了。”

    “当所站立的高度很低的时候,可以轻易的走下去,同样当站立在巅峰之上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最美好的风光,也无所谓一直要站立在那里,只有站在巅峰之下,能仰望,但是却不能登临的时候,最不能放手。”贾诩少有的说了一大串的话。

    “所以说当初的我站在巅峰之下,而现在的马超站在巅峰之下?”法正笑着说道,“那到底什么算是巅峰呢?”

    “你已经明白了。”贾诩看着法正说道,“大概就算是孔明在这一方面也不如你吧。”

    “他胜在全,而我胜在奇吧。”法正笑着说道,“我们还有两战就能决出胜负是吧。”

    “不,只剩下一战了。”贾诩嘴角上划,虽说视线放在遥远的地平线,但是那种笑容已经表明了对于法正的认可。

    “果然,就连子川的一举一动你都预计过了,你就不怕会失败?”法正叹道,有些时候明白了就是明白了。

    “子川啊,他虽说惫懒,但他从来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所以他只要选择了我所预计的情况,那就意味着,就算是我无法确保胜利的一战,他也有绝对脱身而出的把握。”贾诩一脸微笑的说道,“我从来不会去担心他的安全。”

    “你觉得能全身而退?”法正略带惊讶的说道,“虽说感性上我也这么认为,但是理性上讲,他也只有华将军的四千铁骑了,就算有乌丸辅助,和至少两万的北匈奴精骑,以及十万左右的杂胡相比,我真的是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但是我相信,他肯定会做到。”贾诩缓缓回头看着法正说道,“他比我们所有人都会用人,如果说我们的能力就是能力,那么子川的能力实际上就是将正确的人用在最正确位置的能力。”

    法正点了点头,他没有太重的功利心,所以很轻易的便认可了贾诩的话,“不过你也真敢赌啊!”

    “没什么赌不赌的,计略失败了也没有一丝的损失,成功了,以后应该就没有北匈奴了。”贾诩无所谓的说道,“北匈奴表现出了应有的智力,但是很明显这属于个人的智慧。”

    “呼延储拥有这份智力,而他出现在了前方也就意味着,后方恢复到了正常的智力水平,那在子川动手之后,北匈奴会如何选择,还需要思考吗?”贾诩平静的望着远处的地平线。

    “倾巢而出啊,这便是我的判断。”法正叹了口气说道,“而且成为既成事实之后,就算是呼延储也没有办法阻止已经疯狂了的北匈奴,单于并不是言出法随啊。”

    “是啊,这个世界没有人是言出法随的,也许呼延储确实拥有足够的威信,但是那威信无法阻止这等程度的怒火。”贾诩平静的说道,“那便是我所想要的机会。”

    “毕其功于一役,你也在着急吗?”法正惊奇的看着贾诩。

    “不,有时候战场上的武力并不能震慑住别人,但有一些事情算是细思恐极,比方说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贾诩平静的看着法正,而法正不由得连连皱眉。

    “你是说……”法正突然抬头先是看向贾诩,然后像是反应过来转头看向西南,不由得一惊。

    眼见法正的反应,贾诩面上却浮现了一抹笑容,“孝直,你真的令我吃惊,曾经我和奉孝都认为,你这一生到这个程度也就止住了,但是你明显在还在前进。”

    “能做到吗?”法正皱眉问道。

    “呼延储一如之前那么聪明的话,那这件事基本就会注定。”贾诩笑着说道,“至少现在我们很弱,而晚几天我们会很强,他会看的‘清’形势的。”

    “那如果曹孟德的选择和你所猜测的不同呢?”法正头疼无比的看着贾诩,这件事怎么说呢,到了那个时候曹孟德不出手的可能性很小,但万一呢?

    “文儒应该正在让子家整合兵员,不仅仅是世家的私兵,而是主公治下所有的兵力。”贾诩无比平静的看着法正,但是法正却感觉到一阵寒意从骨髓之中渗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