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同为巅峰,唯我最强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温宏装了一阵死之后,发现根本没人管他,也就收拾了几下继续坐回原位,之后也不敢再作死了。

    一群人也没拿之前的事情当回事,又继续闲扯,多是之前那一战实在是太危险了什么什么的,总之就是酒水不断的往肚里灌。

    “话说啊,我之前回来的时候,开始孔明还正常,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孔明有些邪门。”闲聊着的时候魏延突然开口说道,“要不是这几天神经一直绷得很紧,我都察觉不到。”

    “呃,你不会得罪了孔明吧。”关平好奇的询问道,并没有将魏延说的话当作一回事。

    “没有啊,上次我回来的时候还给他带了点特产。”魏延挠了挠头不解地说道,虽说他是给所有人都带了特产,但是亲自送给诸葛亮,当时不管怎么说诸葛亮还挺高兴了,总不至于突然结仇啊。

    “那大概是因为孔明就是那个脸色吧。”关平抬头望着帐篷顶,想了想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见过的诸葛亮,貌似没有什么神色起伏。

    “不不不,我最近厮杀的特别厉害,所以精神关注度很高,不可能感觉错的,孔明对于我的态度在之前突然有了变化。”魏延摇了摇头说道。

    “孔明啊……我不熟。”徐庶拉了好长一个音,魏延还以为徐庶能给自己解决问题,结果最后来了一句我不熟。

    “你们啊,笨的,看我的,你,去通知诸葛治中,说我们饮宴请他来喝酒。”臧霸作为老资历,而且能力实力权力都有的将领当即表示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来摆平。

    句扶点了点头,就将酒樽放下,然后出帐去主营找诸葛亮。

    “看,这不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孔明还能将你吃了,就他那细胳膊嫩腿,你怕啥?”臧霸酒喝的有些多,又不想用内气醒酒,说话的口气都多了不少以前做泰山贼时的匪气。

    另一边诸葛亮也在研究自己的精神天赋,之前在得知臧霸等人险死还生,不仅性命没有问题,甚至还都出现了巨大突破的时候诸葛亮还是很高兴,然而等了解到现实之后诸葛亮就愣住了。

    魏延觉醒了军团天赋,然而诸葛亮却发现自己的精神天赋之中并没有魏延的军团天赋,要知道诸葛亮的天赋很明确就是所有的友军以及己方所有能力全部上线。

    虽说因为诸葛亮自己的问题,军团天赋就算是上线,由于自身认可度的问题,也做不到覆盖到太多人的身上,但是不能否认诸葛亮具有发现精神天赋,军团天赋,了解己方能力的属性。

    现在得问题是魏延是觉醒了军团天赋,这一点有太多的目击证人,而且如果魏延当时不觉醒的话,恐怕臧霸等人像现在这般完整的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可诸葛亮这边并不能发觉魏延的军团天赋,不能使用是不能使用,但是连发现都无法发现这就有问题了,这也是为什么诸葛亮在得知魏延拥有了军团天赋那一瞬间色变的原因。

    这也亏是诸葛亮,要是别的人,绝对会直接开口,哪里像诸葛亮这样按捺住,准备私底下去探查,不过魏延这一段时间经历确实可怕了点,刚下战场戒备心完全没放下,所以才发现诸葛亮那一瞬间的变化,否则的话,魏延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可以说若不是魏延当时戒备心太重,恐怕这件事也就如此隐没了,因为诸葛亮为人谨慎,绝对不会在人前暴露,而且就算魏延不是自己人,只要他们能掌控住,诸葛亮也不会介意的。

    甚至在能掌控住的时候,诸葛亮对于魏延还会如之前一样,仿若不会有丝毫的戒备,唯有诸葛亮发觉已经无人能掌控住的时候才会骤然出手,实际上又有谁知道种子可能都已经埋了很多年了。

    不管是诸葛亮还是司马懿,在心性之中都有共通的一项,他们都能很能忍耐,可以忍住对于不喜欢事物的厌恶,可以为了大局按捺住自己的私情,只不过司马懿是忍上位者,而诸葛亮是忍下位有能力之人,两人共通却又不同。

    就在诸葛亮转移注意力的时候,一个传令兵突然进来说是臧霸帐下句扶求见,诸葛亮也没有多想,就请句扶进帐。

    “孝兴,所来何事?”诸葛亮起身对句扶问道,说起来也亏诸葛亮博闻强记,否则这种只见过一面的人,恐怕别说名字了,连人都没有印象。

    “臧将军有请治中,前去帐中饮宴。”句扶的神色并没有太多的恭敬,毕竟诸葛亮的功绩被李优和贾诩等人封锁了起来,所以在句扶看来诸葛亮也就是一个寻常小辈,只不过出身比他们好。

    “臧将军?”诸葛亮神色平静的问道,并没有因为句扶的口气有所起伏,但是不由得好奇为什么会是臧霸,说实话诸葛亮和臧霸并不算太熟,臧霸算是泰山的元老,诸葛亮在资历上并不算深,而且也没有太多和臧霸交流的机会。

    “还请稍待片刻,我去换身衣服。”问询之后,诸葛亮不等句扶回答自若的开口说道,揭过了之前的略带疏离的气氛。

    “那末将先告退了。”句扶对着诸葛亮一施礼说道。

    派护卫将句扶送离之后,诸葛亮一边换衣服,一边思考,却也没想过是魏延的事情,毕竟诸葛亮就算没成年,但是谨小慎微的性子也依旧留存在他的骨髓之中,所以在吃惊的瞬间就恢复了神色。

    诸葛亮换了一身月白的长衫之后前去臧霸营寨,不过尚未进去就闻到了一股酒味,不由得摇了摇头,不过看在营地巡营和防卫依旧齐整的面上并没有追究这件事。

    毕竟军营并没有明确禁酒,臧霸就算喝大了,营地营防依旧完整也没有什么好追究的。

    守帐的护卫帮诸葛亮打开帐门,一股很冲的酒味迎面而来,诸葛亮略微皱了一瞬间眉头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平淡的神色。

    “孔明,你来了。”臧霸看到出现在营门口的诸葛亮大笑着招呼道,说实话臧霸虽说喝的有些多,但脑子还是很清楚的,他和诸葛亮并没有太多的接触,而且也没什么机会接触。

    这一次其实除了帮魏延问一下事情,还有臧霸也想看看诸葛亮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作为元老系的外围人物,别的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臧霸却模模糊糊有些感觉。

    尤其是诸葛亮先跟陈曦学习,之后跟李优学习,最后和鲁肃实践,这三个人才是政务系的三巨头,看似只有鲁肃坐于台面,但实际上操控着整个政务系的就是这三位。

    诸葛亮和这三人学习的时间并不长,加之优秀的书院学生也是可以到政务厅实习的,所以当初也没有人多想。

    只是到后来出现了不同,同样是学了数个月,别人可能学到的只是这三人的皮毛,但是诸葛亮的数月却像是学到了精髓一般,这就由不得某些人关注了。

    再加之某些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流言,臧霸莫名觉得诸葛亮可能会是下一代政务系的核心,简单来说诸葛亮有很大可能是以丞相为目的培养的。

    这并不是臧霸多想,只不过臧霸见识过太多陈曦一算数年的事情,如此这般去思考的话,陆逊恐怕就是朝着太尉而去,卢毓十之**就是御史,而法正不是司空就是就是尚书令。

    如果这么一想的话,臧霸环顾四周,最后发现,不管武将系当前情况,政务系下一阶段的台架仿佛已经搭起来了,只是臧霸比较好奇的是诸葛亮能不能端起这个台架。

    臧霸眼见诸葛亮的气度不由得心下一喜,不管其他,光是现在的风华也能唬住不少的人,再加上风传的事情,臧霸瞬间有了把握,可能诸葛亮大概真的有可能啊。

    “见过诸位将军。”诸葛亮躬身施礼道,在臧霸打量他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不过臧霸没什么恶意,反倒流露出欣赏的神色,这就让诸葛亮安心了不少。

    诸葛亮入席之后,魏延等人并没有多少的吃惊,反倒是朱灵,郭淮等人面露惊疑之色,诸葛亮的年岁实在有些让人吃惊,十六岁的治中啊,这几乎已经是封疆大吏级别的了。

    “来来来,都别看着,先干了这杯酒。”臧霸笑着说道,“这可是我主麾下当前年岁最小的臣子,但是不要小看他,北匈奴精骑两倍于他的步兵,依旧被他挫败,折损五千有余!”

    郭淮不由得一惊,再看诸葛亮的时候再无丝毫的轻视对方年龄的神色,反而多了几分敬重,北匈奴精骑有多厉害,他们又不是没见过,正因为见过对于诸葛亮的战绩才有更深刻的理解。

    “当不得如此,只不过是占了先手,运气而已。”诸葛亮平静的说道,他灭掉北匈奴精骑的那一战并没有过多的宣传,只是挂在蓟城之战的名下,究其原因,诸葛亮也明白为什么。

    按照李优等人的说法,现在还不到诸葛亮成名的时候,还需要再等等,再等上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运气吗?我也想要这种运气啊。”徐庶大笑着说道,“诸葛治中请了。”

    诸葛亮平静的对着几人施礼,一杯饮尽,几乎瞬间面上多了一抹晕红,臧霸见此笑道,“吃菜,吃菜,吃完再说。”

    诸葛亮原本饮完此杯之后,就想直奔主题,但是眼见臧霸如此说道,于是也就动起了筷子,虽说臧霸的酒宴要比寻常大锅灶好很多,但毕竟限于环境不可能做到太好,毕竟不是谁都拥有陈家厨子那种就地取材,然后做出一份好菜的能力。

    觥筹交错,诸葛亮的面色更显红润,臧霸看着差不多也才停杯,开口询问道,“孔明,是这样的,我找你来其实主要是为了文长。”

    臧霸话音刚落,原本微醺有些眯眼困倦的诸葛亮骤然睁眼,眼中神光一闪,随即隐没,但是神色却不复之前困倦。

    “还请臧将军明说。”诸葛亮缓缓坐正看着臧霸说道。

    “是这样,文长无意之间之间发觉你看他的眼光有一抹戒备和忌惮,魏延担心你和他之间有所误会,毕竟同在主公麾下,个人误会并不重要,但是万一误了主公的事情那就不太好了。”臧霸收敛了一下醉态说道。

    “原来是此事。”诸葛亮心下一凛,他可以保证自己只有一次露出过那种神色,而且还只有一瞬,没想到魏延居然发觉了。

    “这么说来却有此事了。”臧霸原本只是以此为由头,没想到居然还真是事实,这就由不得不重视了,魏延是武将元老系的延伸,可别最后闹得文武不和就不好了。

    “嗯,之前确实是如此,既然将军问起,说开了也好了,亮为人过于谨慎,若有得罪还请文长原谅则个。”话说间诸葛亮先行起身对魏延施礼,而魏延也赶紧起身回礼,表示不碍事。

    “既然如此,先说一下我的精神天赋,我的精神天赋是可以使用己方以及友军所有人的天赋,不论是军团天赋还是精神天赋,比方说元直的看破军阵当前和变化的破绽,再比如臧将军不动如山的军团天赋,我都可以使用。”诸葛亮平静的看着所有人的说道。

    此话一出,关平的酒樽直接掉在几案上,其他人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诸葛亮还在自顾自的说道,“由于是国战,曹孙也算是自己人,我也拥有他们的精神天赋和军团天赋。”

    “不管在不在我视线之中,当前心向天下的所有人的能力我都有,然而让我好奇的是文长的天赋并没有出现在我的精神天赋之中。”诸葛亮平静的看着臧霸说道。

    “好可怕的精神天赋。”徐庶低声自语道,不说其他仅此一条,在他和诸葛亮智力相同的情况下,就绝对无法超越诸葛亮,准确地说,不管是谁,在智力相同的情况,恐怕都不是诸葛亮的对手。

    “你确定,你的精神天赋是这样?真的是每一个自己人的天赋都会记录,没有上线吗?”魏延瞬间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话说这种情况别说是诸葛亮,就算是他换成诸葛亮也会怀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