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胡搅蛮缠的典型狡辩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这也就导致陈曦现在对于信用货币算是尾大不掉,虽说很多人觉得陈曦玩的这一手简直堪称是天衣无缝,就算被看穿了,获得了利益和便利的人也不愿意拆穿。

    实际上只有陈曦自己知道,自己以后想要从钱庄脱手可能都无法脱手,甚至应该说是自己的后裔可能都无法脱离这个玩意了,当然在一般人看来这是一件好事。

    毕竟算得上是一个恒久远的既得利益者的位置,但是陈曦很清楚,坐在这个位置上的负担绝对不会轻,光想想后世骂银行的有多少就知道,坐实了这个位置的后人,会是什么情况。

    加之这份权利实在太大,如果坐实了,以后的陈家会比九品中正之后的门阀还难对付。

    甚至说的过分点,王朝交替这种级别的祸乱,到时陈家这种握有印钞能力的家族,就算站错行,最多也就是换个家主,低调做人几年,之后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这种近乎毒瘤的世家,王朝交替根本打不掉的……

    这种底牌太硬的家族迟早会完成阶级固化,想到这个陈曦就有些纠结,他算是致力于解除阶级固化,虽说,他认同长辈的努力福荫后人的方式,但是他不认同那种后天未有任何努力,就彻底碾压其他人的方式。

    长辈的努力,如果后人无法继承,从本质上就是违背人性的,所以福荫后人可以,但是就跟爵位一样,后人如果没有足够的功勋,就需要代代降低,世袭罔替什么的,除了皇帝绝对不可以。

    毕竟在公元两百年这个时代,没有任何制度比帝制更适合,至于所谓的君主立宪,内阁,议会什么的都是扯淡,这个庞大的国家玩民主,在没有足够道德素质的情况下只有死!

    因而陈曦认同的是长辈可以给提携,但你自身能力要足够,下层的上升通道不能堵住,可以允许你能力和别人一样,但是你晋升,他原地踏步踏,甚至你略弱于对方都可以,可是绝对不能对方远强于你,而你却封堵了对方的上升通道。

    大量优秀的人才得不到晋升,只能徘徊在底层,而上层又是一群酒囊饭袋的话,这个国家距离完蛋也就不远了。

    老实说想那么远的陈曦也是够无聊了,但实际上真要说,陈曦也还真是因为无聊才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每天和鲁肃一样加班加成汪,陈曦绝对没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得。

    不过对于陈曦来说自己赋予的东西,最后收不回来也确实是有够头疼了,光从这一面说的话,其实这东西已经有些失控了。

    和刘巴闲聊,陈曦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荀彧对于这一方面了解的实在不多,偶尔陈曦偷偷放个大,还想让荀彧震惊一下,结果荀彧只是呵呵,根本不理解陈曦这一招有多恐怖。

    而陈曦自己又不能解释,一旦解释那不掉了格调吗,而且对方说不定还会以怀疑的眼神看着他,那就更没品了,所以发现荀彧没有深入的认知之后,陈曦基本没有在荀彧面前开大的意思了。

    毕竟明明一个特别厉害的招数,放出去,别人不仅没有欢呼,还一脸疑惑的看着你,看到让你怀疑人生,这种感觉,实在是说不上开心,所以陈曦也就老老实实和荀彧聊点双方都能听懂的。

    这种我明明有大招,随随便便就能秒掉你,你却完全不能理解的感觉,实在是太寂寞了,好在还有刘巴。

    虽说刘巴也不可能完全听懂,但是至少他能听懂一部分,所以刘巴听完基本都是一副“哇,好厉害,好厉害,这招实在太厉害”的虽不明但觉厉的神情。

    这就让陈曦有讲下去的**,当然讲到最后,也就刘巴能勉强接个话茬,荀彧等人已经完全不能理解陈曦说的是什么玩意了。

    “呼,终于有人能听听我的各种想法了,虽说因为社会环境各方面有所不同,不可能直接往里面套,但这都是经验。”陈曦吐了一口气,一脸欣慰的看着刘巴。

    你能想象,你憋了一肚子的东西,但是好多年一直没人和你分享是什么感觉吗,而现在陈曦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倾听的人。

    虽说对方也是基本听不懂,不过没什么,至少他还知道陈曦说的是什么玩意,这就够了,举世无双,找个人聊天都这么寂寞。

    “子川大才……”荀彧干巴巴的说道,他现在特别尴尬,从中期开始陈曦吧啦的东西,他就已经和听天书没什么区别了。

    “哈哈哈,我只是终于找到一个人扯淡了,下一次如果能见到,扯淡的内容肯定和这次不一样,下一次我就很多试验案例了。”陈曦笑着说道,“这次扯得这些基本很难直接运用,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制度。”

    经济这玩意,要玩得好,要玩到让天下人都承认,那么必须要有一个大国载体,虽说公元200年的汉帝国不是一个好载体,但他已经符合了所有的大国的要素。

    更重要的还是这里属于最初始的自然经济,这种情况下,慢慢小修小补,找个稍微学过经济的人来,都不可能玩蹦,自然经济最核心的一点在于自给自足啊!

    这也是陈曦有信心慢慢玩,慢慢试探出自己所需要的制度的原因,反正陈曦也下狠心了,花费个十年慢慢进行初级改造,之后再折腾三十年,看看自然演化规律,反正他才二十出头,有的是时间!

    “虽说听的不大明白,但是还能听出来陈侯有着自己的考虑。”刘巴一脸叹服的说道,反正他自从第一次见了陈曦之后,他之后见陈曦基本都是这么神色。

    “嗯,我自己有考虑,但是还需要谨慎,反正没真正上手之前多少的把握也得谨慎。”陈曦撇了撇嘴说道。

    陈曦其他方面也都罢了,但他最清楚自己肩上扛得是什么,所以陈曦要么不下手,一旦决定下手,那绝对是全力以赴。

    “你的谨慎,就是拉着我们一起干活是吧。”贾诩的声音突然传递了过来。

    “呃,那是因为我相信,有你们在,我不会出错啊,哦,不,是有你们在,出错了也能补救啊。”陈曦当即反驳道。

    “但是,为什么我的印象中,每一次调整,都是你搞出来,一开始你还算下功夫,到最后你连人都不见了。”贾诩没好气的说道。

    陈曦拉着一群人跳坑,最后他自己先爬出去了,让其他人填坑这种事情,看看鲁肃,还有到现在依旧在优化户籍的李优就知道了。

    “那不是因为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吗?”陈曦尴尬的说道,“再说,到了后面,你们也都明白了核心,也不可能出错,我继续做也是浪费人力。”

    “呵呵。”贾诩冷笑,根本不想和陈曦说道,确实到后期大家都明白该怎么干了,他们这种人去做也不可能出错了,但是你给我解释一下鲁肃每天睡的比猪晚,起的比鸡早是什么情况。

    “喂喂喂,贾文和,你这么看我,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跑了之后你也就跑了。”陈曦眼见贾诩的冷笑,当即撇嘴说道。

    “我要管理的事情也不少,郭奉孝和法孝直都被你扒走了,我一个人干了三个人的活。”贾诩被陈曦的反驳一激,瞬间给于反击。

    “喂喂喂,别牵扯我,我常年在军营和别人干架,从前年开始我就没见停过。”法正赶紧离开战场,完全不想被陈曦和贾诩波及。

    “说的你干三个人的活好像很可怕一样,郭奉孝跑了之后,我在满香楼见过你很多次,而且每次遇到你的时候子敬都在加班。”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刘晔根本不想说话,只是默默地离开战场,他现在神烦陈曦他们四个,这四个混蛋都没好好干活,更重要的是这四个混蛋都有一种特殊能力叫做我出去玩了一趟回来,活被干完了……

    老实说这一点刘晔还是挺佩服的,毕竟有一次鲁肃事情太多,吏治改革全权交给陈曦,结果整整一个月陈曦都没做,等到想起这件事的时候,第二天就要用了,陈曦当天硬生生给做出来了,而且看起来还真象是那回事,没啥错漏。

    也是那次刘晔才真正认识到陈曦有多可怕,不过也由此引发了一个问题,貌似陈曦分配的时候,这种策划性的东西一般分配时间都是按照月计算的,然而某人其实只需要一天就能做出来一个看着不错的东西,其他二十九天干什么去了!

    荀彧和繁钦这个时候都一脸无奈的捂着脸,他突然发现刘备麾下谋臣画风有问题。

    “你在满香楼见过我?”贾诩抬头望天,并没有什么羞耻的想法,没事干在那里听曲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话说回来,你确定看到的是我。”贾诩想了想说道。

    贾诩一个月也就去十次左右吧,不可能天天去,更何况他又不是郭嘉那种浪子,他倒是只听听曲,歌姬他家里有不少,但是专业的戏曲只有满香楼有,所以闲来无事就去去。

    “肯定!”陈曦笃定的说道。

    “讲道理,这么说的话,你一个月去的次数不下十四五次了吧,你去哪里做什么,又没有郭奉孝,你家里的侍女你都没消化完,听曲的话,你家里比满香楼还全吧。”贾诩一脸诡异的说道。

    成天逛花楼,后来定点在满香楼的,也就郭嘉,陈曦跟郭嘉关系好,经常一起去,郭嘉没节操,陈曦还要点节操,后来郭嘉走了,讲道理陈曦也就不需要去喝花酒了。

    “呃,早上路过不行吗?”陈曦尴尬的说道。

    “我早上不去的。”贾诩面无表情的说道,旁边的人已经无话可说了,总感觉,刘备麾下最厉害的家伙貌似不怎么干活。

    “咳咳咳!”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刘备听不下去了,咳嗽了几下,这两个家伙就是这么干活的?

    不过话说回来刘备也很好奇,陈曦为什么经常去满花楼,连自家的侍女都没完全摆平的渣渣,还能有别的心思?

    “咳咳,玄德麾下的臣子,令人别有一番震撼。”曹操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这么干活,刘备的摊子竟然还能越做越大,这群人的战斗力还真够可怕。

    “呵呵,倒是孟德兄麾下的臣子让人羡慕,我麾下的多是一些惫懒的家伙。”刘备开始还有些应付,但是说到后面有些心塞。

    想想当初,一开始陈曦几天就干了几年的活,李优干的也特别卖力,贾诩干活也很努力,鲁肃加班加点简直常年无休,郭嘉努力干活,刘晔努力干活,满宠努力干活,好像大家都在努力干活……

    可是到后来陈曦开始偷懒,其他人也多多少少开始有点休息的时间了,只有鲁肃依旧在加班,一切也都很和谐。

    只是为什么人鼎要揭穿这种和谐,看着在努力工作的,居然还在偷懒,尤其是陈曦,如此明目张胆,好吧,人家确实将活干完了。

    “他们的材质皆可谓之举世难寻,既然他们能偷懒,也就足够说明他们认为当前的局势可以做这种事情。”曹操笑了笑说道,但是心下却也多了一丝忌惮,他就不信,以陈曦,贾诩这种惊才绝艳的角色,会在形势不妙的时候偷懒。

    “喂喂喂,曹司空,我只是忙里偷闲。”陈曦辩解道。

    “不,你只是太闲了,又不想工作,躲在家里还容易被人找到,所以四处游荡,被伯宁逮住了,还能说是在观察民生。”贾诩直接截断了陈曦的话,他莫名有些拆陈曦的台。

    “喂喂喂,我这两天没惹你啊,再说我确实是在观察民生,你没发现我经常修改法令吗,而且修改了之后,治下确实比以前更好了,细节是非常重要的。”陈曦不满的的辩解道。

    “但更多的是随便找一个地方坐下,然后买点东西就开始吃吃喝喝,和路上遇到的知命,花甲,古稀老头一聊一整天。”贾诩一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的表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