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复出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活的周泰各项指标直接刷爆了所有的研究数据,甚至爆掉了典韦那一试管,到现在都没凝固的血所具有的各项指标。

    如此可怕的各项身体指标,自然导致原本预备的抑制剂效果差了太多,甚至到后来抽调的那号称能毒倒内气离体的试剂,调配的抑制剂也没能彻底抑制住周泰。

    活性状态下的内气离体,所表现出来的各项数据完全超过了华佗和张机的估计,简单来说给周泰准备的棺材板已经压制不住周泰了,若非不断调配制作抑制剂,恐怕现在周泰已经苏醒了。

    话说要不是姬湘来的巧,恐怕再过个十天半个月华佗和张机真就压不住周泰了,而正因为姬湘的来的巧,让华佗和张机得到了其他的消息,所以周泰被解放了。

    这个消息就是,刘曹孙联合了,大家一群人在北方,摒弃了矛盾携手收拾北匈奴。

    其实这个消息本质上和华佗他们没啥太大关系,之所以释放周泰的原因在于,大家联合了,华佗看了获得更好素材的机会。

    既然大家联合,那么典韦也就是自己人了,不说其他,打着检查身体的口号研究一遍典韦还是可以的。

    复活过来的周泰虽说各项数据已经超过了他们预估的指标,但是类比一下就知道典韦的各项指标恐怕更是超过了之前的估测水准,毕竟**的各项指标从周泰这边类比一下就可以看出了。

    这几天华佗和张机一边镇压周泰,一边也获得了大量更优质的实验材料,但姬湘带来的消息太过于惊人了,极其具有研究价值的典韦居然成了自己人,那么还不赶紧抓住机会去研究。

    因而华佗和张机想也没想就停止了手上的活,两个家伙说是医生,但皆是出身世家,一些浅显的道理还是很清楚的,现在这个情况真的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周泰什么的研究价值完全没有典韦高啊,更何况,不管是怎么说,周泰这边,他们是将一个死人给救活了,以后想要研究了,只要找到对方,对方肯定给面子。

    典韦那就完全不同了,跟他们基本无亲无故,想要研究那就非常困难了,尤其是这些顶级猛将,基本都不得病,不趁现在赶紧抠点研究材料,以后基本不用想了。

    至于以前活捉的想法,现在华佗基本没有了,那可是和飞升吕布过招的终极高手,不下死手,谁能拿下?

    搞不好真能拿下也是一个死的,没看到半死的周泰和活着的周泰各项指标的差距有多大,要是死了的典韦和现在活着的典韦恐怕差距更大了!

    研究了一个半死的周泰,他们已经搞出了疫病稳定剂和疫病适应注射液这种妥妥保命的东西,一个活着的典韦能研究出来多少东西,张机和华佗光是一想就双眼放光。

    所以为了典韦,周泰的研究还是丢到一边去吧,反正以后还能研究,当然这里面主要有一个很无奈的情况,周泰的细胞活性太强,抗毒性和主动抗药性太高,没有了华佗和张机不断调配新的抑制剂,就华佗徒弟的水平,隔不了几天周泰就诈尸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将周泰彻底唤醒,让他护着他们两个去北方,不管怎么说周泰当前也是天下第一等的猛将,保护他们两个还是毫无问题。

    因此两人合计了一下,打发姬湘去通知李优,然后两人就开始调配另一种注射药剂,准备全面激活周泰的细胞活性。

    话说,华佗和张机虽说一直将周泰当实验材料,但真要说在治疗上并没有亏周泰,甚至还用不了不少的珍贵的药剂刺激周泰的身体,免疫注射剂和强化注射剂也是这么弄出来的,不过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周泰貌似主要还是被当作实验材料。

    就在姬湘笑盈盈看着鲁肃,让鲁肃心下不安的时候,沉睡了两年的周泰终于苏醒了过来。

    猛地起身,周泰不解的看着四周,一股浓重的药味萦纡在四周,“这里是哪里?”

    “邺城!”华佗看着不惊不慌的周泰欣赏的说道。

    “我怎么在这里?我主已经攻伐到了邺城,我睡了多少年?”周泰这下真的有些惊慌了。

    “没,江东已经归属汉室了。”华佗平淡的说道。

    “我主如何了?”周泰大吃一惊,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体充满了力量,但是却几乎感觉不到那种自内而外诞生的内气,反倒是天地精气能清楚的差距到了。

    “为汉室效力,正在北方打匈奴。”张机突然探头说道。

    “你是仲景医师!”周泰看着张仲景惊喜道,“我现在要去北方追随主公可以吗?”

    “你想清楚,孙伯符已经不是曾经的的一方之主了,你现在的身份还是囚徒,之所以时隔多年还能苏醒,一方面是侥幸,另一方面也有我们治疗的原因。”华佗盯着周泰冷冷的说道。

    “囚徒又如何?我这一身的实力并没有失去,我还可以战斗,我还可以为了主公去战斗!”周泰双眼悲凉之中带着坚定说道,随后无比郑重的对华佗和张仲景施礼道,“多谢二位将我治好,泰这便前往北方去为国戍边。”

    周泰根本不敢去想孙策失败之后的情况,当初那个骄傲的少年,那个数年平江东,经略荆楚的男子,现在过的大概会非常痛苦吧。

    而当初那个英伟,永远自信的周公瑾,恐怕也好不到那里去吧,同样当初的战友,又有几个还在人间?恍惚间周泰突然发觉他醒的太晚,错过了太多。

    “咳咳,刚刚只是给你开个玩笑。”张机又探出头来说道,“孙伯符确实是在北方和匈奴作战,不过他一点事情没有。”

    这一刻张机清楚的看到周泰面皮的抖动,不由得哈哈大笑,“恭喜恢复,幼平!找地方坐吧,这几年的事情我给你说一下,然后你再做决定。”

    张机讲故事的水平一般,但是该说的也都说道了,周泰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主公亲自送我到此吗?”

    “嗯,孙伯符亲自送你过来的,所以我们都清楚,你一旦苏醒肯定会南归孙伯符,这一点我们没办法阻止。”张机看着周泰说道。

    华佗和张机两人一直镇压周泰的原因也就在这一方面,苏醒的周泰宁可死在这里,也绝对不会不作为的看刘备统一天下,只是因为刘备的对手里面有孙策,知遇之恩,只身犯险为救他一命,对于周泰这种汉子来说,只有用命来还这一个选择了。

    本来华佗和张机已经做好了将周泰镇压到天下一统的准备,加之两人也算是看出来了,以刘备的雄心,孙策可能能免于一死,到时候将周泰解放,万事可安。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赵云强横气势宣告自身存在的时候,也将当时触摸到临界点的周泰惊醒,之后意识归来,本能归来的周泰,单凭药物镇压已经变得非常困难了。

    毕竟现在的周泰和多数内气离体已经完全不同了,他现在是精之一道极致,强悍的身躯让他对于任何负面药剂都具有极大的抗性。

    可以说之后就算华佗和张机以高超医术接连镇压,本能已经归来的周泰迟早也会苏醒过来。

    “这样吗?”周泰沉默,“我知道,但是主公为我舍身犯险,我又如何不能为之赴死呢?所以二位如果阻我去见主公,泰就算不义也要冲杀前往北方。”

    “谁阻你?我们也要去北方,不过冀州以及靠近冀州的地方还算安稳,幽州北部乃至幽州以北可谓是一片大乱,所以我需要你护送我们二人前往北方。”华佗看着周泰说道。

    “这没有任何问题。”周泰郑重的说道,“只要不违背我主的命令,泰可由两位随意差遣。”

    “也不需要那样的承诺。”就在这个时候李优的声音传了进来,姬湘已经将李优带过来了。

    “你是?”周泰看着李优,虽说没见过李优,但是对方身上那种近乎于周瑜的气质,让周泰清楚这位恐怕是刘备麾下核心文臣。

    “李优李文儒,姓名并不重要,这是临时户籍和路引,有这个你就能去北方,这是地图,战马和车架也准备好了,你若要现在出发的话便可以前去。”李优从袖子里面拿出一堆东西递给周泰。

    “你不留我?从某个角度来说,我应该算是你们的敌人!”周泰接过东西之后,不练不解的看着李优说道。

    “那是以后,现在你是汉臣。”李优随意的说道,“这个带给孙伯符就够了,算是医疗费。”

    周泰微微一怔,隔了一会儿之后,还是选择将李优的那封信收下,“确实,汉臣!”

    “华医师,张医师,一路小心,我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但是你们必须记住,你们自身的安危非常重要。”李优非常郑重的说道。

    “放心,我们准备这个。”张机笑着从身旁的箱子里面拿出一个加厚的试管,盈盈的绿光,闪耀着生命的光辉,但是李优知道,这是一管伤寒的毒源。

    超强的感染性,还有致死率,仅仅一滴都足够称之为灾难。

    李优摇了摇头,“这种东西还是销毁了好,毕竟有一个传播的时间,而且危险性实在太高,我调遣了五百精锐老兵作为护卫。”

    “哦。”张机一想也是,就算这东西被他培养的能以内气作为能量源成长,但毕竟要花费时间,确实有些鸡肋。

    “也是,这东西给你了,你将之丢到滚水锅里面煮一煮就灭掉了,如果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将它煮开,到时候这东西喝着有点甜,而且这么一点喝下去,你能半天不饿。”华佗一想也是,从自己的箱子里面也将这玩意掏出来,和张机的一起递给李优。

    李优表示自己就算是死也不会去喝这种东西,还有知道这东西是甜的华佗,你到底干了什么,该不会真的喝了吧。

    实际上李优还真没猜错,华佗确实喝了,而且不仅仅是华佗喝了,张机也喝了,他们两个以神农尝百草的魄力,将各种有毒没毒的药统统尝了一遍。

    顺带一说张机的医道天赋和华佗的医道天赋配合,各种毒药吃下去,在致命前一秒,张机当即停止细胞信息传递,然后华佗逆转这一情况,随后两人赶紧将之前的感受写下来。

    这也是当前医学和药学大跨步向前的重要原因,当然偶尔也会吃到慢行毒药,甚至有些毒药伤及内府,不过对于张机和华佗来说,只要不是当场干掉他们的毒药,那就完全不是问题。

    将周泰送走之后,李优面无表情,老实说,在邺城他要做掉周泰真的不难,但真的没有必要。

    【没想到我这种人,也有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孙伯符看你的选择了。】李优远望车架远离,心下略微有些自然,曾经的他可谓是杀伐果断,没想到现在也有这么好说话的时候。

    【李文儒吗?看起来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周泰默默地想到,而且一边驾着高速马车奔驰在官道之上,一边仔细的梳理自己内在的变化,尽可能的掌控着自己的力量。

    周泰从苏醒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身躯惊人的变化,他的身体变强了太多,无尽的力量不断的涌出,但是曾经身躯里面流转不断的内气却已然彻底消失了!

    【无穷的力量从身躯之中涌现出来,而且我有一种身体不管什么敌方受伤都能快速愈合的感觉,但是我到底是变强了还是变弱了,没有了内气的我,还能不能战斗?】周泰心下不由得有些怀疑,但是很快他就坚定了信心,就算不能战斗,他也会守护在孙策身前!

    “恶来,你怎么了?”曹操看着有些心神不宁的典韦问道,“兵练的不错,不过这阵型太烂了,士卒倒是很可以,我让子孝来帮你练一练阵型,你这兵看着真不错。”

    曹操盯着面前一群七尺五朝上,甚至八尺的虎卫军,每一个都是肌肉疙瘩,铠甲都撑的鼓鼓的,看起来每一个都孔武有力,讲道理这个时代吃的这么糟糕,能锻炼成这样真的是天赋异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