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扫入历史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嗯,那也就算是一个不错的天赋,倒也不算太强,主要看怎么用。”陈曦无所谓的说道,有些军团天赋看着弱,但是在特殊环境下强的不太正常,主要就看普适性,这个天赋也算是普适性较高。

    不过话说回来赵云已经将白马的第二个属性训练出来,和赵云估计的相差不多,确实是近战能力,而且因为白马自身的超高速度,其实能用马刀打出惊人的伤害。

    不过缺点就是白马的近战必须保持超高速,一旦速度下降,白马的惊人伤害直接成指数下降,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总之白马速度全开的时候的马刀加上本身的驱风天赋基本能轻易的切开板甲,但当前最大的问题是白马速度提升到那么高的时候,就算白马的灵巧高到不像话也没有办法轻易操控。

    那爆表的伤害是白马士卒在最高移动速度的时候打出来,也就是近乎铁骑冲锋时三倍的速度,速度高到这种程度,白马近战的伤害已经和西凉铁骑本部持平了。

    靠着对于风的感知,白马的士卒在高速移动的时候能轻松的感知到攻击,同样靠着对于风的驾驭,两相结合之下,白马能依靠着自身的灵巧,轻松闪避开绝大多数的攻击。

    在这一前提下,白马也就有了近战的资格,靠着高速突刺转化而来的动能,以及使用驱风延伸出来的马刀震荡,让白马的伤害近乎媲美西凉铁骑的本部精锐。

    这个程度的伤害已经足以击杀军魂军团,然而,白马出现了新的问题。

    一方面是第二精锐天赋的前置条件便是高速突刺,也就导致白马依旧不能进行冲锋,不过这个不重要,轻骑外围切割本身就是一种相当不错的作战方式。

    另一方面,白马的士卒反应跟不上了,白马的士卒要打出高伤害,速度就需要特别快,而速度快了反应就需要特别高,尤其是白马不是一般的快,速度全开之下,已经超过了士卒反应速度。

    这就导致白马的士卒无法适应这种高速突刺时进行攻击的方式,木桩训练的时候,居然会大规模砍空!

    这还是加了赵云的军团天赋,冷静天赋下让注意力高度集中,但就算是如此依旧没有太大的意义,就是速度太快了,快到大多数士卒都不能把握住挥刀的时机。

    倒是降低速度的话士卒的命中率就会高很多,缺点就是速度下降了,攻击大幅下降,同时驱风的能力小幅下降,结果导致闪避下降了,赵云头都炸了。

    白马能近战,而且近战伤害还特别高,但由于超高的闪避需要由超高的速度作为保证,而超高的伤害也和超高速度挂钩,这就导致核心的高速必须保证,但速度快了反应跟不上了,赵云根本平衡不了这几个方面。

    而在前不久刚刚训练了几波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马超前来挑事被赵云打了一顿之后,心情不好之下,在军团天赋上狠狠地蹂躏了一番赵云。

    开了马超军团天赋的白马义从,将速度拉高到西凉铁骑冲锋速度的三倍,而那惊人的反应速度,让他们能很好的把握住这种超高速度的移动,也能更好的感触到风的力量。

    那挥刀的瞬间迸发出来的力量近乎已经迈进到了军魂军团这一层次的伤害,赵云表示那一刻他胸闷。

    之后马超自然又被打了一顿,但能恶心一下赵云,马超已经心满意足了,虽说被打了,但是走的时候心情也很好。

    这一点也让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明白,军团天赋这玩意真的看你怎么用,强大的天赋不少,但是最强的绝对没有,最强的天赋也要看使用的人。

    陈曦倒是一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也没有觉得高览的天赋有多强,但不可否认高览的军团天赋在战场上有极高的生存力!

    “杀!”高览怒吼着率领自己的本部朝着北方汹涌而来的北匈奴发动着反冲锋,硬生生将呼延哒哒率领的过万北匈奴青壮给逆推了回去,河北四庭的强大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北面的匈奴人不分男女老少疯狂的朝着高览的方向发动冲击,但是一**的攻击,带来的伤害,在高览本部三番两次重创之后瞬间恢复,并且略有变强的情况下,逐渐的让疯狂的匈奴人清醒了过来,没有人愿意和杀不死,而且比自己更强的敌人作战。

    高览也是发现了这一情况,逐渐的将外围已经两次,甚至三次使用了军团天赋的士卒调到了内围,然后将内围的士卒调出去,他要的是震慑,而不是牺牲。

    “给我去死!”高览一击扫开面前的数名北匈奴青壮,一把夺过一柄长枪,然后暗红色如同流质的内气疯狂的注入其中,然后高览狠狠地将之丢了出去。

    虽说一直以来呼延哒哒掩藏的很好,但是高览一边杀敌,一边观察北匈奴调动反应,逐渐的就推测出指挥人员的方位,而后仔细观察下便找到了呼延哒哒,因而在确定了身份的瞬间,高览不惜损耗大半的内气注入长枪之中,狠狠的朝着呼延哒哒的方向丢去。

    投矛带着尖锐的声音直接朝着呼延哒哒的方向飞去,虽说在空中就被磨灭了半数的内气,但其中所具有的威力,依旧钉穿了呼延哒哒以及保护呼延哒哒的亲卫。

    “众将士随我冲!”高览一枪钉死呼延哒哒,也不说贼将已死,只是怒吼着率领着所有的士卒朝着北匈奴的士卒发起了反攻。

    而失去了统帅的北匈奴,虽说依旧要为生存而战,但是没有了指挥系统,被高览抓住破绽一阵狠揍,干掉近千人,直接追出近百步北匈奴才靠着后方源源不绝的族人挡住了高览的攻势。

    不过这时气势极盛的高览已经彻底压制了这一方向的匈奴人,虽说人数因接连折损只剩下两千出头,但是却彻底的压住了北匈奴。

    “去,带领五百人保护主公!”高览甩头对一旁的王门说道,王门当即一脸敬服的领着五百人前去保护袁谭。

    不等高览方向的北匈奴趁着王门调走一部分兵力的时候舒口气,高览就再次发动了反攻,这一次先声夺人,直接让失去了指挥系统的北匈奴彻底失去了和高览争锋的资格。

    作为参加过当今天下最大规模战争的高览,拥有的战场经验完全碾压了这群连指挥一千人都是问题的北匈奴,虽说兵力处于劣势,但高览却死死的压住了匈奴这些老弱残兵的反击。

    “咔吧!”一声沉闷的响声,北匈奴最大的那座粮仓的顶塌了下来,那一瞬间在场所有的汉军都骤然回头,北匈奴的生命在这一个屋顶塌下来的瞬间进入了倒计时!

    “不!”无数北匈奴的惨呼,随之而来的是更可怕的反攻。

    然而在这的时候北匈奴营地突然传来一长串匈奴话,流利的匈奴话瞬间喝止了所有了匈奴人的反攻。

    “诸位弟兄,随我攻击汉军营地,我军粮食已尽丧,就算打破汉军防线也无有粮草,为今之计唯有趁汉军倾巢而出,抢夺汉军军粮,众将士随我攻伐汉军营地!”一长串匈奴话出现在了营地之中。

    这一刻因为粮仓彻底被焚毁,基本无法扑灭,导致内心基本绝望的北匈奴族人骤然升起了希望!

    当即数十万北匈奴直接调头朝着汉军那个占地两千五百亩的营地冲了过去,而汉军也像是疯了一样追着北匈奴身后在砍,仿若要拼命拉住北匈奴,可惜拦住万把人,守住一小块地方,不让几十万人冲进来还勉强有可能。

    而万把人要拉住几十万,不让几十万人跑,那就是痴心妄想了,而汉军现在遭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就算所有的士卒都玩命的追逐着前方的北匈奴,但是北匈奴为了生存而战,也都是全力朝着汉军营地冲去,根本不会去回头迎战汉军。

    就这样汉军硬生生砍到了不下两万的北匈奴人,但这对于北匈奴那庞大的数量来说,不啻于杯水车薪。

    双方的营地距离不过五百米,从这个营地的中心,跑到另一个营地的中心所花费的时间不过一炷香,汹涌的北匈奴在已经近乎癫狂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注意到汉军营地是如此的空虚。

    也有可能是注意到了,以为汉军倾巢而出,再或者到了当前这种程度北匈奴已然暴动,根本没有人能指挥,所有的北匈奴族人都是发狂着追逐着前面的人。

    没有人知道吼出那一声的“匈奴人”已经离开他们的队伍,也没有人知道汉军的营地里面就没有北匈奴人所想的那么多粮食。

    更不会有人告诉北匈奴,汉军这两千五百亩的营地就是留给匈奴人的坟场,在数十万北匈奴冲入营地之后,一朵巨大的烟花在天空炸碎,随后数千汉军从营地下面的刨花之中钻了出来。

    这一刻不少清醒的北匈奴已经明白他们中计,但是他们实在不知道,有什么计谋能干掉数以十万计的昆仑神后裔,而下一瞬间他们明白了,但已经晚了,也完了!

    下一瞬间,在这个占地数十万亩的营地上骤然出现了千余处火点,不同于北匈奴特意温养出的耐火性,汉军的所有的木板都是易燃物,甚至在这几天三令五申的时间里都出现了失火。

    因而随着数千个火点出现的瞬间,便注定了这个营地的结局,大量的泡油刨花,以及大量架空的松木木板,快速的燃着,随之而来的便是大量在木板之间埋好的桐油网络瞬间被激发,火焰登时顺着桐油网络延伸了下去。

    与此同时南北两个方向同时刮来了狂风,霎时间风助火势,原本都疯狂见长的火焰,直接被拉出了巨大的火蛇,甚至因为空气对流形成了巨大的火龙卷。

    “所有人封路!”覆盖数千亩的营地几乎在是个呼吸间同时火起,审配登上围墙向所有的士卒下令道,在万余人的努力下,很快就将原本留下的十丈宽的豁口封闭掉了。

    火起的瞬间,无数的北匈奴发狂着朝着外围跑去,无数人直接被踩刀,但是油路的延伸让火舌在很短的时间就冲到了营地的中心,霎时间原本已经陷入癫狂的北匈奴彻底疯狂了起来。

    可惜不管是哪种疯狂也抵挡不住这铺了足足有两尺厚可燃物,覆盖两千多亩的火场。

    “北匈奴的历史到这里可以画上休止符了。”审配站立在城墙上看着那些影影绰绰在火场里飞奔,然后倒下的北匈奴士卒说道。

    “我们之前就住在这样的营地上面?”袁谭看着在几个呼吸之间就整个燃烧了起来的营地无比震惊的说道。

    “这要不是我们的营地,怎么可能布置的这么容易烧?”审配瞟了一眼不远处的火光,滚滚的热浪让他不在那么泛冷。

    “你不怕把我们烧死吗?”袁谭一脸惊恐的说道。

    “我不是三令五申不让玩火了吗?”审配笑着说道,这一刻纪灵,高览等将领皆是后背发寒。

    “我没被烧死真的是先祖保佑了。”袁谭一脸唏嘘的说道。

    “基本不用看了,北匈奴除了营地里面可能剩下一些极少数残留的部族,其他的只要进入了我们的营地就算命大活下来,也不可能杀出来的,等到火焰彻底熄灭之后,我们在这上面驻扎一天再行处理。”审配神色冷淡的说道。

    “和汉室对掐了两百多年的匈奴人就这么终结了吗?”袁谭望着火场之中影影绰绰奔跑着,时不时倒下的人影,还有耳边传来的惨呼声,不由得生出一种世事难料的感觉。

    “是啊,汉匈两族从先秦延绵数百年,波及数十代的恩怨到现在算是彻底结束了,我们赢了,主公请下令,命人前去清剿北匈奴营地,除恶务尽,一个不留。”审配缓缓地开口说道。

    “蒋奇,王摩,朱汉,刘宇,你们四个,各带两千人去清剿北匈奴营地,所有尸体都补上两刀,不留任何活口。”袁谭面色平静的下达了这一命令,随着这一声令下北匈奴纵横不败的时代彻底被扫入历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