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须卜成身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求订阅啊,看书的请到订阅啊!

    “匈奴不符合任何一项吧。”荀彧面色阴沉的询问道。

    “不符合,但这玩意和军魂一样可以传承的,不过你们大可放心我没感觉到对方出现的帝国意志有多危险,所以不会太强,天知道是匈奴什么时期留下来的历史垃圾。”陈曦冷笑着说道。

    “你能感觉到?”周瑜一边调度大军,一边开口询问道。

    “嗯……”陈曦点了点头,但是没有说的太多,但是那一个字已经足够说明太多的东西了,在场的哪一个不是人精。

    贾诩看了看陈曦,只是做了一个动作,陈曦默默地点了点头,贾诩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没猜错。

    随着刘备拿下北方几乎所有的产粮地和人口大州,陈曦精神天赋所能收集到的精神量越来越多,而随着刘备治下生活水平越来越高,陈曦所能接收到的游离精神量重合度也越来越高。

    实际上在陈曦纯化这些精神量的时候,也就是在凝聚帝国意志,甚至现在陈曦这边已经构建出了虚幻的帝国意志雏形,然而到了这一步,陈曦却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就仿若有人在前方阻拦一样。

    当然陈曦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帝国意志这种东西怎么想也不会太好凝聚,刘备现在的势力能凝聚出一个雏形陈曦已经很满意了,剩下的就是水磨的功夫了,不过回头陈曦就想到了偷懒的方式。

    这些事情陈曦也不会大嘴巴告诉别人,藏起来作为杀招挺不错的,加之他本人之前也感受到了北匈奴那边传来的那带着暮色气息的衰落意志,如此虚弱的气息,陈曦还真没将之放在心上。

    不过现在的话陈曦基本已经确定了,匈奴一方的帝国意志被锁定在了超速恢复上,而且程度真的很低,恐怕连无副作用都算不上。

    周瑜看了一眼陈曦,从陈曦这边得到了准确的答复之后,当即不再多问,开始调动军阵其他位置的士卒开始全面围攻。

    随着周瑜鼓点的变化,原本形成的月偏食的阵型,在月弦最细的地方骤然内凹,这一刻夏侯渊和黄忠毫无保留的爆发出自己的军团天赋,而这一刻夏侯渊的军团天赋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赤红如流火一样的军团天赋,彻底覆盖了夏侯渊麾下的每一个士卒,每一个士卒的的实力都节节攀升,而且不同于其他人军团天赋的单方面提升,夏侯渊的军团天赋将士卒的每一项都解开到了士卒所能承受的极限。

    那一瞬间夏侯渊那个方位爆发出来的气势直接超越了在场任何一个独立的军团。

    “呃,我记得他的军团天赋应该是行军速度加快吧。”陈曦侧头看着荀彧说道。

    “不是的,他的军团天赋我给解释过,在不损伤士卒的情况下解开士卒方方面面的力量,但是由于大脑对于人约束,正常人平常发挥的力量和不造成损伤发挥得力量其实差别不大。”诸葛亮一脸无可奈何的说道,“所以一般情况下这就是一个废材天赋。”

    “那现在是什么鬼?”陈曦一脸发木的看着,夏侯渊狂怒着从北匈奴准备的后军之中插入,身后的士卒悍勇的直接切开了北匈奴的后军,这完全不废吧。

    “现在属于特殊情况,现在士卒被强化了意志,适应性又全面提高,加之又有陈尚书调节士卒的内循环,荀尚书勾连外循环,这个约束上线被拉高了很多,而全面平均提升,在一开始肯定远弱于单项强化……”诸葛亮看着陈曦双手一摊。

    后面的话,诸葛亮不说陈曦也明白了,全面平均的提升确实一开始会很弱,但是当过了某个界限之后,全面提升的家伙打死一群单项强化的家伙都毫无问题。

    虽说夏侯渊现在的情况不至于因为上线的拉升,整个军团被提升到那种程度,但是也远远超过了正常军团天赋的水平,每一个士卒全方位提升了数成。

    “须卜成,受死啊!”张飞怒吼着手持丈八蛇矛朝着须卜成捅去,这一刻他的身体里蕴含着无穷的力量无法宣泄而出。

    “张飞!”须卜成一惊,但是直刺过来的蛇矛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事情,挺枪横扫格挡住张飞的蛇矛,但是那矛尖传递来的巨力直接让须卜成双手发木,这蛮子又强了。

    张飞一击不中,当即改刺为横扫,方圆一丈的北匈奴直接被张飞这一击直接扫成两半,血雨迸射而出,一击之下直接清出一大块的地方,“之前两次皆未拿下你,这一次看我杀你!”

    “少说大话!”须卜成深吸一口气,四肢百骸之中无穷得力量传递到了手上,这一刻他的双眼无比冷静,至于百多步外正在拼命冲过来的张辽和庞德直接被他忽略,张飞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

    “杀!”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出手,刚猛的力量从他们的枪矛上传递过来,开启禁术,力量大幅度攀升的须卜成本以为他能靠着暴涨的力量压制住张飞,而从张飞的蛇矛之中传递过来毫不逊色他的力量,不,甚至隐隐超出!

    须卜成这一刻额头青筋迸起,心脏疯狂的鼓动,身体每一处都在轻微的颤抖,一丝丝的内气被强行压榨了出来,然后迸发出所有的力量。

    张飞同样迸发出自己极致的力量,身体之上隐隐已经鼓动起了内气,胸腔之中同样疯狂的压缩着内气和空气,今日须卜成必死!

    张飞和须卜成两人连战二十余招,须卜成胯下的宝驹脖颈一歪口头白沫,根本无法承受两人的巨力,当然张飞的乌骓也没好过。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实力!”张飞从战马上跃下直接坠到地面上,跨步而出冷冷的盯着须卜成。

    须卜成同样冷厉的盯着张飞,两人站在草原之上,四周的汉军和北匈奴皆是远远离开,空出一大片留给两人交战。

    这一次两人皆是没有开口,几乎同时朝着对方虎扑而去,手上的马战武器因为长度不适合步战,在交手第一回合直接弃之不用。

    下一瞬间腾开双手的两人狂猛的撞在了一起,张飞当即直拳横推,须卜成毫无畏惧同样一拳直刺张飞左胸。

    两人同时左手防护,皆是被巨力打的倾斜,这一次张飞清楚的感觉到须卜成的力量居然逊色于他丝毫。

    当即张飞在身体上身倾斜的瞬间,右腿朝着同样倾斜倒地的须卜成肋下扫去,而须卜成的战斗经验同样丰富,也是一脚扫向张飞的肋下,两人的右腿直接在空中撞在了一起。

    一声沉闷的爆响,如同钢铁对撞一般的声音,须卜成和张飞的下裳裤腿直接炸成零碎,腿部的肌肉几乎同时一鼓,如同一根根钢条一般的肌肉直接撞在了一起。

    瞬间两人皆是倒退,侧身的左手直接按地,身体周遭的空气硬生生被巨力带起的劲风抽的爆响,空气明显的能看到被撕裂的痕迹。

    站起瞬间,张飞便看到须卜成的双眼变得赤红,身体每一处也像是燃烧起来一般变成的火红色,张飞清楚这是须卜成激发了所有的气血锁在身体里面,这一刻的须卜成才是真正的巅峰。

    “张飞,接我一拳!”须卜成怒吼着朝着张飞冲去,这一刻张飞已经能看到空气之中的涟漪,在无法动用内气的情况下能抵达这一步,已经足够和任何搏杀了。

    张飞不闪不避,一拳砸向须卜成,两人皆是不再闪躲,须卜成是因为知道庞德和张辽将至,而张飞是死不退让。

    两人的身上皆是传来了打铁的沉闷声,须卜成明显后退一些,张飞当即前进半步,又是一击砸向须卜成的胸部,而须卜成不闪不避同样反击,张飞硬扛一击,不退不避,再进一步又是一拳。

    张飞出拳越来越狠,气势越来越盛,每出一拳再进一步!

    身影如电,空气之中不断的传来沉闷的爆响,两人皆是放弃了多余的动作,以最简单的出拳,承受拳力来决出胜负。

    “死!”随着须卜成一记重拳砸在张飞左胸,积蓄足了气势的张飞胸部骤然鼓胀了起来,一声如同雷暴一样的吼声,朝着须卜成吼去,那一瞬间两人之间的空气直接被这一声震碎。

    而所有的动作也在这一刻结束,两道人影骤然停止了交手,张飞落地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然后拿起自己的蛇矛,翻身跃上踏雪乌骓直接离开,须卜成死。

    站立在原地的须卜成先是七窍流血,随后身体各处不断的渗血,和张飞的极限碰撞,已经震碎了他的内脏,而张飞最后一声暴喝,直接震碎了须卜成身体各处的血管,这种程度华佗来了也没救。

    “是条汉子,但是选错了对手。”张飞驾马从须卜成站立的尸体旁冲过去,狂风吹过,须卜成的尸体缓缓倒下。

    张辽和庞德看着缓缓倒下的须卜成脸色一黑,就这么不到三十个呼吸的时间,张飞居然就和须卜成分出了胜负了。

    张辽和庞德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当即也不再说什么,直接分开开始清剿须卜成率领的这一部北匈奴精骑。

    北匈奴的军团天赋消逝掉第一个瞬间,另一个方位昆绾方向的紫白色的军团天赋也消失掉了。

    徐晃捂着从左胸到右腰越来越深的巨大伤口,冷笑着看着被自己的大斧斩成两半的右贤王昆绾,驾马过去伸手将自己的车**斧捡了起来,至于上身巨大的伤口,正在缓缓的愈合。

    “众将士随我杀敌!”徐晃气势雄浑的怒吼道,在今天之前一直没有什么太大战绩的他,终于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右贤王昆绾死于他的手上。

    且说之前昆绾率兵前冲,汉军这边给安排的是江东三老将加凌操,这个组合说实话一点都不弱,三老将的经验配合加上程普完美发挥的军团天赋,又暗搓搓的藏了一个凌操,足够应对多数情况了。

    然而昆绾刚好属于这群人没有办法应对的范畴,双方初一交手,程普等人就损失惨重,昆绾的本人的实力也就是内气离体大圆满,就算有秘术,也不至于在军阵中能架住一群人。

    想当初颜良浪的飞起,结果军阵云气压制下,被周仓加上十多个练气成罡的高手团团围住,虽说能架住,却也冲杀不出去。

    而昆绾当前的实力尚不及当初的颜良,程普等人也强过之前周仓的团队,结果没打过就算了,韩当还差点被昆绾给杀了。

    昆绾的军团天赋溅射简直邪门,尤其是昆绾自己使用出来,对他来说打一个人和打一群人没啥区别,一招下去溅射两个小的攻击,虽说没有办法控制方向,但是群攻的时候对方人越多,这招越麻烦。

    当时程普和凌操被这招逼得根本不敢和昆绾多过招,而原本打算围攻的韩当,黄盖,徐琨等人也不敢上前,生怕被波及,毕竟内气离体的招数就算是削弱了一两次,对于练气成罡也够致命。

    昆绾麾下的士卒也同样具有这种能力,虽说没有昆绾本人那么夸张,而且溅射伤敌不分敌我,又没法控制方向,但是架不住昆绾的士卒冲入到汉军之中,一击下去就能波及到一大片。

    很快昆绾就将程普的防线打的七零八落,若非黄盖当机立断组织精锐阻击,并且用弓箭手压制,搞不好程普这一部都撑不到徐晃的援军到来。

    等到徐晃冲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二话没说直接朝着昆绾的大军发动攻击。

    “徐将军小心,这个蛮子的军团天赋能溅射出大量空气凝聚成的攻击,而且还能不断的溅射下去,波及的非常厉害,一旦对方冲入我军本阵会造成非常大的伤害。”黄盖眼见徐晃一股脑的冲过来当即给徐晃解释道。

    徐晃听闻,当即一愣,这军团天赋不是让自己克制到死的节奏吗?不过他也不是蠢人,当即明白周瑜调他来救援的原因。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