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丘林碑死

目录:| 作者:| 类别:玄幻魔法

    就在太史慈和糜芳赶到邺城的时候,北方的战事即将落下帷幕。

    丘林碑手上的长枪横扫,依靠着他的军团天赋,强横武力,没花费太多的时间,他就从汉军包围圈的东北角冲破了三层包围,进入最外围用来阻击杂胡的世家防卫圈,不过作为代价他所率领的两千多北匈奴精锐,已然只有数百人冲杀出来。

    “丘林碑休走!”就在丘林碑即将冲杀入最外围的防卫圈的时候,夏侯惇一马当先冲杀而出拦住了丘林碑。

    “是你!”丘林碑一枪横扫被夏侯惇架住才发现他的正前方居然又出现了两个内气离体。

    “是我!”夏侯惇怒吼一声,这时已经冲杀到了云气的边缘,丘林碑和他都能绽放出一部分非人级别的力量了。

    丘林碑也知道这时已经到了最后一道防线,冲出去北匈奴尚有一线希望,冲不出来北匈奴就会被历史的车轮碾成尘埃。

    当即丘林碑再无丝毫的犹豫,将几乎所有的狼魂收回到自己的身体之中,精气神三道皆是攀升到极致。

    伴随着一声怒吼,丘林碑和夏侯惇直接展开了碰撞,而丘林碑的实力明显胜过夏侯惇一筹,初一交手,不管是气势还是力量各方面全面碾压了夏侯惇。

    孙策双眼一凝,之前和夏侯惇猜拳,谁赢了谁先上,结果号称运气逆天的孙策居然输给了夏侯惇,结果输了的他只能等夏侯惇不行了在上,而现在丘林碑展现出来的实力非常可怕。

    “杀杀杀!”丘林碑本身就具有远超正常人的内气和体魄,而现在整个种族的生死压迫在他的身上,让他原本和群狼纠葛不断得神逐渐从狼魂之中超拔而出。

    本身各方面属性就极其可怕的丘林碑,如果能将自己的神从这种纠葛之中超拔出来,那么绝对可以一跃成为媲美吕布的顶级强者,而现在在种族生亡的压力下丘林碑疯狂的压榨着自己的潜力。

    丘林碑的神不断的冲击那些那些纠缠在自己神上的野性意志,努力从其中超拔而出,那近乎强行剥掉自己灵魂外壳的痛苦,让丘林碑显得无比狰狞,而在这种狰狞之中,丘林碑的神开始超脱。

    “叮!”孙策一枪架住丘林碑直刺夏侯惇的攻击,孙策已经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吕布那种如渊似海的压迫感,对方正在蜕变。

    “速速和我联手击杀对方!”孙策虽说有霸主之姿,讲求王霸之道,但他可不是傻子,放手让对手成长这可不是好事,对方的实力已经明显要破格了。

    “好!”夏侯惇怒吼一声,也不管已经被丘林碑一枪刮开的护肩,双眼血红的朝着丘林碑发动了攻击,而且和孙策要护住自身不同,夏侯惇只攻不防,只进不退,很快身上的铠甲就被打的零碎,身上也出现了数道伤痕。

    这还是孙策帮忙防御的结果,若非如此,夏侯惇现在身上就不止这几道伤痕。

    丘林碑同样疯狂的反击,虽说他的气势在不断的攀升,但是他依旧无法击败对面的夏侯惇和孙策,毕竟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在实力相近的时候,以一己之力击败数人。

    三人都是有着清晰的目的,所以丘林碑死命前冲,夏侯惇和孙策毫不退让,短短十个呼吸,夏侯惇身上的铠甲不是碎了,就是被打飞,而丘林碑身上同样如此。唯有一直帮忙防御的孙策能稍微好点,但身穿的黄金锁子甲也凹凸不平。

    随着受创越来越重,夏侯惇的气势越来越可怕,直到登临某个界限之后夏侯惇直接将孙策推开,单人应对丘林碑。

    “看起来你也就如此了。”夏侯惇和丘林碑一枪碰撞,两人皆是后退数步,而不同的是夏侯惇的伤口之中在这一震之间溅出了无数的鲜血,手臂上的鲜血落到长枪上,缓缓滑到枪尖。

    丘林碑根本不答话,迎着夏侯惇直接撞了上去,夏侯惇双眼冰冷毫无惧色,身上的鲜血直接被震成雾状,如同鬼神一般朝着丘林碑撞了上去。

    这时两人的长枪除了刺,挑,扫等最简单的技巧,几乎再无其他的变化,零零碎碎的攻击衔接在一起,全是战场上杀敌的招数。

    两人的枪势皆是刚猛雄浑,而双方都有不退让一步的意志,因而夏侯惇和丘林碑的战斗越发的惨烈。

    直到某一刻丘林碑一枪点出,夏侯惇吐血坠马,他的军团天赋血战对于他的损耗大过了加持,而丘林碑则是越战越勇,最终夏侯惇败北,而这时的丘林碑已经近乎神破界。

    原本被无数狼魂纠缠着的他,在背负了整个种族生存的压力下,硬生生撕开了罗网,只剩下很小一部分就能彻底脱离狼魂的纠缠。

    孙策一枪架住丘林碑,这时的丘林碑已经让他有些心惊肉跳,对方的正面有两个巨大的创伤,这等伤口,放在正常人身上足以致命,但是在丘林碑身上这一刻仿若无伤大雅一般。

    丘林碑看了一眼孙策,可能也是知道孙策不是随意几招就能击杀的对手,扫了一眼夏侯惇,策马准备朝着东北方向冲去。

    眼见丘林碑要冲杀出去,孙策再无丝毫的犹豫,当即让人护着夏侯惇离开,自己率兵朝着丘林碑阻击而去,而这时,关平,魏延,蔡阳一行人甚至尚未冲杀到三道防线。

    “你们先走!”眼见孙策堵了过来,丘林碑命令北匈奴士卒先撤往东北方位,而自己留下来阻击孙策。

    除了一部分丘林碑的亲卫,其他北匈奴士卒闻言皆是朝着东北方向先行冲杀而去,却未想到,来去如风的白马义从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正准备叫人一起来绞杀突围的北匈奴。

    而就在丘林碑刚准备向孙策出手的时候,正东方向飚过来一大片弩矢,当即就有不少正在攻击外围汉军的北匈奴中箭落马。

    “放箭!”旗冬之前看孙策和夏侯惇两人只带着十几个人往东北跑,就感觉有些不太妙,因而率领着五百自己老家的西凉铁骑朝着孙策追去。

    虽说不是后期李优那种非常能打的西凉铁骑,但也绝对不逊色正常的精骑,这也是为什么别的家族一来几千人,旗冬只有几百人的重要原因。

    也好在有这几百人,否认旗冬还真不敢阻击北匈奴,毕竟外围这些汉军全是最近训练出来的世家私兵,弄过来算是应对杂胡的,遇到北匈奴精锐那可真就力有不逮了。

    这也是为什么到了这里云气开始稀疏消散的重要原因,这些才训练了几天的世家私兵,要是有于禁统帅的话还行,而没了于禁统帅,能保持这样的云气已经算是于禁能耐了。

    自然之前被丘林碑率领的北匈奴精锐一冲,差点崩溃,不过本身也不是让他们来杀敌的,他们主要是用来阻击杂胡的,北匈奴精锐杀到这里,放出去,自然有白马义从搞定。

    什么负面都不吃的赵云军团,才不会担心乱阵,黑暗封闭这些乱七八糟的天赋,更何况以白马义从的速度也完全不担心冲出来的家伙会跑的特别快,但凡和白马比速度的都已经死了。

    更重要的突破三层精锐士卒组成的防线,北匈奴精锐的阵型早就散的一塌糊涂,再有外围世家私兵的分散,出来的北匈奴精锐必然会被白马义从秒杀。

    这也是周瑜命令赵云搞定之后,就去外围做机动兵力的原因,实在是没有任何兵种比白马义从更适合清场了。

    “来得好!”孙策大笑道,一枪架住丘林碑,然后直接和旗冬汇合,有这么一支精兵,拖住丘林碑毫无问题,丘林碑的军团天赋是乱阵,而他的军团天赋除了威势,还削弱其他人的军团天赋。

    当即孙策率领着不多的骑兵直接将丘林碑堵住,至于丘林碑虽说实力强横,天赋效果利于破阵,但是威势被孙策压制,军团天赋又被孙策的天赋克制。

    如此这般之下丘林碑虽说实力极强,但是等他花费半炷香甩开孙策精骑的纠缠之后,身后的关平,魏延,蔡阳已经追了上来,而外围的白马义从则已经拱卫着赵云出现在了这一地区。

    有赵云在外围看护,加上李条五个内气离体毫无顾忌的的对丘林碑下了杀手。

    五人,五种招数同时朝着丘林碑发动,丘林碑狂怒之间奋力抵挡,但也确实无法招架,三招之后丘林碑周身皆是破绽。

    奋死不顾从李条的方向突围,身中五创的丘林碑怒吼着冲出了重重包围,对上了周瑜最后一层防御圈,而他的面前仅剩下一个敌人,所有的白马义从已然拉开了距离,在场的北匈奴仅剩下他一人,而其他人已经死在了白马义从那苍白的刀光之下。

    冲杀出包尾的丘林碑已然双眼模糊,身中五创的他,从某种程度上讲,已经死了,只不过某种意志驱使着他不倒下,硬是杀到了赵云的面前,一枪直刺,赵云伸出食指挡住枪尖。

    丘林碑缓缓的朝着北方倒下,喃喃自语道,“我……恨啊……”

    丘林碑气绝,从东北方向突围的北匈奴尽皆身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