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神驹飞黄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北匈奴完了,试试招降吧。”荀彧叹了口气说道,望着另一支被包围起来的数千北匈奴精骑说道。

    “我觉得还是不要招降了,我们已经击败了北匈奴,所以还是不要折辱他们了,送他们上路吧,他们虽说失败了,也即将死绝了,但他们是我们的对手。”贾诩侧头突然对周瑜开口说道。

    “是啊,让他们虽败犹荣,全军死战不退,保留这份北匈奴人的意志也好。”程昱附和着贾诩的提议。

    “作为我们承认的敌人,我们不应该折辱于他们,他们都是战士,所以还是让他们去死吧。”郭嘉笑眯眯的说道。

    “士可杀不可辱,作为和我们征战对抗数百年的对手,我们不应该折辱他们,他们只适合英勇的战死。”陈宫也缓缓地开口说道。

    “投降的只会是南匈奴,北匈奴就算是死也应该保留着骄傲。”法正缓缓开口说道。

    荀彧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也算是默认北匈奴只适合英勇的战死,其他方式完全不适合。

    周瑜一直没开口,等这群人统一意见之后,挥舞了一下旗帜,最后一万余名弓箭手引弓搭箭,密集的箭雨为北匈奴的时代画上了最后的句号。

    箭雨洗地之后,汉军将所有的北匈奴尸体全部找到,每人补上一刀,未留下任何一个俘虏,北匈奴精锐尽数折损于此。

    北匈奴士卒一个未留全数灭掉之后,原本随北匈奴一起来参战的杂胡俘虏尽皆瑟瑟发抖。

    “速仆丸,你的眼光真好。”塌顿嘴角发苦的看着苏仆延,也看着几十万杂胡俘虏瑟瑟发抖的在那里挖坑,就算是跟着汉军打赢了这一战他也全身发寒。

    “我叫苏仆延。”苏仆延盯着塌顿冷冷的说道。

    “这不是要将这几十万人全埋了吧。”塌顿有些发寒的说道,原本以为还能大战一场,没想到这一战汉军一口气就灭掉了北匈奴,几十万杂胡硬是一个都没跑掉。

    “你想去问吗?”苏仆延扫了一眼塌顿询问道。

    塌顿听闻,不由得扭头看向在那里闲聊的周瑜,对方神色温和,但是之前操控着几十万大军大战北匈奴的就是那个青年,而命令几十万俘虏就地挖坑的也是那个青年。

    周瑜的对于视线的感觉很敏锐,在塌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不过一秒之后,周瑜转头就看向塌顿,那一瞬间塌顿汗毛倒竖。

    塌顿在周瑜扭头看过来的时候颇有些不知所措,手舞足蹈完全吓坏了,最后傻傻的下马对着周瑜的方向躬身行礼。

    “……”周瑜虽说没明白怎么回事,但眼见对方如此郑重,而且还是和自己一起北上扫讨北匈奴的熟人,于是也就回了一礼,然后看着对面塌顿一脸欣喜若狂的神情。

    “诶,你家的乌丸好像脑子有问题了。”周瑜侧身用手肘捅了一下陈曦说道,陈曦侧头看了一下塌顿。

    “哦……”陈曦对着塌顿的方向招了招手,塌顿赶紧跑了过来。

    “听说你杀了一个鲜卑的内气离体。”陈曦对着塌顿询问道。

    “刚好……那家伙……撞到我。”塌顿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之前他还没觉得这群人多厉害,但是这次见了汉军的威势,塌顿清楚感受到了这群人的威严。

    “不错,回头要不要换个国籍,登记造册,以后就是汉室子民了。”陈曦满意的说道。

    塌顿杀那个鲜卑的内气离体也是运气,之前不是说了,孙策杀了一个鲜卑的内气离体高手,其实当时遇到了两个,孙策杀了一个伤了一个,结果受伤的跑了,孙策也没追。

    主要是孙策不觉得鲜卑的内气离体杀起来有什么价值,所以没太注意,回头对方撞到了塌顿,塌顿占了一个便宜。

    “要,要的,要的。”塌顿欣喜若狂,忙不迭是的回答道。

    如果说以前塌顿对于汉室还有轻视之心,那么这一次之后塌顿对于汉室只有敬畏了。

    这也是以前一直看不起苏仆延的塌顿会对苏仆延说出那种话的原因,他在羡慕苏仆延的眼光,雪中送炭和他这等遭遇胁迫,倒向之后还有小心思的家伙,谁更重要?

    塌顿以前自负自己是内气离体的实力,而这一次不算杂胡,只算北匈奴和丁零,前前后后死了不下十名,每一位都不逊色于他。

    汉军根本不多他塌顿这么一个内气离体,别说他还有小心思,就算是没有别的心思,他在这强盛的军势面前又能算的了什么?

    因而在陈曦询问他要不要成为汉室子民的时候,塌顿欣喜若狂,如此强大的靠山,如此粗的大腿,此时不抱,更待何时。

    “那回头跟我们一起去长安,倒时会赐予你一个出身。”陈曦平静的说道,他现在的气度已经非比寻常,掌管生杀大权,影响千万人命运。

    塌顿这时欣喜若狂,不住的感谢陈曦。

    汉朝强盛的时代,多少外族仰慕,而现在汉室仅仅是流露出来的威严近乎碾碎了整个北方,如此强盛的势力,能有幸作为其中一员,岂能不心生狂喜。

    塌顿一阵感谢之后,也知道不能耽搁陈曦的太久,随后便一边感谢一边离开。

    “又收了一个内气离体?”荀彧看了一眼蹋顿的方向,笑问道。

    “也就是一个冲阵的将领,搞不好冲阵的时候还打不过练气成罡。”陈曦笑着说道。

    荀彧无语的看了一眼陈曦,不过陈曦这话没乱说,冲阵的时候,练气成罡打死内气离体虽说极其少见,但旁边不是还有一个关平吗?

    “平儿,叔父说的没错吧,冲阵的时候练气成罡的你干掉过内气离体是吧。”陈曦扭头对关平说道。

    “是的,叔父。”关平转头恭敬的说道,陈曦摆摆手,关平又离开了。

    “这个关坦之倒是性格平和,冷静沉着,看起来倒有些不类关将军。”荀攸摸着下巴略带好奇的看着关平的背影。

    “确实,反倒这个魏文长,面如重枣,性格矜持高傲,勇力过人,气势非比寻常,这个更像是关将军的儿子吧。”程昱突然开口说道。

    程昱此言一出,陈群,繁钦,刘巴,甚至周瑜看了好久魏延的背影以及关羽的背影之后都默默地点头,表示很有道理。

    陈曦面色一黑,怎么来个人就怀疑魏延是关羽的儿子,你们眼睛有问题吗,没看到魏延已经二十四五了吗?

    就在陈曦准备痛斥这群混蛋有眼无珠的时候,夏侯渊的二儿子夏侯霸扛着一块巨木过来,一边跑一边对夏侯渊招呼道,“爹,您要的木头我扛过来了。”

    陈曦打量着夏侯霸嘴角抽搐,原本要说的话全部咽下去了,夏侯霸长得比他爹还粗犷,鬼知道这家伙现在几岁,年纪肯定没有关平大,但一脸大胡子。

    “这家伙是夏侯妙才的儿子?你们确定!”陈曦强行将话吞下去,然后看着荀彧问道。

    “是啊,夏侯仲权是妙才的二儿子。”荀彧不解的说道。

    “这毛发也太浓密了吧,你们能分清哪个是儿子?”陈曦一脸惊奇的说道。

    对面的荀彧,荀攸,程昱,陈群统统沉默,他们突然发现以前忽略的地方,夏侯渊的儿子和夏侯渊站在一起,不认识的人真的能分清哪个是爹?这是兄弟吧。

    “公瑾!”就在这个时候远远地传来了孙策的吼声,然后下一瞬间孙策便出现在周瑜的左侧。

    陈曦清楚的看到周瑜的肩膀往左侧偏了不少,而且左脚的靴子有一寸多直接印在了地面上,而周瑜本人则依旧保持着僵硬的笑容。

    “伯符出现什么事了。”周瑜僵硬的询问道。

    “有一匹马在天空飞。”孙策急慌慌的说道。

    “嗯?”周瑜一愣,陈曦和荀彧已经反应过来,“哪里?”

    “呃,那。”孙策伸手一指天空,果然有一道金光在空中划过。

    话音刚落,一大群人直接朝着天空飞去,周瑜嘴角抽搐,孙策你自己抓就行了,还说干什么,现在一群人和你抢。

    “伯符,你还不去?”周瑜看着孙策还傻傻的站在原地,已经不想和孙策说话了。

    “我飞的没它快。”孙策无奈的开口说道。

    “这好像是飞黄,穆天子传之中八骏之一,乃是神马,瑞兽,王者座驾,不过无角,有角,乘之寿两千!”徐庶盯着在空中围绕着这边几十万人自由形成的散乱云气在转圈的神驹开口说道。

    “飞黄?”程昱皱眉,随后也看到了天空之中那匹神马金黄色的皮肤,而且隐隐之间有一种金色的辉光在皮下流转。

    “好像还真是。”贾诩开口说道,“就是不知道谁会得到这匹神驹。”

    话说间汉军一方的二十多内气离体已将开始从四面八方包围这匹神驹。

    “关将军,你已经有了神驹,为何还要和我们争夺?”张辽和关羽一同从南边朝着飞黄扑去,可惜就算是关羽有了卷毛赤兔,依旧被飞黄轻松闪开。

    “我有兄弟,还有子嗣!”关羽看在和张辽同乡的份上开口解释道。

    “那就看看谁能抢到了。”扛着大斧的徐晃从另个方向侧身俯冲而过的时候开口说道。

    徐晃脑子比较灵通,知道自己飞不过神驹,于是一早就飞的特别高,在锁定飞黄之后,就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俯冲了下去,手上轮舞着车**斧兴奋的狂吼。

    然而就在徐晃即将一斧砍中飞黄的时候,他的大斧被黄忠一箭射歪,而飞黄也趁势闪开锁定躲过一劫。

    还不得徐晃开口反问黄忠作甚,身旁便传来一群人的骂声。

    “徐公明,你这是要宰了神驹?”

    “你那一斧下去早就被砍死了。”

    “你这叫活捉?”

    之前徐晃那一击确实将一群人吓了个半死,我们是来抓活的,不是要死得,你这么搞,我们还能抓?

    当即一群人就要将徐晃撵走,而徐晃将大斧丢掉,死皮赖脸的留了下来。

    结果没了武器,又不能伤飞黄,一群人居然拿飞黄没有什么好办法,而飞黄可能也是玩性大发,绕着这群人跑就是不逃走。

    “这样不行。”周瑜看着天空之中,一群人居然被一匹马弄得团团转不由得连连摇头。

    “这马太灵敏了,而在场众人又不能下狠手,要拿下颇为不易,而且如此强大的神驹恐怕已经不逊于温侯的赤兔了。”陈曦看着天空之中划过的金光不由得附和道。

    众人听闻也都连连点头,非是那群人实力不行,而是投鼠忌器,这可是神驹,至今中原也不过数匹,打伤了都心痛,都想活捉,结果都没神驹快。

    众人一致认为,这群人抓住这匹神驹,没有一个时辰的磨蹭是没什么可能了,只有磨到最后没有耐心下狠手才有可能拿下这匹神驹,所以文臣们也没兴趣了。

    毕竟一直仰头,一会儿脖子就有些累了,所以这群人也就开始扯别的事情了,自然孙策观察了一阵子也想去抓飞黄,结果周瑜伸手将之拉住。

    “现在去没意义,等一个时辰,你再去,到时候希望能大一些。”周瑜传音给孙策说道。

    孙策闻言双眼一亮,周瑜的话一般都是非常靠谱的,所以孙策也就留了下来,听陈曦一群人扯淡,其间听的昏昏欲睡。

    就在孙策即将瞌睡了的时候,于禁拖着一个球过来询问陈曦和周瑜该怎么处理,隔了这么长时间他终于将士卒和世家私兵各自安排妥当。

    “这是啥?”陈曦好奇的看着这个捆成球的家伙。

    “丁零的内气离体。”于禁解释道。

    “你居然活捉了一个内气离体。”一群文臣皆是敬服的看着于禁。

    “嗯,对方不怎么强,就是敲鼓的那个家伙。”于禁解释道。

    “他的军团天赋是军团号令。”吕蒙看着于禁一脸敬服的说道,“你居然活捉了,你是怎么活捉的。”

    “我麾下有一群人会套马,我用套马的方式将他套住了,然后一层层的套!”于禁神色淡然的说道,他现在已经能做到宠辱不惊了,因为他已经证明了自己。

    一群文臣闻言尚未开口,孙策已经反应了过来,当即朝着天空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