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取长补短的智者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这种情况下,田亩税收各方面就好计算多了,到时候不管是摊丁入亩还是用张居正的“一条鞭法”合并所有的赋税都没问题。

    常年不交税的世家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手脚冰凉了,但是到了现在他们除了问陈曦索要一些好处,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

    他们答应的太早了,而且现在反悔也已经来不及了,陈曦挖下坑已经足够将他们在场所有的人埋下去了。

    “别伤心,也别手脚冰凉了,至少你们还有我一个承诺,可以提前告诉你们一部分,那一个承诺的价值大于你们失去的东西千倍、万倍,算是我真正给你们准备的东西。”陈曦转身轻笑着说道。

    这一刻之前已经手脚冰凉的世家代言人,就像是又找到了活下去的价值一样兴奋了起来。

    “但是在这之前你们还不够格啊。”陈曦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你们自身不合格,你们的后裔也不合格,不过你们还有时间,如果你们想要凭借我给你们的承诺拿回千万倍今日失去的东西,那么你们还欠缺很多。”

    说完陈曦转头离开,不再管这群世家代言人,他选好的道路,比这群世家自己看到的道路要好太多太多。

    陈曦离开之后,营帐之内近乎炸锅了一般。

    有问询陈曦真的核对田亩该怎么办的,有问陈曦如果真的要将他们的私奴登记造册的怎么办,有人已经开始怒骂了起来,人生百态不一而足。

    “宋家主,我们怎么办?”雍凉一系的世家在陈曦走了之后,还有理智的世家,有一半都和京兆宋家抱团了起来。

    “信他,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现在我们面对的不是陈曦一人,而是汉室主要的力量,我们这些世家的力量主要在官场,但是这份力量不够对抗他们了。”宋义叹了口气说道。

    作为子姓后裔,宋家在西汉年间就一直混在官场,虽说不如四世三公的袁家显赫,但是祖上的三公九卿不在少数,算是一个低调的世家,可惜洛阳长安前后大乱伤了宋家的元气。

    “难道我们不做点什么?”万家的代言人开口询问道。

    “没可能了,天下世家齐心协力,尚且无法战胜对方,更何况根本不可能齐心协力。”宋义摇了摇头说道,“陈子川大势已成已经无可阻挡了,而且此人言出必践,只要不犯他忌讳,根本不在乎。”

    另一边雍凉系其他还肯动脑子的世家都集中在弘农杨家的代言人杨亮那里,作为和杨彪同一辈分的人物,弘农杨家也只有他能拿定主意,上一次世家会盟杨家未去,而这一次杨家却来了。

    却也是杨家已经明白他们已经错过了时机,需要留条后路了。

    “我对于陈子川此人不熟,但是我家侄子曾说过,陈子川算是一名君子,他的话不得不信。”杨亮郑重其事的对着自己京兆这一系的盟友说道,现在的杨家已经颇有些自身难保了。

    杨亮看着在场诸人默默地想到。

    他们弘农杨家必须要找到一条退路了,可惜杨家和陈家关系一般,和袁家倒是关系不错,只可惜杨彪的女婿袁术的态度难以琢磨,着实让杨家难以把握,而杨家现在又不想暴露出自家的虚弱。

    南阳邓家的家主默默地思考着陈曦所说的话,

    邓真心下有了准备,

    邓真也是下了狠心,虽说有被袁术逼的半死的原因,也有被陈曦气的够呛的原因,但是回荆襄之后能五次上山邀请名声不显的司马徽下山到邓家做先生,以至于将封山的司马徽请回邓家久居,教了邓家一代人也足可见邓真此人的心性。

    话说也就是在邓真下定决心的时候,邓家的支脉有一小孩初生,天生具有内气。

    “就叫他邓艾……”病入膏肓的父亲咳嗽着给婴孩取了一个名字,“希望他未来一切美满,咳咳咳……”

    陈曦这时当然不知道三国后期的名将邓艾已经初生,他现在纠结的是他折腾完世家,睡了一觉起来,刚出帐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天下掉下一匹马跪在陈曦的面前,至于孙策则挂在马脖子上。

    “诶,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陈曦一脸发木的看着前蹄跪在自己面前挣扎着站都站不起来的飞黄。

    关羽,张飞等一群看热闹的人这个时候皆是一脸发木,飞黄被孙策折腾了近乎两天一夜,和孙策一样累的够呛,飞不动了,跪了,但是马头朝着陈曦跪了……

    “恭喜子川,贺喜子川,飞黄从天而将,必然是要认你为主。”法正这等毫无底线,毫无节操的上来就恭喜道,浑然不顾及现在挂在马脖子上一脸狼狈,都快翻白眼,但就是不松手的孙策。

    随后一大群人过来恭喜陈曦,直到周瑜过来伸手按在陈曦的肩膀上,什么话都没说。

    “咳咳咳,好吧,随你。”陈曦无语的看了一眼周瑜,他还做不到如此无节操无底线,法正,郭嘉这群人也就是嘴上说说,没看到至今为止没有一个武将过来祝贺吗?

    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种事情还是需要讲究一二的,嘴上说说还没什么,真要这么干的话,那可不行。

    没看到当初孙策抓住飞黄之后,所有人都会了那一招,但是却没有人强抢,都只是等待孙策失败。

    可以这么说孙策要是失败了那其他人再动手那叫做有德者居之,而孙策要是还在努力的时候,就有人捣乱,那肯定会被人群起而攻之,因为这是一种默认的规则。

    同样孙策成功了,那所有人也就别看了,不管有多少的艳羡都只能按捺住,以后战场上抢夺那是以后的事情,反正现在绝对不能抢夺,不仅不能抢,还要祝贺。

    不过现在孙策跪了,飞黄也跪了,这就尴尬了,好在有个周瑜来收摊子,否则天知道会出现什么糟糕的情况。

    周瑜强行将孙策从飞黄脖子上扒下来,而孙策被扒下来之后摇摇晃晃的站在飞黄面前做出一副得意状,看起来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周瑜实在看不下去,一手刀将孙策撂倒,让人扛走,省的丢人。

    周瑜命人将孙策送回营地,至于飞黄则是一瘸一拐摇摇晃晃着也跟着孙策站了起来,周瑜想了想让人扛了一筐精料喂给飞黄。

    “诸位将军帮忙看一下,别让飞黄吃饱了就跑了,我去看看伯符。”周瑜对着一群围观飞黄的将领说道。

    “它要是跑了,我就把它抓住煮了。”典韦瞎乐呵着说道。

    一群人怒视典韦,周瑜则是点了点头扭身离开,没有多说什么。

    陈曦看了看近乎于饿死鬼,被一群人围观,但是依旧埋头在那里**料的飞黄,不由得摇了摇头。

    “我先走了,你们看着就行了。”陈曦摆了摆手便离开了,飞黄什么的肯定不会属于他。

    “各大世家看起来选择了你说的道路。”陈曦在即将进帐的时候,荀彧突然出现开口说道。

    “嗯,我给够了他们脸面,他们也不能不知进退。”陈曦平静的说道,“文若兄,你为何不阻我?”

    “且不言我未必能阻止你,更何况我为何要阻止?”荀彧看着陈曦询问道。

    “荀家毕竟也是豪门,被我这一手下去,荀家损失不在小数吧。”陈曦轻笑着说道,“荀家有田七千七百顷,折合七十七万亩,而其中要缴税的不足七百顷,损失不在小数啊。”

    “陈家有田七千五百顷,折合七十五万亩,家宅不算,其中要缴税的恐怕也就七百顷,陈侯如此作为,损失不也一样吗?”荀彧笑着说道,浑然不在意,大家知根知底谁也别糊弄。

    “哈哈哈,彼此彼此,所以说都一样黑。”陈曦双手一摊说道。

    “我有我的理想,所以我能下狠手,而文若兄又是为了什么?”陈曦好奇的上下打量荀彧。

    “周公瑾不阻止此事,甚至推波助澜的原因在于南方世家太多,太保守,废了周家田亩,拉所有南方世家下水对于孙策好处极多,而文若兄为何如此?”这时周瑜也刚好出现,陈曦转头就将周瑜带上,而迈步向前的周瑜顿时停下来。

    “你们两个吵吵,别带我,我们周家可没有你们两家那么豪气,所以没了也就没了,损失不大。”周瑜看了看陈曦和荀彧,然后估摸了一下摆手离开,着实不想搅合进去。

    “陈侯是为了理想啊。”荀彧缓缓地开口,就像是刚刚才得知了一样,“那陈侯觉得千年前的贵族和现在我等谁过的更好一些。”

    “自是我们现在。”这种问题根本不需要思考,所以陈曦张口就回答了,而回答了之后陈曦瞬间便明白了荀彧的意思。

    “我捋捋。”陈曦按着太阳穴,他明白了荀彧的意思。

    “你是说国家强盛,世家才能更强盛,而且这种强盛不是一姓一家的强盛,而是集体性的变强,是所有世家全面变强。”陈曦看着荀彧说道,“所以就算我不做,你也会扼制世家?”

    “对,我出身世家,但我同样会扼制世家,而且包括荀家,因为继续壮大的世家会伤到国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荀彧看着陈曦缓缓的说道,陈曦瞬间就懂了。

    这一刻陈曦看向荀彧的眼神有些诡异,这话后世之人说还罢了,这个时代的人说的话,就涉及一个主次的问题了。

    这个时代算是世家的时代,家在前,国在后,一切以家族利益为核心,而荀彧则跳出了这个范畴,他同样看重家族,但是和以前的世家子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你已经开始沿着历史长河,去窥视王朝和上层统治者之间的规律了啊,你已经看到了世家最终极的状态了吗?”陈曦看着荀彧开口道,不再是以前那种略带着傲气的口吻。

    “家国和国家啊,虽说很不想承认,工具做大了做强了,操控者才能得到更多的利益,而不应该让操控者去毁灭工具获得暂时的利益。”荀彧叹了口气说道,并没有在意陈曦口吻的变化。

    “……”陈曦头疼,他发现荀彧的国家概念和他的概念还有非常大的差别,不过讲道理,站在他们这个角度,荀彧的国家概念才是正确的概念,屁股决定脑袋!

    “所以你的做法是损耗上层操控者,做大国家,然后反补上层?”陈曦也是服了,荀彧果然是个人物,不过长歪了!

    “难道你不是?”荀彧反问道。

    “你是不是偷了我的**?”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蔡昭姬管**,你家老头要是没节操,肯定能要到。”

    “你不觉得那些书之中说的话很有道理吗?如果是底层百姓拿到了,而且能理解其中的思想,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反书,而我们拿到了不正好用来治国吗?”荀彧一挑眉,当即询问道。

    “以后要将你加老头列入不受欢迎的类别里面。”陈曦答非所问,只是没好气的痛斥荀爽没节操。

    “叔父并非你所想那样,他只是开了一个头,后面的我自己补全了,不过未能见到原书,不能一观,确实深感可惜。”荀彧平静的说道,但是眼中并不遮掩自己的觊觎。

    陈曦听闻也无话可说了,以荀彧的能力,从荀爽的只言片语之中拼出来一些东西,然后上查三皇五帝,诸子先贤,将国家,统治阶层,被统治阶层等等关系梳理出来陈曦是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