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给犯罪团伙谋生路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你小心别玩火**了。”贾诩告诫道。

    “哦,放心,我到时候会将这些钱款认购到我们这边世家这个阶层上,看看到底是曹操和孙策他们厉害到能将他们麾下的世家统统说服,我还是他们那边的世家逼曹操和孙策掏钱。”陈曦笑嘻嘻的传音给贾诩。

    贾诩面露深思状,随后不由得推演了起来,最后发现曹孙大战未起败于刘备几乎变成了必然,只不过曹操和孙策是选择干掉治下那群世家之后低头,还是直接低头变得不好太确定。

    “奉孝……”贾诩传音给郭嘉,将陈曦说的事情整个告知了郭嘉,“你觉得会怎么做?”

    “孙伯符刚硬,恐怕会下狠手,而曹孟德老成一些恐怕会选择直接认输。”郭嘉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也不太好确定,主要是子川的心思有时候完全是小孩子,你根本没办法琢磨。”

    “子川大概懒得和他们计较吧。”贾诩看了一眼陈曦,传音给郭嘉,不过这话贾诩说的不怎么有底气。

    “未必。”郭嘉摇了摇头说道,“就看子川到时候的心情如何了,如果心情好,大概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要是那天心情不好,只要给曹孙一个名单,双方就会一拍而合。”

    贾诩闻言不由得沉默,想想陈曦做事的习惯,突然发现这不是可能,而是非常可能,到时候若是心情不好,就有可能这么做,而心情好估计各大世家一点事情都没有。

    看着在上面侃侃而谈的陈曦,贾诩心下有些唏嘘,各大世家找了这么一个领头人到底靠谱不,虽说智商上确实是到位了,但是这种做事方式确实有些太坑人了。

    之后陈曦开始讲解,近乎侃了一天,所有人也都是边听边记,基本上将所有方面的纲要都涉及到了,反正说到最后陈曦本人已经焉了吧唧,不想说话了,但是很多东西还是不停的回想起来。

    “啊,散了散了,就这样吧。”陈曦讲的口干舌燥,最后决定还是不讲了,太烦了,很多东西都能深挖,不过挖的太深就不适合第一次社会改革了。

    要知道为了第一次社会改革,陈曦甚至重新修订了计划,他原本的计划里面甚至有一个依托于上层的经济一体化,而现在陈曦却将之先行取消掉了。

    没办法有些东西现在还不合适,虽说意义重大,但是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必须先要藏起来,陈曦很讨厌这种方式,但为了未来的大计不得不这么做。

    “喂喂喂,子川,你这才讲了一半。”荀彧斥责道,听的正开心,虽说陈曦有些言论有些偏激,但是整体脉络很清晰,但是你卡在半截,告诉我完了,你想干什么。

    “你这话说了好几次。”陈曦怒气冲冲的对着荀彧说道。

    “但是,你本身就只讲了一半。”荀彧也是相当的气愤,他最恨人将东西讲一半,而且陈曦讲的很详细,很有深度,对于治理天下很有好处,大家听讲的都很认真,结果你现在要跑!

    “你这样会被打的。”陈曦一肚子火,他好几次都觉得差不多了,结果荀彧就跳出来说是只讲到一半,这话荀彧都说了好几遍了。

    荀彧扭头看了看身后所有的文官,然后看向陈曦,“谁敢打我?而且我觉得,你不讲完才会是被打的对象。”

    “问题是为什么我每次要结束,你都说我才讲了一半啊。”陈曦窝火的说道,他确实怕被打,今天碾压了这群人一天,要是不让他们满意,被打的可能性很高。

    “子川,事实上你不想讲之后,坐下来再讲的东西都和之前的不一样了,你知道不。”陈群苦笑着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你的核心理论都已经换了好几个了。”

    这也是下面人闷头听的原因,因为陈曦闹起来之后,再讲就和之前有了偏差,而且这种偏差属于那种,结果看着一样,但是内部核心给换了,问题在于如此这般推演起来还是不存在问题的。

    陈曦想想自己之前讲了什么,抬头望着帐顶,好一会才将自己讲的东西回想齐全。

    “哦,好像还真是,我只是无聊,不过这都不重要哈,后面的你们自己补吧,我先跑了。”陈曦说完撒腿就跑,他讲的倦倦的,一点都不想再去讲了,再说已经够干活了。

    “喂……”荀彧等人还没反应过来,陈曦已经跑掉了。

    “他在你们那边也是这么干活的?”荀彧黑着脸看向郭嘉询问道,“你们不管管?”

    “虽说我们也不希望如此。”郭嘉也是一脸无奈,“但是一般来说,他是顶头上司,不过像这种撒欢跑了的情况不多,想来确实到了极限了。”

    曹操和孙策两方的文臣闻言心下略微稳了点,至少这还有个极限,虽说这个极限已经够绝望了,但好歹有一个极限。

    “不过不是能力到极限了,而是他不想做了,子川很难长时间去做一件事件,让他一直安静的呆在一个地方做一件事,非常困难。今天能说一天,已经算了少见了。”郭嘉眼见其他人的延眼神,突然开口说道。

    荀彧这等早有估计的家伙,听闻之后神色不变,其他人多少有些动容,毕竟之前表现得如果是极限的话,已经够可怕了,而如果那只是坐不住了,那就非常可怕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曦突然从外面又跑了回来,顿时一群人一脸诡异的看着陈曦。

    “子川,你这是又想好要讲什么了吗?”荀彧轻咳两下,然后看向陈曦询问道,

    “打死我也不会讲了,都快累死了,你们坐了一天难道不困?”陈曦撇了撇嘴询问道。

    “不累。”荀彧面色不豫的说道。

    “我很累。”陈曦笑嘻嘻的说道,反正他是不想讲了。

    “你既然累了,而且也跑掉了为什么又回来了?”周瑜好奇的说道,“难道不是应该出去溜达吗?”

    “哦,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忘了说了,之前被你们折腾过来折腾过去,直接忘掉了,出去看到有人在挖土我才想起来。”陈曦面色一整,不再嬉皮笑脸。

    一众文臣眼见陈曦郑重,也不再提之前的事情。

    “什么事情?”荀彧开口询问道。

    “是这样的,我需要你们将你们治下的搬山道人,卸岭力士统统抓起来,弄到我这边,我有用。”陈曦对着一众文臣说道。

    “盗墓贼吗?”荀彧思虑一瞬,点了点头,“没问题,回头我就会将这群人统统抓起来,送过去,不过这些人藏的比较严实,我不能保证我能全部抓住。”

    “我这边也没问题,回头就可以全部送过去。”周瑜神色平淡的说道,区区盗墓贼,政府要整治,这个时代又是没有人权的时代,统统抓起来也花费不了太多时间。

    “哦,那多谢你们了,对了,文和,你回头把我们这边的盗墓贼也都抓了,我有用。”陈曦对着贾诩说道。

    “盗墓贼吗?”贾诩默默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实际上陈曦想抓盗墓贼也不是一次两次,但是一直没有时间,这次想来,赶紧将之提上议程,陈曦打算给这群家伙弄一个出身。

    相比起盗墓的手艺,底下土木作业要比盗墓简单的多,毕竟陈曦想建设下水道不是一次两次了。

    毕竟这个时代的城池多数都没有这个东西,当然长安是有的,作为国都,这方面还是讲究一下的,但整个中原所有的城池,有下水道的恐怕只有十来座城池,其中还有两座是新建的。

    而没有下水道的话,卫生不管怎么搞都是扯淡,为什么皇帝出行要黄土垫道,清水撒街,说白了,就是省的恶心。

    而当前城池已经建好了,要搞下水道,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直接在城池里面开挖,将里面挖的坑坑洼洼,然后再回填一遍。

    这个工程量差不多相当于将整座城扒了一遍,陈曦想想,这么搞一次还不如法正当年做齐国相的时候,将临淄旧城给平了,在一旁重新建设一座,一步到位,别说是下水道,地下仓库都建设了。

    不过陈曦算算花费的钱,果断将之抛弃了,光算算中原境内的大型城池就有两百多座,平了重建确实是爽了,建新城那是想怎么整就怎么整,但是一座一般的城,推到了重建,不说人力,光花费的现钱就在十亿钱朝上。

    总之没钱,这事只能告吹,全面改造需要花费五年到六年时间,外加四千到五千亿钱,动用民夫超过千万人次。

    果断放弃,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除了荆襄,洛阳以及少数几个城池在以后值得花费如此力气改造,其他的打死陈曦都不会干。

    可是卫生又不能不搞,城池里面老是污水横流也挺糟糕的,影响感官也就罢了,还总传染疾病,治病花钱就不说了,还耽误陈曦使用人力,而且还让人力使用年限缩短。

    所以卫生这个势在必行,下水道什么的,公共澡堂,厕所什么的,必须建设,然而不能拆城池,不能扒了主干道重建,陈曦能想到的办法也不多。

    而从那些办法之中选择最优的办法就是,地下施工,这是一个很有难度的工作项目,毕竟不是所有的城池在北方,而且和战场不一样,古代所有的城池旁边都有水源,搞不好就挖出水塌方了。

    因此陈曦需要专业人士,而当前这个时代,这一方面能称之为专业人士的,也就是有盗墓贼了。

    当初攻打豫州的时候,一群盗墓贼几天就挖好了一条临时通道,而且还是在那种水网不少的地方,所以陈曦觉得,如果给这群专业人士,专业的工具,专业的款项支持,给每个城池开挖下水道应该还是很容易的。

    当然不容易,也得挖啊,反正要是搞砸了,死了只能算他们倒霉了,反正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时代的盗墓贼,被抓住了肯定是挫骨扬灰的对象。

    到时候比方说挖地下通道的时候,出意外死了,陈曦肯定不会有任何的愧疚心理,死了那只能说是罪有应得,没死,那说明上天不收你,所以好好挖坑,乖乖赎罪,罪不至死,那就赶紧干活。

    总之陈曦需要大量的盗墓贼,按照当前中原的情况,陈曦至少需要五万盗墓贼,才能勉强在五年间给主要的城池修好下水道,只是不知道中原现在还有没有这么多盗墓贼。

    要是让一般人去干这个,陈曦还真有些做不到,毕竟一方面是不忍心,另一方面,多数人干不了。

    在幽州以北这种半干旱地区你挖地下隧道还行,在中原,搞不好你一个挖错,就渗水了,光想想皇陵挖渗水,导致不得不迁移的有多少,你就知道这玩意有多坑了。

    更何况上面有城池,挖渗水了,你死了不要紧,上面塌方了,那就彻底坑了,所以这种事情必须要专业人士来,不过陈曦估摸着啊,就算是专业的盗墓贼,这两百多城池下来,搞不好也要塌方个数次,君不见皇陵里面多少专业人士,不也出现塌方吗?

    “对了,你们再帮忙找点懂地下土工作业的专业人士。”陈曦继续叮嘱道,三人也没在意,点了点头。

    “嗯,相地家,堪舆家,阴阳家,这三家的嫡系后代你们有没有知道的?”陈曦开口询问道。

    “这三家的话,现在已经很少见了,纯粹承袭这三家的,很多年没见过了。”陈群开口说道,“不过乐浪郡应该有堪舆家的继承人,南阳的许家应该有继承了阴阳家的,至于继承堪舆分支相地的……”

    陈群的话音停止了,就像是在思考一样,但是陈曦却听了陈群的传音,“相地家被灭掉了,他们有整个中国的山脉河流矿产分布,陈家趁着上一次乱世,将他们打掉了,图卷就在家族里面存放着。”

    “这种事情你应该找威硕,他朋友遍天下。”贾诩侧头对着陈曦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