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禁军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曹昂大吃一惊,伸手就摸向腰间,却发现他为了以示尊重,已经将佩剑留在了外面,而现在他就算想要反击居然发现无力反击。

    曹昂当机立断朝着刘协的方向扑去,他毕竟多年以来勤加修炼,虽说因为天赋原因没有达到内气离体,但是现在也有练气成罡的水准,并不逊色于曹操。

    刘协和曹昂之间只有一张书桌,曹昂一扑之下,直接冲到了刘协的身边,直接伸手按住刘协的肩膀。

    “我与天子正在商议正事,尔等入内是想要谋反吗?”曹昂单手按在刘协肩膀上,声音冷傲的斥责道,未有丝毫的惧色。

    然而那群披坚执锐的宫中禁卫见到这一幕,只是停下了步伐,并没有退出去,依旧面色冷漠的持枪指着曹昂。

    而这时刘协只感觉冷汗浸湿了自己的后背,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只能面色苍白的站在曹昂的身前一动不动,生怕自己做了点什么,曹昂直接下手。

    “你们出去。”曹昂冷冷的对着宫中禁卫说道,只见所有禁卫没有任何的举动,就那么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曹昂不由得心下一沉,这些禁卫当得起训练有素,也不知道是谁给刘协训练的。

    “执金吾,天子印玺呈上来。”眼见所有的禁卫依旧一动不动,曹昂扭头对伏完冷冷的下令道,而伏完犹豫了一下,开口对刘协说道,“陛下得罪了。”然后将印玺呈上来,并不是传国玉玺,而是刘协作为当朝皇帝的印玺。

    “我说你写。”曹昂这时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而刘协这时依旧没有回神,整个人都已经失去了血色。

    伏完有些犹豫,思考了一下,开口道,“可以,但是曹子脩你必须先将天子放下。”

    “放下天子?”曹昂嗤笑着说道,随后扫了一眼门口那些披坚执锐,训练有素的禁卫,这些人这时端枪一动不动的素质,神色面色都是同样的坚毅,这等素质已经不逊色于曹军的精锐了。

    “你们先出去,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将门带上,不要和城内兵将发生冲突,如果长安内城已经发生冲突……”伏完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宫中禁卫说道,随后看了一眼曹昂。

    只见冲杀进来的禁卫头领看了看曹昂和刘协的方向,然后默默地退了出去,只留下一名禁卫头领留在原地。

    “曹子脩……”伏完这时神色冷然并不逊色于曹昂,但是对方的眼神和动作都不逊色曹昂。

    “这个玉佩给你,还有如果城中大乱,你就对夏侯说是,满香楼的阿荣在等他,并且将这个玉佩给他。”曹昂从腰间拽下来一枚玉佩,神色平静的交给禁卫头领。

    禁卫头领抱拳对着两人一礼,然后直接离开。

    “等一会儿,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进来。”伏完对着禁卫头领说道,对方迈步而出,就像是没有听到这一声一样。

    “现在不用写了吧。”伏完侧头看向曹昂,这一刻这一个小老头再无以前那种颤颤巍巍,就快死了的伪装,在气度上更接近于一名将领,而不是那种低头沉默的文臣。

    “写!”曹昂看着伏完的双眼毫无惧色。

    “哼!”伏完冷哼一声,看在曹昂现在天子在手的情况,还是放弃了动作,虽说伏完对于天子如此怯弱的表现,实在不满,但刘协毕竟是天子,所以伏完依旧忠诚于天子。

    “写什么?”伏完拿出笔墨,这个时候刘协已经回神,声音嘶哑者询问道,“朕的禁卫在哪里?”

    曹昂冰冷的双眼扫过刘协,对方瞬间瑟瑟发抖,再无任何的声音,伏完看到这一幕,正在书写的毛笔也不由的一抖,在绢布上滴下一个墨点。

    “写南匈奴不服王化,劫掠北疆,其罪当诛!至于其他就交给国丈自己来填写了。”曹昂冷冷的说道。

    “好。”伏完也不能容忍南匈奴南下这种事情,所以曹昂开口,伏完当即补全了整个诏书,写完了之后,将刘协的印玺直接盖上,那么用手提上,看着曹昂说道,“放了天子。”

    “放了他,我今天会死。”曹昂冷笑着说道。

    “不放了天子,你今天会死。”伏完看着曹昂郑重其事的说道。

    之前局势大乱,伏完也是被曹昂镇住了,直接忘了王越就在书房某个角落,曹昂只擒拿,不下杀手,以王越和曹操的关系不会管,但只要曹昂下手,在他下手的瞬间,王越就能将曹昂拿下。

    “……”曹昂这时也才反应过来,没有内气离体的水平就算是挟持了一个顶级人物,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天子,您觉得今天我做错了吗?”曹昂淡笑着扭头看着刘协,但是这一刻曹昂的笑容在刘协的眼中显得无比的狰狞。

    “没……没错……”刘协一脸惊恐的说道,他现在的小命还在曹昂的手中,至于王越什么的他早已忘记了。

    “既然没错,今天我们是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您只是下令让我领兵去给南匈奴宣旨,南匈奴不尊旨意的话,直接拿下是吗?您与我同车出宫,以示恩宠。”曹昂无比温和的说道。

    刘协光感受着曹昂的语气,已经寒毛倒竖了,因为这种生死掌握在别人手中的大恐怖,他早已经脑中一片空白了。

    “好……就是你说的那样……”刘协艰难的回答道,虽说曹昂只是按住刘协的肩膀,但是因为恐惧刘协连话都不能说了。

    “王越何在!”伏完盛怒之下直接吼了出来。

    一直在角落看戏的王越,直接出现在了,没办法,没人知道的话,他只要保证刘协安全就行了,反正在他看来,曹昂动手的瞬间他就能够拿下曹昂,但是被人叫明的话,他就不得不出现了。

    “王师救我!”刘协看到王越那一瞬间直接对着王越惊叫道。

    王越曾经给皇子们教授过剑法,当一句帝师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以前的话刘协在宫中看到王越都是视作奴仆,并没有什么尊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