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国运分散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布拉赫眼见一众将士气势恢宏,心下安稳了很多,汉帝国这种直接将国家作为赌资的行为确实震慑住了这个主帅,有些时候懂得越多,越瞻前顾后,而战场上有时候确实由不得瞻前顾后。

    莱布莱利和苏拉普利对视一眼,解释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犹豫,站前主帅就心神不稳,这可是大忌。

    “诸位,按照我们这一段时间的演练各自布置,先一步前去战场,此战必要让汉室明白我等的强盛。”布拉赫看着一众气势昂扬的将帅下达了命令,而贵霜的将帅也都无比的郑重。

    等到武将离开之后,苏拉普利终于开口问询赫利拉赫,“当初的那一战真的是你说的那种情况吗?”

    “嗯,我祖上特意查阅了很多关于汉室典籍,最后确定那一战实际上是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羞辱了汉室,而汉室进行了反击。”赫利拉赫这个时候明显笃定了很多。

    “这有些糟糕啊,我们和汉室的交流并不多,而对方的提议我们都给于了回复,而我所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冒犯,呵,冒犯,这个词好多年都没用过了。”苏拉普利带着自嘲的意味说道。

    从来都是其他小国担心冒犯了他们贵霜帝国,没想到他们贵霜的贵族会有一天反思自己是不是无意间冒犯了汉帝国。

    “我们有过吗?在我的印象之中,我们对于对方所有的回答都是正向,而战书我们也是在规定范围内,并没有任何的冒犯。”布拉赫不解的看着苏拉普利说道。

    “恐怕是我们战书上允诺的那句‘战败了,我们自行西撤千里’吧,我所能想到大概只有这一句。”赫利拉赫苦笑着说道。

    “……”布拉赫闻言直接一怔,“这就是他们的荣耀吗?”

    “恐怕是了,只有凭自己能力获得东西才是真实不虚的,虽说当初汉使来我们营地的时候,我们仅仅将那些话当作说笑,而且因为我们当前已经有些控制不住整个次大陆,所以才会提出让一半给汉室,而汉室是玩真的……”苏拉普利略微有些发冷的说道。

    赫利拉赫和莱布莱利面色一沉,皆是回想当初李昕说的每一句话,越想越觉得苏拉普利说的有道理。

    “将军,恐怕汉帝国从一开始的想法就和我们不同。”莱布莱利有些发寒的说道。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是这个表情?”布拉赫不解的看着三人。

    “情况有些糟糕了,因为对方当初战书上没写‘汉军若败,自百乘王朝以东,贵霜皆可以武力纳入藩属’这句话,我们完全将之当成了戏言,以至于我们忘了隐含条件。”苏拉普利苦笑着说道。

    “这又怎么了,话说半截我很为难啊,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再说什么啊。”布拉赫无语看着三人说道。

    “因为我们都忽略了对方还有一句话‘若我军失利,贵霜就一口气打过去’。”莱布莱利苦笑连连,“这句话的意思我们所有人都懂,那就是他们汉军赢了他们会一口气打过去。”

    “这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布拉赫反问道。

    “我们是戏言,而汉室是当真了,我们肯定打不过去,而汉室肯定会打过去,如果我们的实力达不到汉帝国某个限度的话,恐怕汉帝国真的会一路打过去。”赫利拉赫缓缓摇头说道。

    “汉帝国明确的给我们这封信函,将八个国家作为赌资的意思恐怕就是通告我们不要将当初的话当作戏言。”苏拉普利苦笑着说道,“汉帝国要玩真的,最后这封信是再次郑重的通知我们。”

    “他们当初说的‘我们需要什么,我们可以去获得什么’,并非是戏言,而是他们真的会下手的,他们最后这封信的意思,更多是看在曾经战友的份上,给我们下达的最后通告。”莱布莱利同样带着一种无奈开口说道。

    布拉赫的头脑确实不如这三位随军文官,但是三人已经说的如此清楚,布拉赫岂能不明白。

    “你们的意思是,汉使李昕当时说的那句话不是戏言?”布拉赫扯着嘴面色难看的说道。

    “在这些都是真实的前提条件下,而且还特意给我们发了一封信函,郑重的通知我们,我实在不敢将之当作戏言。”苏拉普利看着布拉赫说道。

    “他们疯了吗?”布拉赫看着苏拉普利三人问道。

    “就算是疯子,有这样的力量,这个世界也需要听从他们的指挥。”赫利拉赫以一种呛然的口气缓缓的说道。

    “这伙疯子!”布拉赫羞恼的咆哮道。

    “备战吧,竭尽全力,这一战我们绝对不能输,汉使说的再清楚不过了。”莱布莱利看着羞恼的布拉赫以一种平静的语气诉说道。

    “你们先出去!”布拉赫尽可能的平静,但是声音之中却带着一种按捺不住的愤怒。

    三人皆是点头,随后迈步而出,整个宫殿内就剩下布拉赫一个人,他看着自己的手上的宝剑,第一次感觉到荣耀比生命更可贵。

    “再定主从吗?汉王朝,你们太自信了,我贵霜帝国就算折损了这一路十万大军,又岂会动摇根基,这一次就算你们有必胜的信心,我也要打碎你们的獠牙!”布拉赫起身看着自己的佩剑自语道。

    “我们贵霜早已不再是百年前的大月氏,我们不会再由你们汉帝国随意操控!”布拉赫狠狠挥动佩剑,面前的石桌直接被切成两半,光滑的切面足够布拉赫看到自己狰狞的面孔。

    张肃等人现在正在进行大战前最后的筹备,完全不知道自己等人一封不落气势的回信居然会被对方解读出这么多的意思。

    不过张肃等人要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反倒会哈哈大笑,因为只有弱者才需要揣摩别人的想法,也只有弱者会从别人的话语之中揣摩出原本不存在的意思,而强者只需要征服。

    很明显,贵霜随着汉室大军的到来,心神已经不再如之前那么安稳了,而且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之下,甚至出现了过度解读的现象,这种心理素质已经让他们和自信自傲的汉军出现了巨大的不同。

    毕竟对于贵霜来说,这是他们百年来所进行了的唯一一场大规模的帝国之间的战斗,而对于汉帝国来说,这种帝国级别的战争到底打了多少次,他们恐怕都记不清了。

    三国以前,中国的历史说白了就是战争史。

    用比较糟糕的话来说,假如你到我家去找我,我没在家,那我正在战场干架;如果我没在战场上干架,那估计我在去战场的路上,如果我没在去战场的路上,那就别找了,我死了。

    全民皆兵你怕不,古典军国主义,全国上下成年男子全是兵员,而且全部都需要服兵役,这也就导致了,对于三国以前的中国来说十万人级别的战争多不胜数。

    至于过了三国以后,基本就没有这么干的王朝了,所以战争的规模反倒缩小了。

    反过来说的话,对于汉帝国出身的益州人来说,十万大军级别的会战就算以前没打过,在兵书上也见得太多了,基本没什么压力,更何况这群人也都做好了战败的准备,所以毫无心理压力。

    这也就是双方除了兵员素质以外最大的差距了,严颜,张任,鄂焕,泠苞,邓贤这群人能吃吃,能喝喝,虽说将后天的大战看的很重要,但是却半点都不紧张。

    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态之下,也就造就出两支氛围完全不同的营地,不过不管是那一处军队的营地,在这些围观的王国看来都是无比的可怕,双方士卒的素质,将帅的素质都远远超过了这些王国水平,所谓帝国,强大的不只是某一面,而是全面的强大。

    “可怕的帝国。”苏摩王国的皇子远远的看着邓贤率领的汉军本部有些艳羡,这等军容,这等素质,比之他们国家王城的护卫军更为可怕,“恨不能生在帝国之中。”

    “阿维斯殿下,您觉得,贵霜和汉帝国谁能获胜?”达萨納王朝的一个贵族先是左右扫视了一番发现没有任何其他人之后,小声的对着苏摩王国的王子询问道。

    “看不出来。”苏摩王国的皇子沉默了一下开口,他就算是能看出来也不敢说,别看他是一个王子,但不管是贵霜帝国,还是汉帝国下手将他给宰了,他的父王兄弟绝对不会给他报仇。

    相反他若是死在汉帝国或者贵霜帝国的手上,他的父王最多是当没有他这个人,而他的兄弟恐怕还会兴奋于少了一个对手。

    至于来到这里之前怀揣的雄心壮志,苏摩王国皇子早就将之丢弃了,因为他在见到双方军势的时候就明白,仅仅是这两路任何一路就足够将他们国家夷平。

    之前他没见到的两个帝**容的时候,还曾嘲笑文伽王朝的大臣是无胆匪类,没有气节,但是在真正见到了之后,他才明白文伽王朝的大臣做出来的选择是最正确的选择。

    他们这些王朝在其他时候可能能当得起强大,但将对手换成帝国的时候,其实他们无比脆弱,他们的这些国家的反抗,对于帝国强盛的军势,近乎于螳臂挡车。

    因而之前苏摩王国皇子所有的想法都按捺了下去,因为他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获得两大帝国任何一个的支持。

    所谓四两拨千斤,首先你需要有那四两之力,如果连着最基础的条件都达不到,那么一切都是妄言。

    这种近乎没有营养的对话发生在所有前来围观的国家之间,但是所有的王国没有一个敢明确说谁胜谁败,就算他们每一个国家心中已经暗自下注了自己所看好的国家,但是没有一个王国敢说出来。

    帝国之间的博弈,他们永远都是棋子,哪能有棋子操控执棋人的说法,所以所有的王朝都很谨慎,不敢有丝毫的胡言乱语。

    不过王朝和王朝之间谨小慎微,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谨小慎微,这一场大战引起的震动可不仅限于中南半岛和南亚次大陆。

    帝国国运之间的牵引可是引来了好几位不速之客,虽说这些人并不能搅入这场帝国国运的战场之中,但是他们之中有不少都在关注着这一战,甚至有人不远万里从北方飞到了这里。

    “我们国家的国运最近变化的挺奇怪的。”站在天空的南斗对北冥说道,“虽说国运在不断的壮大,但是国运的尾巴分散的远比左慈那家伙说的糟糕的多,你有什么发现没?”

    “没。”北冥仙人根本懒得理南斗,虽说之前俩人一起对抗南华和童渊,但这并不代表两人关系好。

    “这边就我们两个来了吗?”那都继续询问道。

    “自己看。”北冥依旧简洁的回答道。

    “对面的和,你们觉得是谁能赢?”南斗作死的询问道。

    从贵霜那边飞来的三个和,看着汉帝国上空站立的两个仙人瞬间明白对方和他们一样,皆是不能随意沾染因果。

    “贵霜帝国。”和双手合十,无比平静的说道。

    “这可不好啊,我认为是汉帝国。”南斗双眼微眯,有些不怀好意的说道,和紫虚,南华那些正统的仙人不同,南斗属于那种一言不合就会出手的邪道仙人,而且只要不沾因果,南斗不介意杀人。

    “汉帝国,也罢,贵霜帝国也罢,看下去就是了。”来自贵霜的和依旧平和的说道,但是南斗眼中却明显的流露出了恶意。

    “南斗,别闹了。”北冥突然开口说道,“你的任务是什么?”

    南斗默默地收敛了自身散发出来的恶意,左慈传书给他们这些还活着的仙人,让他们帮忙镇守国运。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汉帝国国运有向日落之地延伸趋势,并且下半部分散成了九条,更糟糕的是这九条还在不断的分散。

    镇守国运的左慈在发现这一情况的时候都快炸了,生怕自主散开的国运被人盗取,因而用分身和剩下来的仙人们好好的谈了谈,让他们帮忙看好那些散开的国运,不要被别人盗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