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种辑的选择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这一年天子已经十六了,诸葛亮也十六了,然而诸葛亮已经凭着自己的能力马上封侯了,而天子则是混账了!

    如果说之前天子十二岁时的表现,在种辑看来还有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在前不久干的事情,真的让种辑无法原谅了,因为干的太差劲了,差劲到连种辑都觉得无颜面对历代先帝了。

    天子十六岁了啊,当皇帝都当了六年了啊,都不说先汉的那些开着挂在和匈奴掐架的天子了,就算是只提后汉,在十六岁比刘协表现的差劲的天子种辑一个都想不到。

    光武,汉明,汉章,汉和,汉安,汉顺,汉桓,汉灵,除去那些没活过两位数的皇帝,种辑真的找不到一个比刘协更垃圾的了。

    至于说昏君之中的战斗机,酒池肉林里面的霸主,诸如汉桓帝,汉灵帝。

    汉桓帝开疆扩土一百万平方公里以上,真以为桓这个字是吹出来的?汉灵帝十一岁被外戚扶上位,大权旁落,但是九个月后就诛杀了外戚,真以为人家任用宦官就是脑子有问题,终其一世大权未落到任何人手上。

    甚至到灵帝后期黄巾之乱,朝中三公九卿,州郡的州牧刺史,灵帝只要愿意都能随时罢免,虽说这家伙确实是被十常侍蒙蔽,但真要说,十常侍最多算是恃宠而骄,真要说权力,都在灵帝手上!

    然而桓灵依旧是昏君,而就种辑双眼看到的情况,当今天子刘协比桓灵更差,而且差的远。

    伏完死后,种辑从伏家弄清楚了一切之后,种辑就再难做出之前那种没心没肺的笑容了,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自己那种没心没肺,多少心痛都藏在心底,只为汉室谋算是为了什么?

    多少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战友为了这么一个谋算死在了别人的手上,有的是为了掩护自己人而自杀,有的甚至为了给他们活着的人铺路故意以死间之法死在了别人的手中。

    他们这些人用命硬生生的铺出来了一条路,为的就是汉祚不衰,可惜他们做足了一切,最后的结果却是如此,硬是让种辑失去继续奋斗的理由。

    非是臣子不努力,而是天子无用,这等无用的天子让种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三十多年的人生了。

    以前不管是败得多么惨,多少的战友被处死,种辑都能平静的面对,也能面对着惨淡而又布满血色的人生依旧与敌人谈笑风生,同样也能继续吃喝玩乐,而现在他做不到了。

    以前不管多么的痛苦,至少还有那么一个目标,战友惨死在自己面前,种辑相信哪怕那一刻自己正在和敌人谈笑风生,只要自己有一天完成当初和战友约定的目标,那么不管自己做的在怎么过分对方的在天之灵都会安息。

    因而种辑能在何颙,伍琼等人被处死的时候去寻欢作乐,因为他知道何颙等人死了,自己需要将那些人的理想也挑起来,他只有活下去,才能完成当初的誓约。

    同样种辑能在王允死后不久便去花天酒地,因为他清楚王允诛灭西凉武夫的责任在王允死后,他也需要承担一部分,他必须活着,只有活下去才能完成自己和已经死了的战友所约定的事情。

    所以种辑一直觉得自己花天酒地,寻欢作乐这些事情是问心无愧的,他自信就算是有一天自己死了,就算自己没完成当初的约定,在九泉之下遇到了何颙,伍琼,王允等人他也能拍着胸脯说一声他种辑这一生问心无愧!

    然而这一次伏完死了,在了解到一切真实情况之后,种辑发现自己做不到以前那种花天酒地一场调节好自己的心情,然后去面对更艰难的现实,这一次他做不到了。

    不管种辑自己再如何调整都无用了,他真的做不到了,完全做不到了,他无法在一场大笑之后调节好自己的心情,然后接下伏完未完成的重担,因为种辑知道他扛不起。

    因为刘协的表现,让种辑突然发现自己一切一切的努力都压在天子是个水平正常的皇帝上,然而当前的事实让他明白,刘协的水平大概有资格和后汉那几个几岁就挂了的皇帝抢一下谁最蠢!

    所以种辑笑不出来了,他自认接不下这个重担了,他准备学钟繇高挂朝堂当背景,不信钟繇不给自己一个面子。

    不行去找荀攸认个错,再说就算荀攸那边碍于曹操的面子,不找他麻烦,转而偷偷将他送走,种辑扭头就能去找郑泰。

    这些都是当年一起蹲战壕的战友,虽说这几年因为各自的志向闹得关系不是太好,但是种辑很清楚,这些人,他种辑低头前去找他们,只要事情还没闹到没法回转,他们肯定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时种辑的自信,也是这么多年不停地谋乱却一直不死积攒下来的眼光,而现在在种辑看来,他干的事情转圜的余地还非常的大,荀攸,钟繇任何一个人都能兜住。

    “散了散了!”种辑将一杯酒倒到嘴里,挥挥手示意所有的舞女离开,也到了自己下定决心的时候,种辑默默地想到。

    中午种辑带着一壶好酒,再次前往伏家祭祀伏完,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在去世的战友灵前如此苦涩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印象之中每一次他去战友的灵前或是带着笑意,或是带着郑重。

    缓缓的将那一壶蒸馏酒倒在了灵堂之上,种辑神色凄苦,扭头对着伏朗等人说道,“可否让我与令尊单独呆上一会儿。”

    身穿孝衣的伏朗等人皆是一愣,当即便准备拒绝,不想伏家老大伏德对着种辑跪地一礼,然后带头出去,其他几人心下不解,但也跟着伏德出门。

    在所有人出去之后,种辑看着伏完的灵堂,就跪在灵堂上对着伏完的棺木三叩首之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伏兄,种辑无能,无法完成您的遗愿。”种辑一边说一边带着涩笑盘坐在伏完的灵堂之上。

    “说来可笑,每一次皆是我种辑起来送战友,至今还未有人送过我,以前我每一次都是自信能肩负起战友的遗愿,而这一次我发现我肩负不起。”种辑端起酒盅饮下杯中之酒,泪流满面。

    “伏兄你若在天有灵,还请原谅,我准备离开长安这个是非之地了。”种辑将仅剩的一点酒喝下去之后,苦涩的说道。

    “咔嚓。”随着一声开门声,伏朗等人皆是看到了双眼泛红的种辑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麻烦诸位了。”种辑对着伏德等人施礼。

    “二弟,你们看守灵堂,我去去就回。”伏德叹了口气,然后对着种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随后便走在种辑前方给种辑带路。

    种辑这时心思没在伏德身上,被对方一路引着,结果走到了伏家一处僻静院落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

    “将我带到这里所谓何事?”种辑不解的看着伏德。

    “这里是家父去世前的一日居住的地方,几案上放着一封给您留的信,而另一旁放的则是四弟朗所见到的一切,以及我所看到的一切,请您看完之后再行抉择。”伏德推开门对着种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种辑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信里面的内容不多,详细的叙述了当日内宫之中发生的事情,种辑看完便将之放在了一旁,天子的表现比种辑预想的更差。

    之后种辑打开另外一封信是伏德和伏朗的见闻,种辑将之看完,长叹了一口气,他已经明白了伏完什么意思,可是现在太晚了,而且只有他一个人也做不到,更重要的是他也要脱身而出了。

    将两封信重新收好,种辑对着几案欠身一礼,然后退了出去,随后伏德进去将两封信全部烧掉,种辑不由得眉头连皱,最后还是没有制止伏德的行为。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眼见伏德在前面引路,种辑犹豫再三还是开口询问道。

    “没有什么好问的,我们伏家已经做了很多了,即将要封门了,而这封信本身就是给第一个再次来我家,提出独处之人准备的。”伏德神色平静的说道,但他既没有转身,也没有停步。

    “嗯,送我出门吧。”种辑缓缓地应了一声。

    伏德将种辑送到伏家门口,目送种辑走下台阶,伏德便退回院中,将伏家的大门再次紧闭。

    种辑站在伏家的门口长叹了一口气,而这时一辆马车缓缓路过,停在了他的身边。

    “仪和,好久不见了。”钟繇的马车停在了种辑的旁边,钟繇拉开车门对着种辑说道。

    “不介意我乘坐你的马车吗?”种辑侧头看向钟繇说道。

    “我们同朝多年,何必如此疏远。”钟繇带着一种释然说道。

    “可惜以前同朝不同道,现在同道却又即将不同朝了。”种辑跃上钟繇的马车长叹了口气说道。

    “人生之事,不如意者十之**,你已经做了那么多次,难保这次失手,现在收手了也好。”钟繇从一旁的抽屉里面拿出果脯和酒水递给种辑说道。

    “若是可扶,失手了我也能含笑九泉,而现在这种情况,我实在是笑不出来。”种辑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将钟繇倒给他的酒一口饮尽,他和钟繇,荀攸关系相好,只不过这几年淡了,不想放下之后,他居然又能端着钟繇的酒杯喝酒,人生际遇确实捉摸难定。

    “喝你的酒吧,我等三人最先醒悟的便是公达,之后是我,而你现在也终于醒悟了,好在也不算晚。”钟繇笑着说道,“当初我还和公达,建平等人闲聊,说不得要给你收尸。”

    “唉。”钟繇如此调侃,种辑却未有丝毫的动容,只有一声长叹,“我准备远离长安,找一处僻静之处养老。”

    “需不需要我给你资助百万钱?”钟繇沉默了一会儿,他从种辑的话里面听出来了种辑的心意。

    “这长水校尉府,谁想要卖给谁就是了,长安在你的手上也日渐繁华了,百万钱怕是没什么问题。”种辑拒绝了钟繇的好意,他知道自己这一走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来了。

    “有时候看开一些,天子能扶则扶,扶不了,谁能让自己满意就扶谁。”钟繇劝慰道,种辑点了点头,但是他到底听进去了几分还真是未必。

    种辑摇了摇头,看着长水校尉府已经不算太远,种辑命车夫将车停在了门口。

    “仪和,其实你不必如此的,事情未发生,曹公不会计较的。”钟繇看着种辑说道。

    “是啊,他是不会计较,但是我对不住伏国丈,对不起董国丈,对不起那些依旧坚定不移的汉室忠臣,伏国丈也明白啊,但是他宁可死不愿意动摇其他人的决心,我种辑虽说明白了,但子非鱼啊!”种辑看着钟繇无比坦然的说道。

    “保重!”钟繇闻言嘴动了动,然后欠身对着种辑施礼道。

    钟繇的车架缓缓离开,种辑闭目转身,朝着自己的府邸走去。

    “这是什么?”种辑回到自己的卧室之后,却发现自己卧室的几案上放着一个盒子,以及一封信。

    “回主上,这时之前收拾客厅时拿过来的。”管家低头回答道。

    种辑皱了皱眉,挥手示意管家出去然后将信打开,阅览完之后大吃一惊,随后将盒子打开不由得寒毛倒竖。

    心下尽力平静一番之后,开始发动自己的大脑,这次这件事有些说不定了,也许还能有个转机也说不定。

    【到底是谁送来的,不过对方能送到这里,想来我要查也不可能查到了,只是这般事情也未必好做,而且未必能成啊。种辑默默地抚摸着盒子之中的几样东西,面色有些犹豫。

    【伏兄,你果然还是动摇了我的意志,我不如你!种辑最后长叹了一口气将盒子缓缓的盖好,他已经有了决定。

    “天子啊,臣所能给您做到的只有这些了,万望您能有如先汉昭宣二帝中兴汉室的一天,臣种辑日后若有无理,还请见谅。”种辑默默地诉说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