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群魔乱舞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陈曦说完之后未带任何的评价,直接闭嘴,所有想要问询的文臣眼见陈曦的神色都放弃了追问,转而自行思考。

    陈曦之前告诉他们的东西,确实是太过震撼了,虽说道一句大不敬并不为过,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以他们的智慧,自然能看出每一种政体所适应的环境。

    这些体制都没有明显的错误,也都有自己适应的范围,而且其中明显的针对性,以及优劣非常值得这些人去思考。

    因而陈曦闭嘴不言之后,所有人都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商讨了起来,因为这个时代刘协的表现确实有些糟糕,而且结合中原这已经发展了千年的帝制,在场众人这一次皆是明白了形势。

    之后数天,讨论声比起那日陈曦才开口的时候凶猛了很多,因为经过这几日的思考,几日的沉淀,这些东西以这些人的智慧不说彻底摸透,其中的核心他们却也已经融会贯通了。

    毕竟儒家经典的书这么多年的吹吹吹,也不是完全没有痕迹,“圣天子垂拱而天下治”这种说法虽说这个时代并没有什么市场,但在陈曦点明各种体制之后,不少人都明白了这是虚君宪政。

    有了这么一个参照之后,再回想各种典籍,很多似是而非的内容莫名的就能窥探出这些内容。

    对于这个时代立于巅峰之上的智者来说,所谓的思想理论,他们只需要一个引子就能从自己那堪称海量的积累之中提炼出来太多的东西,不得不说春秋战国确实是一个思想碰撞,智慧升华的时代,很多东西真追究起来,未必是前人未曾想过,未曾提及过的。

    任何思想如果连根基都没有的话,陈曦就算将之抛出来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而如果一个思想本身就有其根基的话,那么就算是只有一个引子,也自然会有人为其垒砌起王座。

    【算了,不问道于陈子川了,虚君宪政吗,确实是一个好主意,只恐怕刘协会怨恨一生,不过这与我何干,我倒也到了启用先手之时,长安啊,再有五日就会抵达,我提前送往的消息,不知道预热的如何了。周瑜望了一眼骑在马上闭目养神的陈曦,默默地想到。

    另一边郭嘉给了贾诩一个眼神,贾诩了然。

    “子扬有没有什么动静?”贾诩传音给郭嘉询问道。

    “有,大概是搅浑长安的水,你呢?”郭嘉传音给贾诩问询道。

    “浑水?”贾诩的传音之中多了一抹冷笑,“是去铺路吧,顺带堵死子川所说的部分宪政吧。”

    “子川可没说是部分宪政。”郭嘉带着笑意的传音了过来,“他可没做任何的评价,也没有任何的倾向。”

    “你打算怎么办?”贾诩传音给郭嘉询问道。

    “趁现在这个机会让长安出现一种思潮并不算太过困难,对于天子已经失望,但是还怀揣着汉臣之心的诸多路人大概对于这种思潮很有兴趣吧。”郭嘉冷笑着说道,“你的后手呢?”

    “备用了十一种方案。”贾诩按着眉心有些头疼的说道,“只不过我有些担心文儒,他和我们是一路人,但是他的心思我也不好猜测,我手上的方案能应对大多数的情况,文儒我实在没有把握。”

    “他的话毕竟和我们是一路人,就算做的出格了,也不可能让我们被动,只不过现在真的合并的话,对于我们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时机。”郭嘉思考了一下,顺口岔开话题。

    “放心,不可能合并,我们这边还没有彻底压服荀文若和周公瑾。”贾诩冷笑着传音给郭嘉,“就现在这个情况,那怕是曹司空直接倒向主公,也不可能合并了。”

    “由你这句话,我就放心,我去做我的事情了,子扬的谋算不必在意,周公瑾的谋算我有些担心。”郭嘉传音给贾诩说道。

    “你有时间就盯着周公瑾,不行的话,不管是我还是文儒都有掀桌子的招数。”贾诩沉默了一会儿,算是宽慰郭嘉。

    郭嘉闻言不由得偏头,却也着实没有想到任何能在这个时期用以翻盘的东西,不由得皱了皱眉,但是鉴于贾诩的信誉,他还是表示自己盯住周公瑾。

    【就是不知道子川是什么心思,子川有些时候看着迷糊,但是大事上却非常能分的清,虽说他也希望统一,也希望让中原结束战争,但是他绝对不会为此而埋下祸根。贾诩望着陈曦的后背默默地想到。

    【只是,到底要不要违逆子川的想法呢?而且文儒这么久都没有和我联系,恐怕他已经在长安准备好了棋局,就等着落子,只是他到现在也没有出手,漠视还是静待时机?贾诩也略带沉重。

    陈曦这时也远望长安,心下犹豫,到了这个距离长安不过五日行程的地方,之前陈曦尽力放之脑后的东西,也逐一的浮现。

    【我果然还是凡人啊,终归是动摇了啊,‘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人必先疑也,而后谗入之’,终归是我先生了疑虑吗?陈曦心下沉重的思考道。

    随后嘴角浮现一抹嘲弄,【越是靠近我的所规划的上半阙收官,我居然会越发的犹豫,成功唾手可得,但心生畏惧。

    邺城,李优算着日子,面色无比平静,【主公,接下来就看您的了,是大一统的中兴之主,还是超宗越祖刘皇叔,就看您的选择了,我等都在看着您的选择啊。

    【文和啊,我要掀桌子了,不过我总觉的这次我恐怕未能掀桌子,大概就会有人替我做了。李优默默地想到,【算计了主公,算计了子川,不知道我最后会是如何一个下场。

    【罢了,都做了这种事情了,还有什么好畏惧的,若能实现当年所言,就算是身死又有何惧?李优一甩袖子面色清冷的转回政务厅,【孔明,苑儿早已安排好了,到时候就算我真有意外,他们也早已脱出藩篱,若是事成,众人必然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