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灭国”级别的高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只是这般的话,我们训练的水军很容易受到江东的影响。顶点小说 US.C更新最快”徐盛面色抑郁的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这样做的话,我们连战船都没有办法操控。”太史慈颇是无奈的说道,随后侧身对蔡瑁施礼道,“德,接下来就看你的,该是如何指挥,如何训练,此去东方这一路就就交由将军来进行了。”

    “多谢子义信得过在下。”蔡瑁恭敬的说道,对于太史慈一个内气离体的武将如此尊崇于他,蔡瑁还是感觉到很兴奋的。

    之后一段时间海军则全权交由蔡瑁操练,而太史慈更多的是进行学习,相对而言蔡瑁在水军上的造诣确实不错,虽说比之周瑜那种有所不及,但也算是当前中原中上等的水军将帅了。

    “说来,我们这么一路缓速东行是为了什么?”连着几天以船只行进速度的半速在行进,由不得徐盛不生出奇怪的想法。

    “目的地是瀛洲,只不过现在更多的是练手,鲁刺史打算确定我们在带足物资的情况下,在海面能生活的最长时间。”太史慈闻言,便扭头给徐盛解释了一番。

    “瀛洲?”徐盛毕竟念过书,也知道哪里是什么地方,“奇怪啊,那不是应该由方士前往吗?我们这些人去干什么?”

    “方士去没去瀛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瀛洲按照李刺史的话来说应该叫倭国,在当初光武年间曾经来我们这边进行过朝贡,距离不算是太远,此去更多的意义是止损。”糜芳代替太史慈回答了更细节的部分。

    “止损?”徐盛不解的询问道。

    “造船的成本太高,而且陈侯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出现政策性的倾斜,所以我们需要自力更生,陈侯曾经说过,倭国那个地方有露天的金矿和银矿,而我们需要这种东西。”糜芳神色平淡的说道。

    “不是说好了,一线的军队只进行训练和战争,绝对不能插手任何和钱有关的商业往来吗?”徐盛大吃一惊,他们这么做完全违背了陈曦当初制定的规则。

    “因为我现在已经退出一线了,现在我们只是普通的水军新兵,在这段训练的时间,我们需要一边练兵,一边筹备物资。”糜芳嘴角有些发苦的说道,“总之我们需要倭国的金矿和银矿填补损失,至于如何出手你们不用担心。”

    徐盛闻言同样有些发苦,但不得不承认,以鲁肃和李优的习惯,让他们在训练的同时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不仅仅不是没可能,反倒可以说是绝对会这么干。

    “最近一次,倭国给汉室朝贡是光武帝时期建武年间,有记载是赐予了金印紫绶,所以不必担心对方会无法确定我们的身份。”糜芳眼见其他人都面色发苦,于是继续开口说道。

    “那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对策?”徐盛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如果对方强大,而且愿意承认和我们的宗藩关系,那么补齐之前一百多年的供奉就可以了,如果对方不愿意承认,我们就需要解决他们了,如果对方弱小,那就看情况了。”太史慈散发着冷意看着众人说道,所有人顿时有了准备。

    “不过毕竟是百多年前就曾经抵达中原朝贡的小国,若是统一的话,想来不会太差,所以诸位切莫大意。”糜芳又紧跟着叮嘱了两句,太史慈闻言点了点头。

    徐盛等人登时心中有数,然后各自开始通知自己战船上的水军,之后便又开始了他们每天不可缺少的海上训练。

    太史慈等人确实是做了很多的准备,但是等到他们抵达倭国的时候,太史慈等人深切的表示了自己之前的准备全都是扯淡。

    望着前方十余里外正在发生的部落级别械斗,太史慈一开始只是以为那和中原地区宗族争土地,争泉水的小规模碰撞一样。

    然而等到太史慈等人的战船行到靠近五里的地方,太史慈看着双方突然打出来的旗号,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要不要这么扯淡?

    望着海滩上那群身穿邋遢的粗麻衣,身材基本徘徊在一米四五左右,偶尔有一个掌旗身高能达到一米五六,脑袋剃的有些像是北方杂胡的那种头饰,手上拿着各种各样粗制滥造的原始武器,双方加起来不到两百人,但是却各种怒吼拼杀。

    甚至远在数里之外,太史慈靠着内气离体所具有的眼力,看着那暴增的血管,就知道那些人在战斗之中嘶吼的是多么的卖力,只是太史慈完全感受不到其中的战斗力。

    “什么玩意啊!就算是躲在丘陵之中多年不出来的山越人,蛮人都不至于如此,这些人完全不是合格的农民。”徐盛趴在船舷上远远的观察了很久之后,面色呆滞的说道。

    “六尺七寸以下连丁都不算,还农民。”糜芳尴尬的说道。

    相对来说秦汉的平均的身高比较靠谱一些,因为兵马俑是一比一等人高的,虽说其中也确实有一些一米九,一米八高的,但是主流确实是一米七出头的身高。

    秦汉年间,波斯称中国为巨人国,同时代中国和罗马同时蔑视游牧人的身高,然而双方相互之间从来没蔑视过。

    总体而言这一时期中原人的身高还是非常靠谱的,这也是为什么什么曹操明确记载身高七尺,折合一米六二却颇感自卑的重要原因,因为这个身高在这一时期算是低于平均水准了,差不多就相当于后世一米六五的男子……

    “要不我率领一队人,先将他们阻止了,问清楚情况如何?”徐盛略带尴尬的说道。

    说实话,看一群一米五的矮子,没有阵型,武器乱七八糟,防具基本没有,甚至使用的盾牌还是竹盾,武器还有削尖的竹竿,徐盛真的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的痛苦。

    “这等乞丐,你确定这是倭国的士卒,而不是地方械斗?”蔡瑁斜视了一眼糜芳,如果这些真的是倭国的士卒,那他们这一路谋划的意义何在,这些乞丐兵,随便来点人都能击溃。

    “虽说我也不愿意相信,但如果以前陈侯跟我说的时候,没开玩笑的话,那这就真是这个国家的士卒了。”糜芳终于明白了陈曦提起瀛洲的时候,非要说“你去了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还好我们都是步兵。”蔡和一脸无语的说道。

    众人闻言皆是不明其意,扭头看向蔡和,却见蔡和手按着船舷幽幽的说道,“这身高,真来骑兵的话,就我们在北方精挑细选出来的高头大马,连人都砍不到。”

    众人闻言面色一木,扭头看向对面,皆是长叹一口气,骑兵也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这身高,对上西凉那些肩高一米六的高头大马,真要让骑兵砍人都不好砍。

    “我们可不是来发动战争的,我们主要是找倭国的王来谈谈的。”太史慈抿着嘴,并没有露出太多的笑容,但是上划的嘴角却实打实的出卖了他现在的心情。

    正在拼命打架的倭国两路诸侯并不是瞎子,太史慈的战舰实在是太过巨大了,在靠近五里之后,以双方普通人的视力也已经能清楚的看到太史慈那艘可怕的战舰。

    随着太史慈的战舰越来越靠近海岸,倭人所能看到的部分也愈发的清晰,不少之前勇勐战斗的士卒直接转身崩溃一般的逃窜,更有不少人直接就地趴下等待这艘巨舰的审判。

    “子方,用望远镜观察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埋伏。”太史慈虽说用他超越常人的视力仔细观察了一遍,而且望手也提前给出了回答,太史慈还是谨慎的让糜芳又进行了一次观察。

    “没有。”糜芳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点了点头。

    “就看这些和小人国差不多的情况,就算有埋伏又能拿我们如何?”蔡中耻笑道。

    “战争非小事,谨慎为上。”太史慈不紧不慢的说道,蔡瑁闻言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弟弟。

    “子方,你率领两千人留在船上,我带人登陆。”太史慈对着糜芳下令道。

    随着太史慈一生号令,原本挂在大船上的小船,一艘艘的被放了下来,快速的朝着海滩冲去,等小船的船底快要挨到海水的时候,经过多次训练的士卒皆是奋力跳起。

    原本已经靠近海滩的士卒,靠着这一跃,落入海水之中的时候,海水已经只能半没过小腿,一群人三下两下就从海水之中跳了出去,然后拿着武器强弩快速的包围了剩下的那群倭人。

    不过很快太史慈就尴尬了,他们双方完全不能交流,虽说倭人的士卒还有看起来像头领的那几位特别老实,但是双方交流不成。

    好在最简单的臣服太史慈还是能看出来的,只是对方之后恭敬的程度着实有些让太史慈发毛,甚至蔡瑁在后面的一段时间都明确告知太史慈,这些人为了表示臣服,不体恤自己的麾下,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看似如此忠诚,其中必然包藏祸心。

    太史慈估摸了两下,同样是这么认为,但是并没有处理这两个号称是城主的家伙,因为他确信自己的战斗力在这边简直是屠国级别的,顺带太史慈已经找到了露天的银矿。

    “德你不是去操练水军去了吗?”太史慈看着突然带着一个小老头过来见他的蔡瑁不解的说道。

    “伊支马参见汉室将军。”那个小老头看到太史慈之后当即郑重的行了一个跪拜礼,然后以一种非常拗口,而且还有错误的话音对着太史慈非常恭敬的说道。

    “这里居然还有会说汉语的?”太史慈难以置信,虽说一句话十个字一半发音都有问题,但是太史慈还是明白了对方什么意思。

    “百余年前祖先曾渡海前往中国朝贡,先祖有幸见过汉天子,蒙天子赐予此物,日夜供奉,代代学习天子所赐书简。”伊支马非常恭敬的说道,并且双手捧起一块金印,这一长串话,发音错了一半,但是太史慈还是懂了。

    “赐坐,赐坐。”太史慈双眼一亮当即开口说道,不管这个小老头目标是什么,太史慈很满意,能说汉话,能交流就好。

    太史慈将战舰里面储备的酒肉拿出来宴请对方,吃着吃着对方就开始哭,太史慈眼珠一转瞬间明白,肉菜来了。

    “长者为何哭泣啊。”太史慈装作我什么都不知道。

    “今日我所食之物,不知何时我家中之人才能吃到。”伊支马哇哇的哭着。

    “这简单,到时候我再送上一份。”太史慈随意的说道,“这种简单食物,长者若是喜欢,随时都可以吃到。”

    “多谢多谢。”老头半是哭泣半是欢欣的说道。

    之后数日伊支马经常来太史慈这边混饭吃,直到某一日,伊支马请太史慈吃饭,而太史慈看着那粗糙的米饭,粗糙的陶器带着愤怒问询道,“何以至此?”

    当场伊支马就跪在太史慈面前大哭,将这一百多年他们这个得到光武帝赐封的正统倭国统治者如何一步步混到了这种程度,详细的讲述给了太史慈。

    太史慈闻言大怒,表示我们国家赐予你的东西,其他人居然敢掠夺,为什么不上报与我们。

    伊支马大哭,说是路途艰难,没有办法抵达。

    太史慈果断大包大揽,表示我帮你解决国内的问题,然后扶你们家上位,到时候记得给我们朝贡。

    虽说伊支马确实打这种主意,但是真当这种好事落到自己的头上,伊支马也是大吃一惊。

    不过吃惊归吃惊,但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事情伊支马怎么会不答应,反正现在整个日本都不是自己的,人家还是能打下来,给这话就是面子了,所以伊支马果断投桃报李。

    得到了伊支马的许诺,太史慈果断开拔,然后让整个倭国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灭国级别强者。

    几百人,几千人的小国,诸如苏奴国、鬼国、为吾国、鬼奴国、邪马国、躬臣国、巴利国、支惟国、乌奴国等等小国,太史慈以平均每日三国的速度,从南至北一路灭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