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眼界的差距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袁术被捞出的第二天,时不时有人过来恭喜一下袁术,然后略带艳羡和敬服给袁术送上一份礼物。顶点小说 US.C更新最快

    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明白袁术为什么能这么干净利落,毛事都没有就出来的也就孙伯符和袁公路自己了。

    “袁公路,你倒是好运气。”太傅马日亲自过看袁术,两人当年交往颇深,当然正史上因为这个关系,袁术妥妥气死了马日。

    不过这一次没了这一杠子事,双方虽说因为当年洛阳闹得不开心,但是经了这么多波折,双方很明显看淡了很多,袁术被下狱之后,马日也没少找人疏通。

    “哈哈,翁叔,你这家伙又跑来占我便宜。”袁术笑骂道,“不过听说这次你因为我下狱一事左右奔走,虽说毛用没有,不过我还是打算不和你计较了,虎来给他搬个对面的椅子。”

    “孙伯符确实是少年才俊,你应该感谢他。”马日一脸敬服的看着孙策,这小子确实是一个人物,用玉玺救袁术,到现在居然没有丝毫的心痛,而且看这架势都没告诉袁术。

    “哈哈,这我儿子啊。”孙策乐呵的说道,“这还用谢?”

    孙策翻了翻白眼,给袁术给面子,也没辩驳,反正他不叫对方父亲,其他的对方随便说,我给于尊重,不反驳。

    “不过孙伯符确实大气,看你这样,我也觉得你没怎么吃苦,本来还摸了一根灵芝拿来给你做熬汤的补品,我看你这完全没事的样子,我觉得我还是拿回去给我煮了吧。”马日一边说,一边就想将掏出来的礼盒给收回去。

    “哪有你这种的。”袁术直接从马日手上将礼物抢回来,然后送给身后的纪灵,“晚上熬汤就先把这株熬了。”

    “还有你这样的。”马日笑骂道,“好了,看到你没事我也就安心了,我说你还是别乱来了,对了北方安置我家的时候,提前通知一下我啊,可别拿我们扶风人不当人啊。”

    “会的,会的~”袁术笑嘻嘻的说道,“反正你家肯定没什么烂事,我算是看明白了,主家如果是大儒或者将校,而且主脉人口不多,那肯定没什么烂事,你家有欺男霸女的吗?”

    马日摇了摇头,“前些年我祖父还活着的时候遇到这种都是打折腿,然后丢到祠堂忏悔。”

    马融活着的时候,谁敢乱来,卢植,郑玄这种德操特别靠谱的大儒都是马融的学生,你觉得这种人掌家族的话,家族风气能烂?

    虽说马融死了三十年了,但人家当初掌握家族五十年,遗留下来的风气还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破坏的。

    就在这个时候,孙策的府邸外面传来一声惨唿,“大兄,大兄,礼物还没有送出去吧!”

    “呃,这是仲谋的声音,他怎么跑过来了?”孙策一脸不解的说道,他这个二弟规矩特别多,但是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去看看就是了。”孙策扭头对着一旁的袁术说道,然而还不等他说完,就听到急急忙忙的哐啷声,然后孙权就一脸急躁的冲来进来,甚至进来的时候还差点扑到在地。

    袁术看到这一幕莫名的一笑,话说孙权他都好久没见了。

    马日毕竟是大儒的后裔,而且本身也是经学家,对于礼的要求有些高,因而在看到孙权这么一个表现莫名的皱了皱眉头。

    “大兄,你将礼箱还没有送出去吧。”孙权急急忙忙的起身询问道,甚至都没有看到袁术和马日。

    莫名的孙策在孙权的双眼之中看到了希冀,不过他还是随口回答道,“当然送了啊,袁公都出来了,我就知道你关心袁公哈!”

    “送了?”孙权陡然将声音提高了八度,随后更是带着愤怒,“你怎么能送了呢?”

    孙策闻言面色一冷,轻咳一声,这一声在孙权耳边宛如炸雷。

    虽说孙策不太在意礼节,但是在人前就算是他也必须有礼有节,岂能让外人小视他孙家,而孙权这次居然表现的这么暴躁,这是怎么回事。

    “全完了,全完了,你怎么能送了呢?”孙权带着无边的懊恼,无比苦涩的说道。

    “呃,送了就送了呗,一些撇在库用不到的东西,除了拿去给尚香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孙策撇了撇嘴说道,“怎么,里面还有你喜欢的?”

    孙权被孙策的如此随意的话,气的肺都炸了。

    “玉玺在里面,你知道不,你知不知道,你将玉玺送出去了,你知道不,你知不道为了救他,你将玉玺送出去了!”孙权对着孙策愤怒的咆哮道,“你不知道清点一下吗?”

    瞬间马日明白玉玺这事完全是个意外了,莫名的想要离开,而袁术则是面色平静的拉住马日,马日当即面皮抽搐,心中狂骂袁术不地道,今天这事会死人你知道不。

    周瑜则是面无表情,这东西居然不是孙策送出去的,虽说也没什么差距,孙策还真未必将这东西当回事。

    “哦,我之前还在奇怪为什么这么快就将袁公无罪释放了,还给父亲追封了武烈侯,给你袭了乌程侯的爵位,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孙策摸着自己下巴说道。

    孙权闻言气的面色涨红,“大兄,你知道不,那是玉玺啊,为了这么点东西就将玉玺送……”

    孙策一巴掌扇在孙权的脸上,“一块破石头而已,我孙伯符的身份能力还需要一块破石头证明,还有仲谋,那不是一点东西!”

    之前孙权破口而出的时候,袁术面色无比难看,而孙策一巴掌扇在孙权脸上,面色平静的孙权说出那一番话,袁术嘴角不由得上划,自己在孙策的心中至少是值过玉玺的。

    “周公瑾,你说句话啊!”被孙策一巴掌差点打倒在地,披头散发的孙权,看着站在一旁的周瑜叫道,在他看来他的兄长现在已经彻底不可理喻了,而在场唯一一个能帮他的就是周瑜了。

    顿时在场所有人都看向周瑜,周瑜很是淡定的开口说道,“玉玺不过是当年李儒用来分化关东诸侯的器物而已,既然已经送了,也不可能收回来,那就这样吧。”

    孙策闻言神色沉默,周瑜给他说过这件事,所以他很清楚,玉玺对于真正顶级的人物来说也就是一个较为贵重的物品,而只有低于那个层面的人才会将之视若珍宝。

    “陈子川说过一句话,‘若有始皇之文治武功,就算是用石头刻一个印玺,那也会是帝王的象征’,玉玺不是因为本身贵重,而是因为人而贵重。”周瑜耸了耸肩说道,他从昨天就知道了,所以现在看的很淡了。

    “哈哈哈,还是陈子川有意思,他日我若有成,必然会用石头刻上一颗。”孙策闻言大笑着说道。

    袁术,周瑜,马日闻言也就笑笑,并没有放到心上,却不想他年孙策列土封疆,建国为王的时候,直接在长安城城墙上掰了一块砖让人刻成了印玺。

    更重要是这块印玺到更往后的时候,同样是国家象征物,同样号称得之便是天命所归。

    后人为之编撰了很多神话费尽心思牵强附会到这一枚石印之上,却少有人提这玩意是孙策扒长安城墙一块砖制作而成,为的就是证明,我孙伯符的功绩根本不需要其他东西彰显。

    “陈子川之心确实非我们所能想象。”马日笑着说道。

    “哈哈哈,没想到我袁术居然价值一枚玉玺,就冲这一点,我也要混出来玉玺的价值!”袁术狂笑着说道。

    这一刻孙权披头散发的看着面前众人,莫名的觉得自己之前就像是一个小丑,但是心口处时不时的阵痛,却让孙权清楚的感知到玉玺在他心中的地位。

    “大兄,我先告退了。”话说到这种地步,孙权也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了,他没办法和这群人比脑回路,而且再呆在这里只会让人轻视,一路勉力赶来,最后却落了这么一个下场。

    孙权离开之后,原本就打算离开的马日也紧跟着离开了,正厅之中就剩下袁术,纪灵,孙策和周瑜四人。

    “伯符,这次害的你失了玉玺,我也不知道该还你什么,要不我告诉你一句话吧,这句话大概能值一个玉玺。”其他人走了之后袁术也没了之前那种洒脱,玉玺对于他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宝物,否则的话,也不会说出自己要混出来玉玺的价值。

    “没事,没事,仲谋只是一路劳累,您也别往心里去。”孙策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倒是对袁公要说的那句话很感兴趣。”周瑜笑着说道。

    “中原不等于天下。”袁术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陈曦对于袁术没有太多的掩饰,所以袁术该知道的都知道,但是这货说一不二,就算很想告诉周瑜和孙策,却也一直都没开口,而这次孙策连玉玺都掏出来救他了,袁术决定还是给点提点。

    “中原不等于天下?”周瑜和孙策皆是一头雾水,这是什么话。

    “我只能说这些。”袁术高傲的望向房梁,不再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