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都在练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你们不错!”袁谭艰难的吸了口气,亏他胯下宝驹不错,一路上他基本不怎么动,还能支撑住,否则真就丢人了,“你们以后跟着他们一起训练,你就是他们的头领。顶点小说 US.C更新最快”

    “是,主上……”站立在所有蛮子前方,扛着一柄斧头的蛮子艰难的对袁谭说道。

    “能走上来,就算是蛮子,我也赐他们酒宴!”李望着那群蛮子说道,能走上来,那就是绝对合格的士卒,不仅仅是身体,而且是意志和精神上尽皆合格的士卒。

    “你们的这些士卒好好操练,很有可能变成双天赋超精锐,他们有这个资质,只不过你们没有双天赋超精锐的模板,要不转化成我们西凉铁骑算了。”李看着那群现在已经爬起来,开始活动的袁军士卒说道。

    十几个有精锐天赋的军团拼凑出来的,残缺的精锐天赋相互死磕显现出了第一个精锐天赋,而要显现出第二个,难度非常大,现在这群人完全是靠着素质,经验,直感,意志强行催生出第一个精锐天赋。

    至于第二个,将之前那十几个残缺的精锐天赋融了之后就会自动生成,问题是熔十几个精锐天赋这种事情,在没有上级模板的情况下,难度恐怕也就低于造一个军魂军团了。

    因而在李看来,这些士卒还不如让他的铁骑本部吸收了,在上级模板的压制下,强行转化成铁骑本部算了,反正这些人的素质,意志各方面都达标,转化起来也就几个月,之前那群西凉铁骑就是这么转化来的。

    之前数年的厮杀,训练,精神意志素质全部达到了标准之后,有模板可遵循的情况下,很容易就能训练出来,而李觉得,袁家这群精锐也能这么玩啊!

    “多谢,还不需要如此。”高览非常淡定的否决了李的提议,变成西凉铁骑,何必,他们袁氏有自己的道路,根本不需要如此,准确的说高览从来不认为他们河北的精锐需要假借他人之名。

    “有志气,不过双天赋的道路并不好走,尤其是你们这种,当年我们验证了很多次,但是就算是再来一遍,我们也不能保证还能诞生这么一支超精锐。”李到没有什么讽刺,对方很强,从将领到士卒都很强,而且对方也没有得罪他们。

    “嗯,难走,并不代表不能走。”高览平静的说道,随后转身离开,这地方就算是他都感觉到略微有些疲累。

    “随你,最近几日没什么事,你们如果有时间可以跟着我们的士卒一起来训练。”李随意的说道,对于强将他会给于尊重,只要那些人不找他的麻烦,毕竟真拼命的话,他李绝对不怂。

    晚上李设宴迎接了袁谭,不过很明显袁谭,审配等人就算是依靠着内气和精神天赋在短时间也很难适应这破地方,只是在酒宴间该喝的酒一口都没少喝。

    次日袁谭昏昏沉沉的起来,出营的时候发现高览正率领着所有的士卒拿着武器在进行训练,当然也就是简单的跑跳训练,至于更多的事情估摸着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行。

    至于李则已经率领着西凉铁骑继续去爬雪山了,不过这里还是留下了两千人进行防护,看得出李虽说疏忽,却也不愧是沙场老将,该留心的细节也都未曾疏露。

    “呼。”审配一脸疲累的走了出来,眼见到袁谭,勉强要欠身施礼直接被袁谭制止了。

    “正南,这里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地方,而西凉铁骑更是可怕。”袁谭望着不远处的大雪山叹了口气,“就算是我在这种地方都使不上力气,他们居然还能颇为随意的进行操练。”

    “主公大可放心,很快我们的士卒也就能做到这种程度。”审配面色郑重的说道,“只是,主公不知道您怎么看美阳侯昨日的提议,是否要前往西方援助帕提亚。”

    “去,为何不去,兵不是练出来,是打出来的,更何况我们也必须要了解一下我们的对手,而且我们和陈子川做好了约定,这些事情也免不了。”袁谭带着喘息说道。

    “既然主公有心理准备,那么我也不再多言。”审配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和袁谭一样看着在那里训练的士卒,那些都是他们袁家的精锐,他们袁家的根基。

    “不踏出中原真的不知道天下如此广阔。”袁谭叹了口气说道,“若是我父尚在,见到这一幕恐怕会欣喜若狂吧。”

    “老主公尚在的话,恐怕会有鲸吞域内之心吧。”审配略带着可惜说道,袁绍是他所见过最强的主公,可惜中原这个坑!

    之后几天高览带着士卒开始进行各种训练,逐渐的恢复体能,至于像西凉铁骑那种冲上接近七千米的高度,并不是现在袁家精锐所能做的事情。

    而就在这一段时间,郭汜等人又收到了新的消息,陈家,荀家,司马家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了李三人的实际统治范围。

    话说这三家走的最早,在郭汜去中原的时候就遇到了,率领五千西凉铁骑回来的时候,在路上还遇到过,甚至那个时候郭汜还打算将这群人打包直接带回来,但是被拒绝了。

    可以说之所以拖了这么久,完全就是因为这群人抵达西域之后就开始一路调研,搜集水文,地理,人口,文化等等情报,而且一边搜集一边预估人口承受上线。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测算一下以他们三家的能力最大能干掉哪个国家,干掉后能得到多少资源,能否用其他方式在幕后进行操控,总之对于这三家来说这一路简直就是掉节操的旅程。

    最后这三家派来的领头人不得不承认,西域这些小国花费一些功夫他们三家确实是能稳稳的控制住,而且是那种方方面面的控制住,甚至还能一点点蚕食渗透,最后一家一家的吞过去。

    虽说三家首脑人物都在嘴上鄙视这种无节操无下限,背靠国家扎根吸收营养的方式,反补家族,反补国家的方式,但是心下基本上都觉得这种方法才是壮大他们的家族的正确方式。

    甚至在半路上陈家都犯贱一样练手了,靠着他们高贵的汉室出身,还有李郭汜等人可怕的威慑力,陈家司马家等人很简单的就和龟兹王见了个面,然后快速的就和很多龟兹贵族搭上了线。

    到了这种程度,对于陈家来说经验丰富的简直不能再丰富了,靠着给这家塞东西,给那家送宝物,相互拉感情,又懂得利用自身的威慑力,不到一个月就有龟兹贵族开始隐约卖队友了。

    到了这个程度要不是荀家拽住陈家和司马家不要再继续乱玩了,很快这俩家族就会开始各自拉一批人释放对方的黑材料了,之后的结果会如何,根本不用想。

    饶是如此,在荀家强行将陈家和司马家这群捣蛋鬼拽走之后,龟兹的贵族也因为这两家的挑动,毫无意外的在这两家离开之后爆发了争斗。

    虽说有龟兹王的镇压,勉强让龟兹的贵族没有爆发出内战,但是到了这个程度双方已经撕破了脸皮,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因而隔了几年回来荀家顺手捡了一个龟兹。

    当然那个时候如龟兹这种小国,荀家这种大户已经看不上了,要不是看着龟兹确实有不少人的份上,荀家都不想捡这种国家。

    不过也正是在路上闹出了这一波,这群人才晚了两个多月抵达李的地盘,当然这也让陈家,司马家,还有一直作为和事佬实际上主要下黑手的荀家对于自身的实力有了清晰的认识。

    他们实力的组成部分已经不再是家族所具有的实力,而是自己以及背后国家的综合实力,自己的才智加上背后国家的力量,或者说合理的利用国家的力量,在国外可以轻松获得巨大的利益。

    将获得的这些利益喂一部分给国家,让身后的阴影更加庞大,便能继续这一情况,很快他们就能壮大起来。

    能被三家老一辈派到这里来的都不是蠢材,如果之前还有一些犹疑,那么现在他们已经兴奋了起来,政斗这种东西,政治这种东西,有国家好玩吗?他们即将以国家为游乐场,去建设自己的理想!

    相比于之前家族内的小打小闹,和本家之人联手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一点点的解决国家建立的问题,如同上古先贤一般在一无所有的土地上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国家,还有比这更能传唱千古的吗?

    “这是哪里?”“这是我所建立的国家!”光是想想,就能感受到这话语之中的力量。

    想到年老后躺在病床上,指着窗外,对着后人说道,“立国与此,建都与此处,与有荣焉!”这将是何等的情怀。

    名垂青史?呵,立国与此,建都于此,我的名字自然会与国同休,而史册就算焚毁,也无法抹杀我等的功绩,这将是何等的地位!

    怀揣着这种心理,原本还心生犹疑的众人已经消去了心中的怯懦,对于出生于世家的众人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让他们比肩先祖更让他们觉悟的了。

    然而在这群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向李驻地之后,就集体扑街在距离李住处还有一千多米的地方……

    好在李也知道这些人都是文臣所以不能乱来,命人用车架将之弄了上去,结果一群人就算有华沸开药,才去的那段时间也只能躺在床上。

    总之基本算是全灭了,好在这群人也不气馁,反倒努力的适应这破地方,在李郭汜等人率兵前往安息之前算是适应了这里。

    在陈家,司马家,荀家来了之后,李就开始望眼欲穿的等待着诸葛亮。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六月份了,沃洛吉斯五世已经派人来通知了一波,说是他们又从国内抽调了五万大军,凑够了十二万大军,总之就是通知李赶紧来啊,他们准备七月份出发砍罗马。

    话说因为罗马基本都属于地中海气候,这个气候差不多夏天炎热,冬天温暖,差不多最热的时候,在这个时代也就是二十五度,最冷的时候都基本没可能下雪。

    因而安息说是七月下手,也就意味着沃洛吉斯五世准备拼命了,按照这个气候,接下来十个月都能战斗,很明显沃洛吉斯五世已经展现出了不拿下两河流域绝对不回头气势。

    对于沃洛吉斯五世,李还是佩服的,而且对方都拽出来了十二万大军了,内气离体武将十九个,这种实力,李表示他去基本就是看戏,没有什么好打的了,所以他表示他肯定去,就算晚点他也肯定会去。

    反正李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等到诸葛亮,不等到诸葛亮他绝对不去,怎么着也要带着自家的小军师去开开眼,证明自己等人在中亚这么多年不是在混日子。

    当然李并不知道,他以为的加纳西斯人家现在和塞维鲁正在狂扁日耳曼蛮子,四个边郡公爵,加上塞维鲁这个罗马皇帝,在去年一年的时间将罗马北方的蛮子几乎统统打跪了。

    也正是因为这等功绩,塞维鲁真正的坐稳了罗马皇帝的位置,再无一个人对于塞维鲁的位置有所怀疑。

    既然说是几乎,那么也就意味现在罗马北方的蛮子还没有全部跪在罗马铁拳之下。

    当然到了现在罗马北方就剩下三大蛮子了,日耳曼人,凯尔特人,斯拉夫人,这三大蛮子的战斗力颇高,历史上罗马为了征服这三个蛮子死了好几个皇帝。

    总之这哥仨特别能打,而罗马头号蛮子敌人不用多说就是日耳曼人,虽说其他两个也会过来打秋风一样,但就跟汉室的头号敌人是匈奴一样,其他两个虽说也是战斗民族,但是仇不大,嗯,就凯尔特人而言,罗马对于他比血仇小一点点。

    所以一般来说罗马打日耳曼人,卡尔特人还会扯日耳曼人的后腿,毕竟相对而言,日耳曼人将凯尔特人赶出了老家,这可是实打实的血仇,然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罗马玩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