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内部矛盾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顺带塞维鲁也得知了一个比较好玩的消息,那就是汉人和他们一样都是黑发黑眸,和那些金发碧眼的妖艳蛮子完全不同,所以相对来说,就从外表上双方对于对方的接受力就会远高于蛮子。顶点小说 US.C更新最快

    毕竟相较与金发碧眼的蛮子,他们双方混到一起时间长了,居然还挺像的,加之双方身高都挺高,从这一点来说的话,貌似他们两家比起其他妖艳的家伙来说,更有和谈的基础。

    当然这对于塞维鲁来说只是一个添头,双方都是一个模子的话,至少交流起来不是太困难,双方如果人种差距太大,从外表上都能看出来双方巨大的不同,那要谈谈就有些困难。

    至于塞拉利带回来的那一车车的绸缎,相比那些商人贩卖过来的丝绸,官方赠予的绸缎水平更好,说是蜀锦就是蜀锦,绝对没有水货,而且价格之便宜,让塞维鲁额头的血管都爆出来了。

    如果说之前塞维鲁对于安息的感觉是可恶,现在的感觉差不多就是要将安息那群混蛋的先祖全部挖出来鞭尸,有你们这种不要脸的中间商吗?涨价是这么涨的吗?

    在见到了如此大量而且珍贵的丝绸之后,塞维鲁对于汉室兴趣更是大增,又准备了一个千人团前去汉室进行磋商。

    顺带命他们回来的时候多多购入一些丝绸,按照塞维鲁的想法,等到明年这个使节团回来的时候,他们绝对将安息打死了。

    然而塞维鲁并不知道,安息正在酝酿着自己的大招,就等着让罗马感受一下深沉的痛苦。

    另一边西域的道路上,诸葛亮一行人不紧不慢的朝着目的地进发,三方大佬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差不多五万人的大军,在这干燥的气候中缓缓前行。

    “哼,这里除了沙子就是戈壁,子明,你不觉得很烦吗?”孙权看着吕蒙心中抑郁的说道。

    自从孙权兄长突然通知孙权,他不用回荆襄了,转而交给他了一支万人的军队,让他前往西域,孙权莫名就觉得自己被舍弃了。

    或者不应该说是舍弃了,而是他的兄长在他继承了乌程侯的爵位之后,要和他分家了,很不幸,偌大的一个孙家,他孙权就只分到了吕蒙,潘璋两个将校,以及一万人的士卒。

    更让他不爽的是,仿佛他的兄长孙策,根本不管他乐意不乐意,也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便送他前往西域,孙权很想质问孙策,凭什么,可惜看着他兄长那锐利的双眼,孙权什么话都不敢说。

    可是那一腔的怨念却憋在孙权的胸中,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因为还没有达到地方,到了之后就好了。”吕蒙神色平静的看着孙权,虽说他看起来呆呆笨笨的,但是能觉醒精神天赋怎么可能是蠢材,这一路从孙权说话的口气,还有神色之中是不是隐现的抑郁,吕蒙早就发现了孙权心中的怨气。

    吕蒙完全不知道孙权有什么好怨的,弄丢了玉玺,他哥不仅没有追究,西域听说有一个磨练的地方,知道后面可能会是中原大战,赶紧将自己的弟弟送出来,结果孙权居然一肚子怨念。

    吕蒙很是无奈,孙策在孙权这么大的时候肩负着孙家的生死存亡,依旧能积极的面对,去拼搏,去努力,白手起家,最后创下了偌大一个基业。

    这么多年孙家从老到少没有一个人吃过苦头,说白了不就是孙策高大的身影在前方遮风避雨,孙权现在居然还有怨念。

    原本在荆襄的时候几次接触吕蒙还觉得二公子为人不错,现在的话,吕蒙只能说他果然是接触的太少,甚至若非孙策和周瑜都多加叮嘱吕蒙要照看孙权,现在吕蒙说不定已经和孙权默默疏离了。

    这家伙不记人好,还不动脑子,不去深思熟虑一下,吕蒙实在无奈了,果然孙权不仅仅长得不像孙坚,性格也完全不同。

    “到底要多久才能达到地方啊,而且我们到底去那里啊,之前都经过了西域的小国了,甚至连戊己校尉府都经过了,为什么还要一路往西。”孙权略带焦躁的说道,越往西,他就越有一种自己被流放的感觉,干旱,戈壁,风沙,这是为我好?

    “大概还需要十余天,以我们的速度大概还需要十几天。”吕蒙不紧不慢的说道。

    “嗯,有说过吗?那我们到底去什么地方?”孙权一脸狐疑的看着吕蒙,为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诸葛军师之前一一给于了解释,也给通知了此行的目的。”吕蒙平静的说道,孙权当时因为不满意诸葛亮根本没有去参加。

    毕竟说起来这一路大军除了陈宫,张辽,高顺那一路其他人基本都是年轻人,年长的如魏延,潘璋现在也才不过二十岁出头,年轻的如孙权现在才十六七。

    而且除了孙权和曹真相对弱了点,其他诸如魏延啊,潘璋啊,吕蒙啊,尽皆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至于诸葛亮,司马懿这种基本上都相当于同辈之中最强者,所以就算心有傲气,也都知道收敛。

    唯有孙权在这群人之中能力偏弱,心气又高,颇有些看不起其他人,所以诸葛亮通知众人,甚至二请了一次孙权,孙权没给面子之后,诸葛亮很淡定的就再也没通知过。

    对于诸葛亮暂代三军之首这种事情,就算是陈宫,张辽等人都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虽说诸葛亮现在还有很多的不足,但是诸葛亮的谨慎,就连陈宫都佩服不已。

    再如张辽,高顺,乃至更下的成廉,郝萌,都在北方战场上见过了诸葛亮能力,因而诸葛亮虽说年弱,倒也无人不服。

    倒是孙权自负身份,又没参加北疆战事,不知道诸葛亮是如何在和他同样年龄的情况下封侯拜相,觉得诸葛亮不过比他略大一岁,凭什么指挥三军,心中多是不满,所以双方闹得有些不太开心。

    当然这群人闹不开心的还有曹真和魏延,只不过相较于孙权,曹真虽说看到魏延就想起关羽,但毕竟知道自己的弱小,所以一直在努力加强自己,或是学习兵法,或是操练士卒,非常的努力。

    也正因此曹真虽说每次见到魏延都怒目而视,也并没有和魏延见个高下,当然这其中少不了诸葛亮对于魏延的劝说,而当前因为两人的互补,诸葛亮和魏延的关系非常靠谱。

    提到诸葛亮,自然少不了司马懿,两人相处虽说没有什么火药味,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俩家伙已经杠上了,你今天做这个,我明天做这个,虽说双方的智商其高,并没有影响到大军,但是互别苗头已经非常明显了。

    再算上某些诸如成廉啊,郝萌啊,根本不想来西域的家伙,这五万人的大军其实内部挺乱的,好在各方一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情况,所以领头的人都是见识长远之辈,不至于让大军分崩离析。

    “恭正,其实我一直想问啊,为什么西凉铁骑和幽州精骑都有双天赋超精锐,而我们的狼骑没有这玩意?”张辽颇是无奈的说道,“我们这边连军魂军团都诞生了,为什么没有双天赋?”

    “出不了。”高顺面色僵硬的说道。

    “为什么出不了,西凉铁骑两代军魂军团的后备军团都能训练到双天赋,幽州精骑操练操练,换匹马也能成为白马,为什么狼骑一直没办法诞生第二个精锐天赋?”张辽颇是无奈的说道。

    “那你想给狼骑诞生什么天赋?”高顺难得多说了几个字。

    “什么都好啊,多个防御啊,攻击啊,移动啊,反应啊,灵活啊,多个什么都比一个天赋好。”张辽斜视着高顺说道,莫名有些觉得高顺这货特别无聊。

    “都有了。”高顺平静的说道。

    “这是什么话?”张辽不解的看着高顺说道。

    “就是你说的那些天赋狼骑都有了。”高顺缓缓地转头看着张辽,张辽直接愣住了。

    眼见张辽不解,高顺开始给张辽默默地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狼骑的精锐天赋叫做十项全能,基本上就是涉及到防御,攻击,远攻,近战等等属性的天赋全部涵盖在这四个字下面了。

    也正是因此,狼骑根本不可能诞生第二个精锐天赋,因为本质上第一精锐天赋就是十个,练满根本不可能!

    第一个精锐天赋不练到满级,你怎么可能诞生第二个精锐天赋,反正等高顺出了军魂军团明白了这一情况的时候,就知道狼骑别想着诞生第二个精锐天赋了。

    其实相对于第二个精锐天赋,高顺更好奇的是,最初的狼骑到底是谁训练的,这种兵种完全不符合韩信的军团体系,或者直接该说是十项全能这个精锐天赋到底是基于搞出来的。

    这个精锐天赋的坑按照高顺现在感觉,将军魂军团撇下去才能勉强填满,也就是说这个精锐天赋刷到满级,能诞生二天赋的时候,实际上狼骑已经靠近了军魂军团。

    这也就是为什么陷阵营能从一天赋的狼骑那里抓人补充自己的军团,因为某些狼骑的精锐天赋已经刷的很高了,高到已经不逊色诸如西凉铁骑那种双天赋精锐了。

    当然因为前方没有进步的标准,并州狼骑能达到那个水平的士卒远远少于西凉铁骑,毕竟路标是一种很重要的判断依据。

    不过以现在已经抵达军魂高度的高顺看来,当年最早训练出并州狼骑的那位前辈绝对不是普通角色,因为除了并州狼骑高顺未见过再有任何一种精锐兵种如同并州狼骑一般。

    以平衡为基准的骑兵并不少,但是就高顺这么多年交手的所有兵种来看,唯有并州狼骑是其中最为神奇的兵种,其他兵种的第一精锐天赋都是非常明确的单一属性,唯有狼骑是全能属性。

    能打破韩信当年建立的系统再立一道,而且还是非常强横一道的人物,高顺掰着手指数就知道了,虽说感觉非常不可思议,但是所能想到的恐怕也就只有前汉在并州战斗过的卫青等人了。

    不过这一道,高顺也算是看出来了,强横是真强横,但是弊端也不少,至少在诞生精锐天赋之后,前方就是一片坦途,可以无限的往前走,可又有谁能在没有任何标志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没有阶段性的变化,只有不断的积累变强,也许创造者可以无视任何的迷惘一路往前,最后让整支军团不断的靠近军魂军团。

    简单来说这种精锐天赋,摆明了就是用以成建制,成规模,制造数以万计足以媲美军魂军团的超精锐大军。

    问题是高顺在发现这一点之后,就直接放弃了,甚至都没有告诉过张辽,因为他不是创造者,创造者有这种大气魄,大雄心,后人谁会有这种心气。

    要知道这种方式在形成精锐天赋之后,前方与其说是到处是路,还不如说是前方完全没有路。

    这种情况下还要迈步前行,有多大的压力,需要多少自信和意志,高顺估摸了一下,觉得有这种人物还不如转化到自己的军魂军团算了,不但效果明显,也省的之后困难的道路,将一个优秀的种子选手消磨的心气全无。

    “也就是说,前方其实没路?”张辽有些苦涩的询问道。

    “前方到处都是路。”高顺平静的说道。

    “至少是个好消息,十天赋狼骑也挺有意思的啊!”张辽哈哈大笑,“以后说不定还真能成就十天赋啊!”

    “你想多了,真要说十天赋,你一个精锐天赋都没完成。”高顺望着前方平静的说道,这是狼骑精锐天赋最大的坑,也不知道当初的卫大将军是如何将十个精锐天赋捏成一个的,但这种做法在完全违背了常理的同时,也导致了难度平摊了。

    也就导致狼骑虽说不会被某一阶段卡住,但是前进的每一步都变得比其他的精锐更困难,近乎直指军魂军团的黑暗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