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心术问题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就这个吧。 ”司马懿也懒得管了,先弄一个再说。

    “这玩意是残卷,我正在研究,当时是跟我师父一起研究的,你确定要这个。”诸葛亮眼中划过一抹精光,莫名估错了司马懿的底线,被对方强行堵住诈骗,但诸葛亮也绝对不会让对方好过。

    “残卷就残卷。”司马懿也没太在意,残卷才好啊,补全出来才会用着更顺手,才更接近自己想要的东西。

    “好吧,那我给你口述,这东西你就别想见文字版。”诸葛亮做出一副无奈状,司马懿表示理解,然后拽着诸葛亮跑路。

    找了一处空旷的营地,诸葛亮开始给司马懿口述,司马懿虽说没见过这种东西,但是在胡昭的教导下,基础还是非常扎实的,因而真假还是能听出来的。

    【好高深,不愧是终极军阵之一,居然光变化就够让人发狂了,居然有这么多种特殊的效果。】司马懿越听越欣喜,心中慢慢默记,回头就打算用曹真练手。

    【前半部分推演的基本上已经没有问题了,接下来就是无穷尽变化理论了,多个人和我搞也好。】诸葛亮面无表情的给司马懿口述,反正这军阵是按照李优的教授,还有大量的资料自己设计的,正好最近卡壳了,用来糊弄司马懿也好。

    “呃,这就完了,我感觉应该还有个几十种变化。”司马懿听的蠢蠢欲动的时候突然诸葛亮没声了。

    “这是残卷,上面那些是内容,而且只是开端,按这种讲解我需要给你讲大概一个月,而且后续还有一些知识交给你,你该不会以为这种东西很好学?”诸葛亮面上有着明显的不爽。

    司马懿表示理解,慢慢学就慢慢学,刚好好好补全一下自己欠缺的知识。

    说来诸葛亮虽说有让司马懿帮忙外加摘桃子的想法,但是在这些知识上并没有坑司马懿。

    要知道诸葛亮的军阵知识主要来自三个人,李优以天锁为基础的无穷变化,陈曦以嵌套为核心的归一,以及郭嘉以奇门遁甲为基础的演化规则。

    李优的那个不用多说,是诸葛亮学的最为精细的,郭嘉虽说会军阵但是他本人指挥调度水平太差,根本没办法玩这种东西,会也没办法用,所以相对而言更多的是一种军阵演化的规则。

    至于陈曦的军阵很多方面和李优的东西是完全冲突的,原因很简单,双方走的路数完全是相反的,而且诸葛亮对于博的理解远远高于对于一的理解,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陈曦的军阵诸葛亮真的是纯理论党。

    【陈侯好像说过让我教授给仲达不会的地方,归一的这个交给仲达得了,反正这个和我的军阵概念完全相反,不知道将八阵图的穷变理论和归一的理论全部交给仲达,仲达会搞出来什么?】诸葛亮面无表情的开始给司马懿讲述。

    之后几天司马懿就做好每天就往诸葛亮这里跑,这几天他们俩人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司马懿第二天早早起床,给诸葛亮带上茶水点心早餐,非常尊敬的准备和诸葛亮学习极致玄襄。

    当然早点学会也就不用继续受制于诸葛亮了。

    话说作为一个智力和自己近乎差不多的人物,早上在自己还没醒来就带着茶水点心,早餐过来等候他醒来,诸葛亮也觉得司马懿虽说有诈骗的行迹,但是在求学上还是很到位的。

    因而诸葛亮吃了司马懿的茶水点心,就开始详细的给司马懿讲解,原本还只是打算将陈曦的东西传授给司马懿,但是现在看在司马懿如此诚挚的份上,诸葛亮决定将自己会的都拿出来。

    “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吗?”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诸葛亮神色平静的说道,讲了一个时辰,诸葛亮知道自己必须要停下来了,因为之前有一点对于司马懿来说太过困难,准确的说对于诸葛亮来说都很困难,因为两项冲突了。

    “今天的讲的地方和昨天讲的地方完全冲突了。”司马懿深吸一口气,忍耐这种事情他还是很能做到的。

    “嗯,确实是冲突,但这很正常。”诸葛亮非常淡然的说道。

    “完全冲突的理论,你不会……”司马懿面色难看的看着诸葛亮,他有些怀疑诸葛亮是不是真的在教授了。

    说实话司马懿现在真的是在求学,虽说非常不爽诸葛亮,但是诸葛亮只要实打实教他,司马懿并不介意在这一段时间停止和诸葛亮作对,并且也会给诸葛亮行半师之礼。

    要知道司马懿对于诸葛亮的不爽已经突破了天际,能乖乖的过来求学已经是因为司马懿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可自己如果都这么恭敬了,诸葛亮还给他弄虚作假,那么司马懿绝对不能忍。

    要知道以司马懿的高傲和才华做到这等程度,已经给够了诸葛亮的面子,但如果他做到了这一步,诸葛亮依旧不愿意教授,那他司马懿真就是有眼无珠了。

    “仲达,你心急了。”诸葛亮听到司马懿的话,面色一怔,随后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话说间诸葛亮命人前去寻找魏延。

    诸葛亮则默默的将之前以前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在石台上开始给司马懿比划,等到魏延赶过来之后,往里面注入了一点内气,整个军阵就表现出来了真实无虚的效果。

    “……”司马懿张了张口,却见诸葛亮将摆在木台上的军阵抹掉,然后有按照昨日诸葛亮给司马懿讲的八阵图搭建了另一种军阵,两种从规则上完全相反的军阵。

    这一刻司马懿真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两种完全不同,乃至完全冲突的规则居然都是正确的。

    “昨日我给你说的穷尽一切变化的方式,今日给你说的是一切变化归一的方式,这两种方式应该算是当前最大的两个派系了。”诸葛亮叹了口气说道,他确实是没藏私。

    “是我心术的问题。”司马懿沉默了很久之后说道。

    “若非我知道两者尽皆是真,我也怀疑。”诸葛亮缓缓地开口说道,他说的是实话,当年他真的怀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