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即将归来的甘宁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换人了,那里现在需要战术性的人才,所以元直被派了过去,我们需要进行有关一统的事情了。 ”郭嘉有些无奈的说道,周瑜大军团作战的天赋在北疆表现的很明显了,大家都不是瞎子。

    要是周瑜放开手脚大军团作战,貌似打不过啊,所以郭嘉过去的意义也不大了,还不如让徐庶过去,因为相对来说徐庶在这一方面同样有天赋,虽说不像周瑜那么逆天,培养一下也好啊。

    “哦,也对,走了,呆在这里也没用了。”贾诩一副就此了结的神情,策马就跑到了郭嘉那里,跟着对方一起离开。

    李优则是看了一眼陈曦,隔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这件事就这么了结,如何?”

    陈曦有些犹豫,李优的意思很明确,这件事就这么过去,让他也别再追究了,但是死了这么多人,陈曦有些不太甘心。

    “那你继续想吧。”李优眼见陈曦不回话,也没有太过在意,没人能查出来,这是他的自信。

    “唉,李文儒啊,以后跟杀有关的事情绝对不能交给你。”陈曦一脸怨念的说道,而这句话出来也就意味着这件事被揭过了。

    在李优清除了国内最后一个隐患的时候,在贵霜学习的甘宁也终于结束了自己最后一阶段的学习。

    当然甘宁也发现了他和蒙康布依旧有一些差距,这倒不是对方没有教授,只是有些东西更多是靠使用,靠经验,而甘宁现在还达不到那个水平,贵霜的水军真的厉害非常。

    “走了~”甘宁轻笑着从水寨里走了出来,没有人阻拦他,这一年间的学习,甘宁从一个有潜力的海军指挥逐渐的获得了一整支大军的认可。

    也是有了这种深入的了解,甘宁也才知道自己最一开始所遇到的那些海军只能说是混子,就跟中原的大军分为精锐和杂兵一样,一开始那一波都是杂兵,其意义在于转移注意力。

    虽说不可否认里面也有六个内气离体,但是六个内气离体尽皆是只具有战斗能力,没有统兵能力,连基础的信仰加持都做不到的家伙。

    至于后来的那一支千帆大军,那是有精锐有辅兵,但那并不是最强的海军。

    和蒙康布呆了一年,对方虽说成天辱骂贵霜的塞西家族,但是有一次甘宁和他喝酒的时候,蒙康布说出了实话,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塞西家族出来的海军统帅才是贵霜最强的统帅。

    蒙康布成天骂塞西家族,吹自己有多厉害,多厉害,但就算是有信仰加持,有集团防御,有军团天赋,有云气使用技巧,蒙康布也表示自己真未必能打过塞西家族的那位。

    若非蒙康布确实也属于天才级别的海军统帅,而且有人庇护,当前贵霜皇帝也在压制塞西家族这种权贵,他现在可能都被打压惨了。

    “也就是说丘里确并不是名将,那他统帅几十万海军驻扎在那么远的地方不怕出事?”甘宁当时好奇的询问道。

    “丘里确的能力放在塞西家族大概连前五都排不上,但是他的身份够,而且相对来说他已经很稳了,而塞西家族权力太大了。”蒙康布很明显不是什么都不懂。

    韦苏提婆一世是暴君,塞西家族是流传长久的家族,实力很强,所以韦苏提婆一世想要削这个家族,但又不能做得太过,多方牵制之下才让丘里确成为了海军的统帅。

    贵霜这个神奇的国家,一开始是一个纯粹内陆的国家,但是跑到南亚之后莫名的就点出来了极高的远洋能力,正史上能划船从印度洋跑到黄河入海口,然后再跑到长安,这远洋能力已经爆表了。

    而且作为南亚的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占住东南亚马六甲一带,在那里做贸易,总体而言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家。

    甘宁本身就属于一个神奇的人,在这个神奇的国家自然没有什么奇怪的,在这一年间,他默默地学习,然后默默地记下那些有威胁的人,尤其是听说丘里确连前五都排不上,想起自己让对方派遣的两个支队给打的全军覆没,甘宁就学的更努力了!

    “他走了?”甘宁走后,蒙康布的副将进入帐中将蒙康布唤醒。

    “是的,将军。”副将低头说道。

    蒙康布看了看甘宁常坐的位置,想起那家伙时常有些无赖的举动,莫名的一笑,“大概是家中有事,想来以后还会见到的。”

    甘宁离开明那加拉那里的水寨之后,三下两下就跑到了当初混饭吃的那个庙宇之中。

    庙宇之中一片黑暗,在甘宁准备拆东西的时候,勐然像是发觉了什么,转身看向黑暗之中,而果不其然,黑暗之中那名好久未见到的和尚缓缓地走了出来。

    “和尚诶,你别吓人啊!”甘宁吓了一跳,但本人却没有丝毫被人抓住的尴尬。

    “施主可是要带走那副雕塑?”目犍连平静的看着甘宁。

    “是,此物与我有大用。”甘宁没有一点畏惧,虽说从对方的出入上甘宁就发觉,对方绝对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与佛无缘,带走也无用。”目犍连双眼平静如水,“施主是准备离开这个国家了?”

    “是!”甘宁盯着对方,“和尚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嗯,我知道大汉,知道帕提亚,知道罗马,也知道接下来的战争,也知道这里会被战火所覆盖。”目犍连平静的看着甘宁。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阻我。”甘宁面色沉静的询问道。

    “无用。”目犍连合眼默默地诵经。

    “既然无用,为何你要来见我?”甘宁一脸古怪的说道。

    “送施主离开而已。”目犍连平淡的说道。

    “我临时起意今天离开,你居然都能遇到,之前庙一直都是空的,你还真是厉害啊!”甘宁嗤之以鼻的说道。

    “我说过,您与佛有缘。”目犍连并不在意甘宁的讽刺。

    “这次我真要离开了,你有什么条件就赶紧说。”甘宁最后还是开口了,毕竟这个和尚帮了他很多,就算有所求也正常,他甘宁不喜欢久人情。

    “你走吧,等下一次你来的时候就会明白。”目犍连朝着天空招了招手,一匹龙马从天上飞了下来。

    “给我的是吧,我就知道,哈哈!”话说间甘宁就兴冲冲的扑了过去,灰黄色的龙马几乎不见动作就移动到了数十步外,然后立在一旁,不屑的对着甘宁打了一个响鼻。

    甘宁一直都对这匹马垂涎三尺,然而这马一直不搭理甘宁,每次甘宁来了,这马就飞走了,搞的甘宁想下手都没机会。

    “是借于你的,不是给你的,本就是天地生养,何来赠予你。”目犍连叹了口气说道,抚摸了两下马头,然后就离开了。

    “哈,既然是天地生养,那就是无主之物啊,那不就是我……”目犍连边走边说的话甘宁还是听的很清楚的,因而非常开心的回答道。

    然而还没说完,龙马一蹄子踹在甘宁的胸口,直接将甘宁想要说的话全部踹回去了。

    这马被目犍连养了好几年了,人话还是能听懂的,尤其是甘宁这种贱贱的表情,这马习惯性的就是一蹄子,跟甘宁一样犯贱的举动。

    大了一圈的马蹄,蹄在甘宁的胸口,直接将甘宁踹飞了出去,虽说有甘宁大意的问题,但这马的战斗力不错。

    被一脚踹飞之后,甘宁才发现这马突然之间又肥了一圈,身高居然也从正常和他差不多高变的比他还高了。

    甘宁被龙马踹倒在地,爬起来的时候龙马对着他连连甩头,一副看垃圾的表情,通人性到这个程度甘宁表示自己也是醉了,不过没什么,马上就是自己的了。

    “我甘宁这多年还没被马鄙视过,你是第一个!”甘宁当即大怒,朝着龙马飞扑过去。

    然而在甘宁还在空中的瞬间,那龙马就像是瞬移一样出现在甘宁的身后,又是一蹄子,这次甚至在踢的瞬间就出现了音爆,内气被练入肌肉之中的战马,短程爆发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这一次甘宁毕竟有所戒备,因而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一身内气离体极致的实力全面绽放出来,横江铁锁直接一抖将马腿缠住。

    然而下一瞬间龙马一个爆发,狂勐的巨力将甘宁拖飞,本身甘宁就不是力量型的勐将,面对龙马又不能下死手,被对方一个爆发差点拽的脸蹭地,当即大怒!

    双手发力死死的拽住横江铁锁,而龙马则像是疯了一样疯狂的跑跳,将甘宁像是放风筝一样放飞了。

    甘宁死拽着不放手,在稳住身形之后,死拽着发力直接跳到了马背上,直接抱住马脖子,一副要勒死这坑货的冲动。

    龙马疯狂的折腾,甘宁也死死的抱着龙马脖子,准备将这货勒到窒息,龙马则直接四蹄朝天往下竖着飞,完全是同归于尽的节奏,然后两个家伙直接撞入了大地。

    挨了这么一下人和马完全没事,但甘宁这时也算是看出来了,这马最高速度不高,但是这马能打,不管是内气还是体质都超乎寻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