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问道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就如姬湘所预料的一样,她这一派从未在人间显现过,但智慧和思想这种东西毕竟是有共通之处。

    就如当初孔子问道老子一样,儒家在此之前也未曾有过,老子也不是儒家之人,但他们的智慧有着共通之处,人生哲理有着可以相互学习,相互琢磨的地方。

    姬湘是直扑郑玄而去的,因为在这时的姬湘看来郑玄虽说是儒家,但是活到这种程度,基本和杂家没有什么差别了,而且之前一波反扑,儒家下一代已经被扑灭,郑玄这种人现在都在玩六经注我。

    既然是六经注我,那么说白了肯定是有着专属于自己的思想,只不过借以六经来阐释而已,既然做到了这一步,那么不用多说,这些人也都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儒家了。

    或者应该说,他们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一句孔儒,孟儒,加之儒家下一代的崩溃,让这些儒家学派的大佬们有了依靠着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所学开始改良学派思想的机会,这便是树立自己的道的过程。

    姬湘的到来郑玄并没有太过在意,对方的身份他也是知道的,对方的教育方式其实没有男女概念,因而就算是进入这里也没有什么逾礼的地方,毕竟对方眼中的礼和他眼中的礼是不同的。

    到了郑玄这种层次,已经不会强求对方去做什么,他出身儒家,但也有黄老的痕迹,万物自然而行。

    姬湘是来问道,郑玄自然会解惑,郑玄不介意姬湘学自己的思想,也不介意对方辩驳自己,毕竟思想这种东西也只有辩驳才会变得更加的清晰明确。

    两人谈了一天,前半天姬湘询问,后半天郑玄已经明白了姬湘的意思,也不在将之当作普通的小女孩,两人之间讲的也不在是前人,而讲的是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论证。

    两人从白天讲到晚上,最后郑玄给姬湘签字了,当然郑玄也不免笑姬湘剑走偏锋,但能对姬湘如此所言,也足可知郑玄已经不将之当作小辈,而是同样将之认为是即将开山立派同辈。

    道无先后,达者为师,姬湘虽说是剑走偏锋,除了某些邪性的东西也确实有着一些正派的思想,而到了郑玄这个程度,没有什么看不开的,姬湘的道在郑玄看来有能借鉴的地方,虽说有偏激之处。

    “我本以为,你们这些女子之中,会是蔡大小姐先行迈出这一步,不想却是你先行一步。”郑玄在姬湘离开的时候略带感叹的说道。

    诸如郑玄等人,对于蔡琰的评价更高一些,可没想到其中居然有人异军突起,不过这也不算太大的意外。

    之后的王烈比郑玄更随和,只不过比起郑玄现在所剩的寥寥无几的弟子,王烈有事没事就教书育人,他的德经已经写出来,至于其他的思想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他的核心就是德育。

    王烈和郑玄同样是将姬湘当作前来问问题的小辈,但王烈比郑玄发现的更早,这倒不是说王烈强过郑玄,而是郑玄的思想偏向于中庸,而王烈的思想偏向于德育。

    至于姬湘的心学,或者说是心理学,虽说有自己的思想核心,但毕竟从一开始姬湘走的就不是正路,从巫卜,到传销,再到洗脑,而她本人是以轩辕主祭的巫女出身,无需善恶,讲求自然。

    原本如果没有接触到后面那些的话,姬湘就是纯粹的无偏无倚,但是后面那些东西都有些邪性,以至于姬湘的思想也有些从自然无为偏向于邪性。

    不过邪性这种东西很正常,儒家出过性善,也出过性恶,还出过中庸,这对于大儒来说没什么理解不了,也没有什么厌恶的,王烈虽说属于正向的人物,但是他也不是不懂荀子那一套。

    因而两人后面基本也都成了辩论,相对于郑玄,王烈这一关更为难过一些,但最后天色将暗之后,王烈便收手了,然后也签字递给了姬湘,道了一句后生可畏。

    这一次姬湘整理了半个月,而后才去问道司马徽,王烈的思想对于她这种偏邪性的家伙来说实在是刺激太大了,让她找到了本身思想之中不少的疏露。

    司马徽这边是姬湘过的最简单的一次,怎么说呢,其他两个人的思想都是儒家,不管怎么偏移都改不了其中的核心,也就是礼。

    因而不管是郑玄还是王烈主要做的事情不是和姬湘论及姬湘的思想,而是相互阐述为人处事的哲理,从这些外在去分析姬湘的内在,然后才去辩驳。

    司马徽则完全不同,司马徽是杂家,所谓杂家说白了,就是我觉得你这个不错,我将你吸收了,兼收并蓄。

    这也是杂家最糟糕的地方,因为每一个杂家的大佬吸收的学派思想不同,导致他们就算同样是杂家,你也理不出来一个核心。

    简单来说杂家相当于一台新电脑装软件,每个人对于每个软件的感官不同,最后拼出来的也就有所不同。

    司马徽这边好过的原因就在于,司马徽对于姬湘的这个学派感兴趣了,准备在姬湘学派上挖一块粘到自家学派上,杂家嘛,兼收并蓄,好东西来者不拒,所以司马徽这边根本不是问道的方式。

    姬湘也无所谓被司马徽截取学派思想,自然两人非常能谈到一起去,甚至司马徽还主动帮姬湘补足思想,杂家的大佬最擅长的就是取长补短,而且既然是杂家,他手上的东西自然很多。

    各家各派的思想方方面面都很齐全,要知道司马徽不用其他学派的东西都能混到儒家学派去当大儒,由此可见这家伙的可怕,自然在这位的帮助下,姬湘原本有些单薄的思想变得厚实了很多。

    自然核心的典籍也被重制了,作为大力支持者,司马徽成功的拿到了心学的核心典籍,而且还是姬湘的手写版。

    司马徽感觉到异常的满意,帮帮忙居然拿到了一个学派最核心的原始典籍,这种事要是能多来几次就好了,有这东西在他以后努力努力就能伪装成一个心学的大佬了。

    这家伙满意,自然也就给姬湘准备的帛书上签字了,对于他来说,别说签个通过了,就算签个认输,就他得到的东西,他都很满意了。

    有了这个东西,姬湘回去又整理了一段时间,再无疏露,或者说短时间已经不可能挑出来刺之后,姬湘便来找鲁肃批地方,准备建立山门,她已经实质性的通过了,剩下来的就是走流程。

    “这怎么可能?”鲁肃大吃一惊,抬头看向一旁的姬湘,突然感觉到这位大姨子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名为学阀的辉光,这家伙才二十岁啊,居然真的完成了。

    “我一个一个的打过去的,文康公好过一些,彦方公那里差点没过去,估计再问道几个时辰我就败了,冰镜先生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姬湘也是一脸苦相,王烈那次要不是天黑了,对方也认为自己的能力足够了,那次就跪了。

    准确的说姬湘也发现了问题,她和那三个大佬比起来,好吧,不是这三个,而应该说是和那些名声斐然的大佬比起来差距其实还很大的,只不过因为她的学派算是剑走偏锋,而且有着大量的验证,否则的话她真的没资格和他们论证。

    最后能通过的原因更多是自己这一派和其他学派本身就不相干,另一方面也有后面三大佬放水的原因在里面,很明显他们并不想难为姬湘,能撑过一日,他们就放过去了。

    只是这个和姬湘当初所想的,以一人之力压倒所有人差的太远,不过现实如此,她也没办法,先达成自家开山立派的想法再说,准备收徒弟啦,想想自己带上一队的徒弟莫名的有些开心。

    “不管如何,你既然过了这三位,想来问题也就不大了,到时候就算有人来阻击,也就是走走流程而已。”陈曦这时也略带哑然的看着这份帛书,没想到姬湘居然做到了这个程度。

    “哼哼哼,我也是很厉害的,赶紧批一块地方,我要建造我的山门了,以后我就是姬山长了!”姬湘略有些得意的说道。

    “子敬给她一份关于书院的规定。”陈曦扭头对鲁肃说道,姬湘都做到这个程度了,拦着也没有意思了,既然想要开宗立派,就让她去吧,就算姬湘到时候教普通的东西都无所谓啊,多个人教书也好普及教育啊,反正肯定不会亏。

    “只是这样的话,她立了山门,其他人恐怕不满啊!”鲁肃皱着眉头,姬湘这么立山门,鲁肃有些担心她山门不稳啊,这里面也有很多烦心事,如果可能的话鲁肃还是希望姬湘回医学院。

    华佗和张仲景不管医学院啊,没这俩姬湘就相当于医学院的老大,而且和别的院不同,医学不管是补贴,还是人手完全不缺,新的山门,姬湘就算建设了,也基本上是只有基础条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