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 抱大腿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先散会,你们都各自商讨一下,再行决定,这件事并非是强制性的。 ”甄宓看场上其他人的情况也就明白了这些人心中的犹豫。

    很明显陈曦的决断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判断,但陈曦给的又有些太少,理性和多年以来的经验有些冲突了,由不得他们不思考。

    在场所有的豪商主事尽皆起身拱手施礼,然后快速的离开,最后就剩下了寥寥数人。

    “这件事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了,多谢诸位援手。”甄宓欠身对着柳箩几人说道。

    “不必客气。”柳箩摇了摇头,她算是这群人之中最复杂的一位,数年前她仅仅是满香楼的主事,现在能坐到这个位置,只能说运气使然,其他人都以为她的后台是陈曦啊,但她清楚的很,她根本没后台!

    虽说陈曦家里面一半的侍女都是她送的,但是陈曦根本没碰,她根本没机会搭上陈曦那条线,因而她所能做的就是谨小慎微,人前强气,人后小心翼翼,不触碰任何的危险。

    可毕竟现在占得盘太大了,根本控制不了了,不是她想击垮那些同行,而是因为她是发源地,这几年其他人搞的戏院根本敌不过她,导致她的戏院开到哪里,那里原有的就会垮掉。

    至于砸自己的招牌,这种事情根本不能做,可以说这几年间柳氏的戏院开的各郡县都有,除了柳氏这边谨小慎微的精益求精,还有一方面是其他人实在不争气。

    等到柳氏这边都成气候了,其他人也就彻底不用争了,到最后各大家族,各大商行一方面是卖陈曦的面子,一方面也确实是不是对手,直接放弃了这一行业,只要柳氏不插手别的行业,戏曲这一行就柳氏自己去搞吧。

    结果到现在柳氏的戏院已经开满地图了,可怜这个时代基本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柳氏的戏院基本算是垄断行业了。

    加之柳箩也确实是搭不上陈曦这条线,也知道自己没后台,所以完全不敢乱来,没敢做任何不干净的事情,到现在她已经算是彻底洗白了,而且也确实是帮了不少女子。

    可没后台就是没后台,摊子越铺越大,人越来越多,赚的钱也越来越多,根基在各个郡县也像是越来越稳,但越往上柳箩越心惊胆颤,没办法,这种总有些空中楼阁的感觉。

    至于依附别人,柳箩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不说其他人敢不敢接手,就说敢接受,她敢依附吗,肯定是不敢!

    一边伪装着自己有后台,一边又知道自己真的没有后台,柳箩深感自己这么玩下去,迟早有一天要玩完,她必须要找个时间摊牌。

    问题是现在她连陈曦都见不到,陈家的家门,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进,虽说她现在也算是赫赫有名的豪商,但是怎么说呢,想给陈曦提鞋,但貌似找不到鞋,尴尬!

    “柳氏,我看你在其他人走了之后,一直有些犹豫,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甄宓眼见其他人都离开了,只有柳箩坐在那里,于是皱眉询问道,她和柳箩的关系实在是说不上好啊。

    毕竟每次看到陈曦给陈曦整理书房的陈芸,还有给陈曦做饭的陈英,甄宓就很纠结,家主书房那地方,讲道理的话,妾都进不去的,能进入的只有家主正妻和家主的贴身侍女。

    这俩人都是柳箩塞进来了,这让甄宓这个还没进门的夫人很纠结啊,总觉得柳箩是给陈家添乱的,再加上柳箩的出身,甄宓就更看这家伙不顺眼,不过甄宓至少知道不能给陈曦添乱。

    毕竟不仅仅是其他人觉得陈曦是柳箩的后台,甄宓也觉得柳箩就是给陈曦办事的,毕竟柳箩这么多年干的事情太干净了,根本没有任何灰色的部分,这和其他商人场子铺到这么大完全不同。

    这种干净,配合上时不时撒钱去搞教育,去收养孤儿,跟着官方去做一些不赚钱的事情,配合新下发的政令,甄宓就算看柳箩不顺眼,也要思考一下陈曦的感受,再说也就最多是不顺眼,没什么别的东西,一年也见不到几次。

    当然陈芸年节的时候还会时不时去看一下柳箩,这就由不得其他人不顾及一下陈曦的想法了,谁都知道那个漂亮的侍女是陈曦的贴身侍女,还是陈家内院的管家。

    “陈侯最近大致什么时候回家,我有一些事情找他。”柳箩有些犹豫的说道,她实在不知道再继续拖下去,她会不会被人拆穿。

    “你找他有什么事?”甄宓一挑眉,略带不高兴的说道,“陈家的侍女虽说离开了一批,但是剩下的照看内院也是足够的。”

    柳箩瞬间察觉了甄宓对于她的敌意,心下苦笑,她倒是想要给陈曦那里塞人啊,但是到现在除了最早的那一波,后面的两次陈曦没收,她就不敢塞了,她还不至于这么没眼色。

    “这倒不是,只是有些事情需要陈侯的建议了。”柳箩心下苦笑道,面色却是依旧沉静,不过甄宓依旧看出来了些许伪装,只是涉及到陈曦,甄宓也不敢乱做决定。

    “最近的话,正常时间都在家中。”甄宓想了想说道,陈曦下午跑的很早,早上去的很晚,加之又以为柳箩是陈曦的下家,所以也没说拜帖那些话,只是告诉了时间。

    毕竟拜帖这些东西,在甄宓看来,其他豪商可能需要,作为陈曦的手下,柳箩怎么会需要,手下嘛,所以甄宓就带着柳箩一起上门了。

    因而等陈曦回来的时候,柳箩已经在客厅等着了,陈家人也没有薄待,陈芸,陈英那些柳箩带出来的女儿,也都免不了过去看看,众人见面自然有说有笑,只是遮掩不了柳箩眼底的失落。

    陈曦居然一个都没吃啊,这让柳箩很无奈,不好色的男人,柳箩这边实在是没办法解决了。

    “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陈曦回来的时候看着客厅莺莺燕燕的一群人,习惯性的问了一句,随后就反应过来。

    “见过家主。”陈芸等人当即施礼,柳箩也起身回礼。

    “好了,好了,陈芸留下,其他的都回去。”陈曦抬了抬手打发其他侍女回内院,陈芸很自然的给陈曦添茶倒水,然后静静的站立在陈曦的身后。

    “呐,柳氏,你找我何事?听说你现在生意做得不错。”陈曦笑了笑说道,虽说他也听到过不少的关于柳氏的消息,戏院开到大汉十三州各个地方了,剧本也翻新了无数。

    当然柳氏识相的程度,让陈曦一场满意,不枉自己过年的时候有时间便带着陈芸去一趟撑撑场面,因而对方来找自己,陈曦也就抱着有什么麻烦就伸手帮着挡一挡,这些人也不容易。

    “还请陈侯,收了满香楼!”柳箩当即跪下对着陈曦说道。

    “哈?”陈曦一愣,扭头看了看陈芸,发现端着茶壶的陈芸也是一脸发木,当即面色一整,看着柳箩说道,“起来说话。”

    “还请陈侯答应!”柳箩低着头说道。

    “先起来!”陈曦面色一沉,声音也变得重了三分,“起来说话,家里不兴这一套,我倒要看看,谁要乱来!”

    被陈曦冰冷的话吓的有些发颤的柳箩起身,不知道如何开口。

    “出什么事了,说吧,谁要威胁你还是怎么了?”陈曦双手交叉,两臂放在扶手上看着柳箩,一种多年身处高位,一言定生死的气势直接展露了出来,他陈曦也不是吃素的。

    最近都砍了一波人,陈曦也不介意在这个数上再添几个零头。

    柳箩低头将所有的事情说清,陈曦无语的看了一眼柳箩,这女的到底是看清了,还是脑子一片煳涂。

    “陈芸,你告诉她。”陈曦无语的说道,随后直接离开。

    “阿母,你也真是的,这种话给我说就够了。”陈芸颇为无奈的对着柳箩说道,“您这次真晕了,家主的身份不可能太过帮你,但是家主每年过年都会去一次阿母那里开的戏院。”

    “可是……”柳箩一脸慌张,眼见陈曦跑了,她真是吓了一跳,没抱上大腿,还恶了陈曦,那真就是一个悲剧了。

    “没有可是,阿母,你要记住,家主的身份不可能像你想的那样直接给于你支持,但是带着我去您那里,实际上就是给您无言的支持,您只要做您该做的事情,没有人会冒险的。”陈芸郑重的对柳箩说道。

    “可这样,实际上我并没有得到支持啊。”柳箩伤心的说道。

    “不,这已经是很大的支持,您真以为以为,您的戏院能开满大汉十三州是您自己的能力?”陈芸叹了口气说道。

    “可这样的话,实际上还是没有任何的保证。”柳箩依旧带着慌乱,很明显没有任何保证的做到这个程度,她真的很怕出事了,相比以前的生活,她现在实在不想回到曾经那种。

    “您想的太多了,家主不会给的,而且您如果不自知的话,就算有我,也没用的,做好您自己该做的事情。”陈芸叹了口气劝说道,“家主带着我去您那里几乎是这么多年家主给出过的最大支持!”(未完待续。。)